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激進派本土派辯抗爭策略 袁彌明:堅持非暴力 梁天琦重申無底線

廣告
激進派本土派辯抗爭策略 袁彌明:堅持非暴力 梁天琦重申無底線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now新聞台《時事全方位》今早討論「激進派高票落選」,在新東補選中獲6.6萬票的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以及激進民主派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及社會民主連線主席吳文遠出席,袁彌明及吳文遠均重申兩黨的非暴力抗爭路線,梁天琦則兩次重申抗爭無底線,不過他指並不是認為「和理非」無用,而是認為必須與「武力抗爭」並行,才有叫價能力。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指多了市民支持激烈行動,不過他指激進派及本土派有甚多分別,如社民連提倡負責任的公民抗命,本土民主前線則「無大台」,只是群眾之一。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指,票數來源主要有三,分別是年輕人、對泛民不滿群眾及決定要站在旺角事件後雞蛋的一邊,認為6.6萬人當中未必全部支持「武力抗爭」。梁天琦則認為從票數看到有6.6萬人揚棄舊有抗爭模式,並反思自己的身份,亦認同與年初一旺角事件有關。

聽眾黎太致電節目,稱不單止首投族投票予梁天琦,稱七八十後的家長很多票投予梁天琦,指政府一直赤化「好驚」,亦對泛民主派感到失望,自己不贊成暴力,但會反思為何一個大學生會去掟磚,「佢地無利益架。」

節目中亦談到暴力抗爭路線,梁天琦亦再次重申抗爭無底線,指雨傘運動期間被警察清場,過往選擇被清場,結果運動結束,進入「失焦」時期,認為自己的選擇是「唔屈服」,「無論付出咩代價」,年初一便是「留係度對抗到底」。主持問到梁天琦得票是否支持暴力抗爭,梁回應指不重視人「驚唔驚」,重要是要剎停議案。

吳文遠稱社民連一直在議會內外抗爭,手法或手段不是原則而是策略問題。吳文遠稱政黨及政治領袖必須把綱領更清晰地表達,「可能你既對等暴力同其他人既對等暴力理解唔同」,擔心如參與者未能承擔後果的話,運動同樣難以持續,強調領導運動亦須負上責任。

袁彌明指人民力量成立至今路線一樣,是議會內外抗爭,會公民抗命、被捕、拉布或其他新的抗爭方式。袁彌明指人力2011年已佔領,2012年已拉布,他們當年亦是非主流,但他們有一個使命是將泛民主派及市民接受非暴力抗爭,近年已慢慢做到。袁彌明指以前只有3個議員拉布,今日是27名議員點人數、8個議員衝到主席台,另一些留在座位繼續提問,今次幫楊岳橋只是因為只有他才可擊敗周浩鼎。

對於武力抗爭,袁彌明指要思考群眾接受程度,如今已慢慢將光譜移至接受非暴力抗爭。主持追問指市民已認為「唔夠」,「已經係溫和」。袁彌明指除非30%市民接受武力抗爭,而且「有機會贏」,她們亦會考慮。她指武力抗爭為何會輸,是因為警察暴力,示威者有道德高地,但如自己暴力則再沒有道德高地。袁彌明又指自己不認同無底線,指如果是「對等暴力」的話,示威者是否要準備胡椒噴霧、水炮車及槍,質疑群眾有沒有準備。袁彌明又擔心參與示威的年輕人有沒有了解後果,「佢地知唔知暴動罪要坐十年監?」認為要讓參與者了解後果,「唔可以白白犧牲」。

梁天琦再次重申抗爭無底線,「真係無底線」,他們不再希望任由警察清場,又指旺角衝突當日,現場群眾聽到槍聲才開始反擊。袁彌明指是向天開槍,梁反駁指現場只會聽到槍聲,亦認為群眾「識揀」,有人在開槍後已離開,「唔好睇得群眾咁兒戲」,重申「好多人已經有準備」。

社民連吳文遠稱,議會而不單是議事,而是需要抗爭。吳文遠又指如抗爭目標不清楚,難以說服群眾。梁天琦稱難以界定,因為「走出來就要面對國家機器」,梁又回應「和理非」路線,稱只是「我地唔走呢條路,唔代表呢條路無用」,他們看到的是無人走「武力抗爭」路線,指台灣也是「兩條路並行,先有叫價能力」。

有聽眾批評警察以槍指向群眾,「國家機器才是最大暴力」。另一位聽眾稱大陸不會放棄香港,武力抗爭最終只會導致解放軍介入,「香港就無架喇」。

袁彌明稱如「武力抗爭」面對中共是「必輸無疑」,所以抗爭必須堅持「非暴力」,指雨傘運動警方發射催淚彈後金鐘擠滿人群,而旺角當日則沒有大批群眾支援。袁彌明再指非常介意「無底線」,如攻擊記者。袁又指如認為要脫離中國,沒必要參選,「係咪應該要刺殺梁振英」,強調人民力量雖認為要修改《基本法》,但基本上仍是尊重《基本法》,因此也要參選一國兩制下的立法會。

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指該黨較崇尚溝通,他明白市民對梁振英政府的無力感,但認為是否真的要全面擁抱其他路線,「香港無咁既土壤」。他指社會環境轉變,民主黨也有調整。

吳文遠稱理解目前香港市民的無力感,是「傾就無得傾」,但高牆又似乎難以撼動。不過吳文遠強調,不等於他們要放棄抗爭,過程可能非常漫長。

梁天琦認為港獨「呢條路必須要行」,「無人知2047年香港會點」,認為必須要走身份政治,界定誰是香港人。梁指選項有好多,包括永續《基本法》、歸英等等,但必須要靠自決體現,他認為自決大約會在2030年前後發生,本土派會在這14年進入政治,成為主流,向中國施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