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學民思潮停止運作 黃之鋒:並非就此缺席學生運動

學民思潮停止運作  黃之鋒:並非就此缺席學生運動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學民思潮星期六召開記者會宣佈未來動向,並指學民思潮即日起停止運作。學民召集人黃之鋒等人將於4月籌組新政治組織,並會在新政治組織內擔任重要地位。而黃子悅將於半年內籌組新學生組織,側重校園內公民教育。黃之鋒指停止運作是經過大半年討論後所下的艱難決定,並感謝香港人五年內陪伴他們成長。

校園宣傳受挫 冀轉型入校倡公民教育

學民思潮成立之初源於反國教運動,後期亦關心各類政治議題,並曾與學聯提出學界方案參與電子公投。黃之鋒承認,學民從學生組織變得高度政治化後,難以再進入校園。他指特別在雨傘運動後,邀請他分享的學校由數十間變為兩間,甚至最後連兩間學校的分享活動都出現問題。是次學民思潮一分為二,能更好兼顧政治及教育議題,在校園內推動公民教育。

DSC_3502

黃之鋒續稱,新政治組織與學生組織所面向對象及議題差別大,定位亦不同,故難以以單一團體承載所有議題。特別是他們提出2047自決後,需重新檢視自身定位回應時代。另一發言人黃子悅表示,新學生組織在香港處處政治化的環境內將不會刻意「去政治化」,若所關注的議題與其他政治議題有所關聯,亦不排除與其他組織合作。但她強調,新學生組織將注重教育議題而非政治。

學民思潮現存約120名成員,當中有約30名核心成員。黃之鋒表示尚未逐一詢問成員去留意向,只知暫時有10名成員將加入新政治組織,約30名成員則會參與新學生組織。新政治組織將於4月公佈動向,未來亦會積極派人參選。

分配學民資產 強調政治組織由零開始

學民思潮指銀行戶口尚餘145萬元。學民會將70萬撥至新學生組織作創會及運作經費,餘下75萬則交由鄧王周廖成利律師行管理的「學民思潮法律援助基金」。基金將由六名學民思潮成員(黃之鋒、黃子悅、周庭、許樂絲、陳寶玲、鍾禮謙)負責審批,支援學民思潮成員參與行動所負官司之用,財政將每年公開。若七年後尚有餘款將捐予人權組織。黃之鋒等人所籌組之新政黨,將不會獲得學民思潮任何撥款。

DSC_3446

慮及籌組新學生組織資金上將有困難,學民將一半資金撥歸新學生組織作啟動資金之用,剩餘資源亦會留給學生組織所用。至於學民會址將交由新政治組織續租。被問及擅自將捐款撥歸學生組織,會否違反捐款者原意。黃之鋒表示,相信捐款者當初捐款是認同學生組織,故不會有問題。

黃之鋒又指,使用停止運作而不是解散的字眼,是因為學民思潮戶口尚有餘款,故不能解散。七年後若戶口餘款用盡,將宣佈解散。

黃之鋒:感性上唔捨得

作為創立至今唯一剩下的召集人,黃之鋒在記者會後表示「感性上唔捨得,理性上要步向未來」。他衷心感謝所有支持過學民的港人,及曾並肩作戰的戰友。

「無一齊作戰的同學就無學民思潮,無學民思潮就無黃之鋒」,他感激港人曾與他們一起走過反國教及傘運等鼓舞時刻,見證公民覺醒時代,「實在是我們的福氣」。而令黃最遺憾的是經驗不足,在一些行動中令港人失望。

DSC_3449

成員發表五年感言 無悔加入學民

「我係學民思潮 Derek」,學民思潮林淳軒笑稱是最後一次這樣介紹自己。他指學民帶給他很多回憶,希望「當市民諗起學民,會諗起美好的回憶」,亦見證香港學生不是「廢青」,是可信賴、是改變的一群。

學民思潮成員周庭亦發表感言,直言「沒有學民思潮,就沒有依家嘅周庭」,是學民的成員及香港市民一直見證著她的成長。她理解或有支持者無法接受停止運作的決定,但她認為此時不應斟酌於情感上的討論,反應以理性思考決定香港未來前途。

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發言指,這是自己最後一次以學民思潮發言人身份發言。她表示停止運作這個決定甚為艱難,但「今日握緊的拳頭絕不是因為無力」,是經過多番掙扎所下的決定。

力抗國教 開中學生議政風氣

學民思潮於2011年5月成立,因反對教育局意圖開設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而為港人所共知。學民曾多次就反國教議題擺設街站,又發動絕食、12萬人於公民廣場包圍政府總部等行動,最終逼使政府撤回強推國教的計劃,當時被稱為「歷史奇跡」。學民發言人曾多番變動,組織召集人亦從當初林朗彥、鐘曉晴、黃之鋒,至現時只餘黃之鋒一人。

DSC_3498

記者會後,學民思潮成員圍成一圈高呼口號及互相勉勵,並於學民思潮直幡下拍照留念。周庭更一度雙眼泛紅。「學民思潮,無畏無懼!立於街頭,走進人群!無憾告別,繼續啟航!」林淳軒帶領成員最後一次高叫學民思潮耳熟能詳的口號,並對鏡頭深深鞠躬後,歷時五年多的學民思潮正式謝幕。

記者﹕鄭樂煒、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