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台灣大選10】工人繼續鬥總統

【台灣大選10】工人繼續鬥總統
廣告

廣告

圖:桃園產業總工會盧其宏(左),右為在陳水扁任總統期間出任勞委會主席、民進黨的李應元(圖片來源:2016工人鬥總統facebook)

(獨媒特約報導)獨媒派出5人小隊到台灣走訪「選舉新聞」,我們的重點不在藍綠,而在藍綠以外,文章將陸續刊出。

香港有689低票當選的小圈子代言人梁振英,台灣也有689萬高票當選的蔡英文——但這是台灣第二次的689「萬」。馬英九在2012年以689萬票成功競選連任總統。不少台灣人稱這是「689魔咒」,為甚麼?

當年馬英九獲689萬票成功連任,4年任期下來民怨四起。馬英九連任前,日本策略大師稱他想把馬英九這樣的政治人物帶到日本。4年之後,英國《經濟學人》稱他為笨蛋(blumber)。今天,蔡英文再獲689萬票,自必然喚起人民對當年期望的落差。

12513593_10153124155016065_1363359000040356617_o
圖片來源:蔡英文facebook

說到底,只是一個問題,台灣總統大選到底代表甚麼?就國民黨而言,在政黨輪替的意義下,這無疑是一場為過去施政失當的懲罰;對中國共產黨來說,這可能代表一個較難合作的人/政黨,即將成為他的對手;對很多台灣人而言,這可能是一個新開始;香港人?緣於不少人討厭政治,這可能只是一場公關的勝利。

但這對台灣的工人來說,卻可能是一場無關重要的勝利。

在蔡英文當選前,數十個勞工團體組成「2016工人鬥總統」聯盟。2015年12月22日,蔡英文與台灣七大工商團體(中華民國全國工業總會、中華民國全國商業總會、中華民國工商協進會、中華民國全國中小企業總會、中華民國工業協進會、台灣區電機電子工業同業公會、中華民國工業區廠商聯合總會。)會面,被譏為工商界「面試」,「工鬥」到場示威,期間持咪質問前勞委會主席李應元的人就是桃園產業總工會的顧問盧其宏。選舉期間,「2016工人鬥總統」不斷發起行動,要求總統候選人回應台灣的勞工問題。

每一個地方,都有特定的主旋律。在香港,你只要提出不合本土派主張,你就是「左膠」——你說階級問題,你就是「左膠」;你說資本主義,你又是「左膠」。在台灣,盧其宏在2014年反服貿運動中另組大台,不同於一般反對服貿的理由都是反中、反黑箱,盧其宏以反對自由貿易的角度反對服貿。他們因為提出了與太陽花大台不同的主張、「反資」不「反中」,甚至因為狙擊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也落得了國民黨「黨工」、「左統」的罵名。

從運動角度,為使運動主張更「易入口」,很多時均會在意識形態上作退卻。但退卻是怎樣的退卻?不同人對此有不同看法。如曾鈺成等老左的退卻,與「長毛」的從社會主義到社民主義的退卻並不盡相同。對於意識形態的批判,十之八九都會落得「離地」的罵名。盧其宏堅持以反對自由貿易的角度反服貿,他認為這才是最具體的社會問題而非「離地」。「太陽花運動的時候,立法院有兩條橫額:「反黑箱」及「撤回服貿」。那時候我問魏揚,給他兩條標語選一條掛上:第一條是「反對自由貿易」,第二條是「反服貿不是反中」。後來魏揚選了第一條。我們就掛到立法院的二樓,結果第二天就被拆下了。」

「不要大台」,成立「賤民解放區」,盧其宏希望在側面對推進運動,提出與太陽花現場有所不同的論述,抗衡對服貿核心問題的模糊。「運動當時有一種論述,指開放服務業會令大量大陸洗頭妹來台,然後大家就洗頭兼洗腦。我一開始聽到,會覺得說:這是科幻情節嗎?最大的問題是,論述有吸引到不少人反對服貿。」

10155954_691378950903703_443294590_n
圖片來源:賤民解放區facebook

盧其宏認為服貿的核心問題在於協定的本質。政府推行有關協定目的就是要開放中台兩地市場,加強兩地資本市場的融合,以促進經濟。本來市場之間的融合無傷大雅,但問題是兩地的市場管制及常態差距甚大,以致很多可能出現的「去管制化」的問題。特別針對公共服務方面,中國內地的醫療服務產業化問題嚴重,掛號要付費、病歷本要付費、面診要付費、連上公廟的面紙都要付費,相對地台灣的管制較內地健全。如有關協定將帶來台灣公共醫療服務之去管制化,受害的最終也是台灣人民。另一方面,內地的電信市場全為國有企業,而台灣電信業於80年代後期已推行「電信自由化」,兩地電信業互相衝,加之第二類電信的問題,服貿一旦落成,後果不可估量。

此外,服貿是要透過增加兩地市場交流,從而提高台灣的「內需」。但實際上台灣的供應不足問題,源於大家根本沒辦法消費。當年青人薪資自2008年政府推行「22K方案」(指月薪只得22,000新台幣的工資過低問題)起一直沒有提升,相反物價及消費水平卻不斷提升,盧其宏認為這是社會貧富不均的惡性循環。但政府為提高消費、剌激經濟,卻選擇開放服務業,而不是從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方面著手。最後因為「外需」而進一步提升消費水平,受害的還是台灣人民。

「要從根本解決供求問題,政府應該增強對市場管制,提升人民薪資水平,絕不是開放服務業。只有22K,我消費個屁啊?反對服貿,應該是反對政府只顧著商人跟資本家,而不照顧工人的態度。」

正因為服貿背後所牽扯的正就就是台灣社會的階級問題,社會大眾應該深切認知問題,而非以反黑箱及混雜著的反中情緒來面對。假如有天,服貿跟隨著一個「民主的合法程序」來推行,服貿又是否會變得可接受?

