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梁天琦:香港人必須勇武抗爭 香港民族黨:不講底線但講原則

梁天琦:香港人必須勇武抗爭  香港民族黨:不講底線但講原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樹仁大學學生會及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星期四舉行論壇,主題為「抗爭模式與出路——和平非暴力與勇武之辯」。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指,只有還擊損害港人利益的人,才能真正恢復和平;強調勇武抗爭是必須的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在論壇上則指自己「不講底線但講原則」。

早前成立的香港民族黨表明支持港獨,言論引來多方批評。陳浩天表明會捍衛香港人生存空間和身價性命財產,並會採取有效手段,只要方法有用,「朝早收集簽名夜晚暴動亦無問題」。他指若有人攻擊香港人,不還擊便是不理性,所以自己亦支持和平理性非暴力。

IMG_2870

梁天琦:人民必須反抗

在年初一凌晨,梁天琦被指以涉嫌煽動示威者在旺角街頭被拘捕,他後來在立法全新界東補選中得票超過六萬六千票,一直主張勇武抗爭。梁在論壇上指討論抗爭路線前要參考香港的特點,政府在回歸前向英國負責,九七後則要向中共負責。他指現時政權無法疏導人民對自由民主的訴求,「教育制度問題可向誰負責?今年開學後很多學生輕生,但吳克儉不去理會,所以訴求無法疏導。人民只有走上街頭。」他指人民不反抗,便不會得到真正的政治權利政權。

梁天琦指現時威權政府所說的改革都是空言,所以勇武抗爭是必須的。他表示雨傘運動期間,學聯和政府的談判只是場「公關show」,如果當時同時間有人使用武力抗爭,結果可能不同。

梁天琦又認為香港的前途問題可參考其他地方,例如法國人民敢於將國王的頭砍下來,才有今天的自由;台灣亦經過了數之不盡的抗爭才有今天的民主制度,強調勇武抗爭是必須的。

民主黨南區區議員區諾軒發言時表示,民主黨多年來的確有做錯的地方,「鄭重講一聲對唔住」。他承認民主回歸已成為過去式,只有透過抗爭作捍衛香港人權益。但區諾軒補充表示,自己認同非暴力手法,「好難跨過一啲底線」。他指掟磚頭可能會傷及無辜,有在場人士立即斥和平非暴力是「鳩做」。區諾軒指,現時應思考自治範圍和權力才是務實做法,因為香港不需要支付軍費贍養軍隊,即使獨立亦未必得到外國承認。

陳偉業:行動要明確和清晰

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偉業表示,選舉制度即是人民授權,強調人民力量仍然相信非暴力抗爭,政黨亦一直跟隨馬丁路德金和平抗爭的步伐。他說:「未試過哂就要放棄非暴力抗爭?」陳偉業又指手法之中有「三罷」,即罷工罷課罷市,指如要撼動政權;必須要撼動到和政權有關連的利益集團,要令既得利益集團受損害。

對於抗爭手法,陳偉業指不論任何行動都要讓民眾知情,若動機不同卻一起做,便會引起混亂。他又表示行動者更不能用謊言誤導市民,如雨傘運動時有人以網絡廿三條之名煽動市民衝擊立法會。陳偉業表示以不擇手段去推翻政權,最後都會出現獨裁政權。他認為行動要有明確和清晰的概念,才不會有誤導民眾的情況出現。

IMG_2780

區諾軒質疑本土派雙重標準

論壇期間一度火花四濺。陳浩天指責陳偉業終於承認「勇武與和理非相輔相成」,不滿他為何當初「又篤灰、又譴責撞玻璃」,與陳偉業一度對罵。區諾軒質疑本土派是否雙重標準,只容許本土派指責泛民,而不容許泛民指責本土派。梁天琦指泛民不應各打五十大板「孤立義士」,陳浩天更指泛民和本土派是各有各做,不需要出來「又譴責又篤灰」。

陳偉業稱謎米與人民力量無關

有在場人士向陳偉業發問,指謎米香港曾經登過一張抗爭者的照片,質疑該媒體「篤灰」,陳偉業回應指謎米香港與人民力量並無任何關係,叫該名在場人士直接詢問謎米香港。

梁天琦回應指4年前曾投票給當時最激進的陳偉業,但最終亦感失望。梁表示若政黨不做人民覺得正確的事,人民將另起爐灶。他認為這種由下而上就「沒有大台只有群眾」的論述即使被指民粹,亦是切合地對抗極權政府的方法。

區諾軒回應指,香港現時要獨立並不容易。他舉例即使民進黨現時在台獨的取態亦非常曖昧,「不能當中國不是一回事」。陳浩天則認為香港人「絕對有本錢有籌碼與中國談判」。他指香港是轉口港,若香港出現問題,中國將失去轉移資產的地方。

陳浩天又指,很高興聽到民主黨承認民主回歸論破產。他表示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絕對不會有民主,即使提出任何倡議,人大一句便可以否決,不明白為何仍有人相信「建設民主中國,但不相信香港能獨立」。

IMG_2881

香港民族黨擬參選立法會

陳浩天在論壇後表示,未有推動香港獨立的時間表,但成立香港民族黨有宣傳效果,能獲取更多資源,以民意打入立法會「震撼全世界」;同時亦能以立法會議員身份,促使其他國家與其對話。陳浩天又透露,將很大機會參選9月立法會,擬於接近香港民族黨辦公室的地方參選。

論壇一波三折

論壇原定在樹仁大學內進行,但因樹仁校方拒絕借用校內場地,已向演藝學院學生會借場和合辦活動,但遭拒絕。論壇最後被迫在學生會會室進行,兩校學生會均批評學校有意阻撓舉行論壇。

記者:何雍怡、鄭樂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