立即捐款

政經

社區聆聽 聆聽街坊

社區聆聽 聆聽街坊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雨傘運動後,不少傘後團體湧現,並以今年底的區議會選舉為目標,也許大家出街時瞥見一街橫額與標語,可能會想所謂「社區議題」與自己到底有多切身。成立於傘前的社區組織「香港公民」參考英國經驗,嘗試於香港建構一個集結社區公民力量的平台,以「社區聆聽」收集街坊意見,透過各基層團體互相交流,向區議會反映社區真正需要。然而面對現今倒退的社會及政治制度,香港公民的理念是否能夠真正做到由下而上的改變,公民充權?

緣起深水埗一億重點工程計劃

香港公民發起人之一、社工文國輝表示,香港公民是一個社區組織平台,現時有深水埗社區組織聯盟加入。它參考英國倫敦經驗,招募義工進行社區聆聽,不以議題為主導,而是以「社區聆聽」,從義工與街坊的交談中尋找街坊生活面對的問題,然後舉辦「社區討論會」,邀請不同街坊及基層組織有機會討論彼此訴求。

文國輝指,針對年底的區議會選舉,將會把最近收集、整理的街坊訴求草擬一份民間政綱,邀請深水埗區候選人與街坊交流,並簽署以示當選後承諾實行政綱內容。

談到香港公民的緣起,以及加入其平台的「深水埗社區組織聯盟」,文國輝指,深水埗一億元社區重點項目是契機。「2013年2月梁振英宣佈撥款一億元予18區區議會發展重點項目,深水埗區議會未經諮詢居民,擅自決定興建文化藝術大樓,我們認為十分不妥,所以打算收集街坊意見,要求區議會先諮詢,再發展。」他說香港公民當時一舉進行16次社區聆聽,涵蓋青少年、長者、婦女、墟市小販和南亞裔等不同持份者,整理意見後得出區內居民更需要牙科服務、幼兒托管、社區食堂和公共空間,經過行動最終逼使區議會叫停原定項目。

社區重點計劃再次經過諮詢後,現時並轉為興建社區綜合大樓,提供優惠牙科服務和愛心飯堂等服務。文國輝補充,深水埗社區組織聯盟現在仍不時與區議會開會跟進社區綜合大樓事宜。

然而這個因一次事件而冒起的組織平台,有沒有長遠目標呢?文國輝表示,香港公民希望將不同社群能夠參與社區決策,凝聚公民力量,由下而上改變制度。長遠而言,他希望把香港公民的理念與平台推廣到其他社區。目前香港公民主要依靠民間籌款與樂施會撥款,文表示未來會積極尋找不同的資助,令香港公民不止於深水埗,還可以將理念擴展至其他地區。

親身參與社區聆聽

11910988_10204940433616025_1830979470_n

為了深入了解香港公民「社區聆聽」如何運作,記者親身跟進其中一次社區聆聽動員。社區聆聽通常由義工帶領參加者,劃分組別及相應的探訪地區,記者加入探訪深水埗夜墟的組別;而事前組織者會向參加者介紹地區情況與交談時可以運用的技巧,當晚參加社區聆聽的大都是來自城大專上學院社工系的學生。

一行人來到位於北河街的夜墟,記者在旁觀察,並不參與發言。參加者與義工與一位擺檔的老婆婆傾談,從日常生活談起,如家庭狀況,生活作息等,婆婆對義工或社工等似乎亦不會抗拒。言談之間,義工與參加者得知婆婆一直面對公屋上樓問題,她同時也表達深水埗夜墟面對的問題,食環執法擾人,但她亦指「無辦法。」

社區聆聽結束後,參加者與義工會到深水埗市政大樓開檢討會。記者趁機會訪問參加者的感受。參加者之一,就讀社工系的城大學生丁丁表示香港公民與社工的動員模式並不相似,社工通常有議題主導,並作為意見提供者和援助者而出現;但是社區聆聽是為了收集街坊日常生活中不自覺的面對的議題,從而推動他們自主,參與改變社區的規劃,丁丁認為社區聆聽與她課堂上學到的社工知識並不相同,是一個感覺良好的經驗。

另一位同系學生Nick則表示自己是第一次落區,希望社區聆聽可以帶來社區由下而上的改變,不過他承認目前大家都面對代議政治的困境,收集後的意見即使由居民自主參與及動員,最終掌握地區政治的仍然是區議會。

如果街坊並不認為自己有能力改變社區,社區聆聽又要如何繼續下去呢?丁丁認為確實會有許多不確定性,居民的意欲與推動力可以很不同,不過她指社區聆聽更著重人與人的關係如何建立。

深水埗社區協會周潔賢:民間政綱有助「追數」

記者亦訪問了屬於深水埗社區組織聯盟的深社協主席周潔賢女士,周潔賢在深水埗運作基層組織有三十多年,深社協亦是四十多年歷史的基層組織。周年青時於深水埗居住,即使後來搬遷他區,對深水埗的感情仍然濃厚。

她與記者大談以前深水埗的居民互助互愛,基層組織與居民的連繫十分強,而感嘆現在香港不但政治環境,連社區也逐漸倒退,如樓宇大廈的互助委員會已經喪失功能,被建制派進駐,甚至有種票等等傳聞。周潔賢指社區居民失去以往的連結,令到議題未能在居民之間醞釀,而區議員又因循苟且,建制派甚至大搞「蛇齋餅粽」政治,令居民更加失卻參與社區建設的自主性。

深社協同樣是因為當年深水埗社區重點項目工程而認識香港公民的理念,並加入其平台,有份建立深水埗社區組織聯盟。周潔賢指,簽署民間政綱可顯示區議員候選人知道當前深水埗區居民有甚麼訴求,將來即使不兌現,也可以憑此「追數」。她補充指,現在大部份區議員有種「我咪就係代表」的心態,即使如紮根深水埗多年的民協也有類似情況,她明白現在香港社會不但沒有進步,甚至倒退,但她希望透過香港公民的理念,能夠逐漸實現居民自主參與社區決策,真正反映民意。「政策唔好下下都傾斜商家。」周潔明強調,「生活應該要更美好。」

記者:陳子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