12562478_10207929093480548_546590205_o

由始至終,盧其宏都以工人利益為前提,以工人身份為認同。席間,他抽出煙盒,乍看不是香港的香煙品牌,追問方知是台灣工人最愛的長壽牌香煙。訪問當時正在播放著總統大選的新聞,盧其宏抽著香煙,述說著工鬥的現況。所謂工鬥,就是工人鬥總統,因應著兩位總統候選人的勞工政策而行動,為爭取不同程度的政策而鬥爭,但「小英」作為新任台灣總統,狙擊當時亦已無懸念,為何工鬥卻執意狙擊蔡英文?當我們走進蔡英文的勞工政策主張,或者能一探究竟。

蔡英文的勞工政策主張主要有幾項:縮短工時、提升基本薪資、派遣立法及勞力外包及部分工時,職災及工會自由化。其實細看之下,不難發現蔡英文未有認真回答問題,左閃右避。

首先是有關「縮短工時」的口號方面,蔡英文未有真正走進問題根源,即落實《勞基法》法令。假若未能提升勞檢機關執行力,縮窄執行與政策間之差距,那「縮短工時」的口號就只是口號。

其次有關基本薪資的問題,蔡英文的主張只見提升審議的決議位階,未有清楚訂定計算的公式為何,亦沒有說明她的是如何進步的主張,結果在勞資政學代表的角力中,政府始終無法維護工人權益,工人必然會再次成為敗者。

最重要的年金爭議,其實民進黨早已提出「少領、延後退」的政策立場,這其實與國民黨的「多繳、少領、延後退」的立場並無大分別。

台灣人是未有看到有關問題嗎?工人vs人民,這幾乎不可能出現的對立,確確實實地在台灣出現了。這是一個「認識論的斷裂」,且關乎到大家對政府角色的想像。「搞工鬥,就是要拉出一個對政府的想像。我們想像中的政府應該提高社會保障,提供更好的政府服務,例如對工人退休後有基本的保障。工鬥提出的五鬥一案就是針對這方面的想像。」所謂「五鬥一案」,包括「年金鬥基本保障」、「長照鬥老殘安養」、「約聘僱鬥正規聘僱」、「醫護消鬥全民健康」、「勞動者鬥政治罷工」,以及「解決國道關廠案」,每項都針對著著蔡英文的勞工政策主張。

8368_172718229750698_683110129624335869_n
圖:2016年1月9日「工人鬥總統」遊行(圖片來源:2016工人鬥總統facebook)

盧其宏對政府的想像是甚麼?「政府能做的,是透過公權力來保障勞工權益,例如施行勞動檢查。但是現在各地勞檢員根本不足,你想要保障,就得增加人力,也就是增加政府支出。而要增加支出就得加稅,而且是加企業的稅。但是政府不敢做,也不敢提。」

「為甚麼批判蔡英文?因為我們有過2000年到2008年的經驗。民進黨本來就是一個右派政黨,看陳菊被稱為台灣的羅莎盧森堡,但推動過出賣工人的改革眾多。而他們也不可能同意我們的五鬥一案,他們整個就是小政府的概念。年金的所謂改革,將年金的儲備推出資本市場滾存也說明了他們的新自由主義性質。」當我們回望香港的強積金改革,實不難認同盧其宏的看法。

對於台灣總統選舉,很多人會說「蔡英文,總比朱立倫好吧!」國民黨選前換帥,黨內情勢也處理不好,落敗幾乎是必然。但對台灣的工人來說,民進黨卻比國民黨好不了多少。當關廠工人的抗爭如火如荼之際,全台都將矛頭指向馬政權第一任勞委會主委王同玄、國民黨之時,但其實民進黨的陳菊才是有關問題的元兇。陳水扁上台時,陳菊擔任勞委會主委,任內曾推動「關廠法」程序法化,又將勞工舊制退休金「保留不保障」。今天的關廠工人抗爭,就是當年陳菊/民進黨種下的果。

689魔咒,說穿了就是人民害怕再次「嫁錯郎」。當年不少人對馬英九寄以厚望,但後來他受盡人民唾棄。今天蔡英文高呼點亮台灣,但誰知道八年後會發生甚麼?大家當年以為陳水扁、馬英九是救世主,正如今天大家以為「小英」就是救世主。但現在盧其宏,工鬥要告訴大家,救世主只在大家幻想之中。不要等待救世主給你救贖的想像,要自己去拉出自己對未來的想像,並實踐你的想像。你自己才是自己的救世主。


圖片來源:焦點事件

記者:陳文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