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朱凱廸在新界得罪了誰?

廣告
朱凱廸在新界得罪了誰?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朱凱廸今日到警總報案,稱受到「迫在眉睫、非常近身的(死亡)威脅」。朱凱迪在新界究竟得罪了誰?

朱凱廸在選舉期間,主打議題之一是改革鄉議局,終結「官商鄉黑」,直指當局包庇鄉紳套丁、倒泥、收地逼遷。

『在「官商鄉黑」勾結之下,鄉議局成員以身犯法,如時任主席劉皇發家族涉及套丁賺1.2億等,合流手包庇新界各種「黑色發展」:套丁、倒泥、收地逼遷、暴力政治。鄉議局已成為親共、地產商、鄉事、黑勢力的「地主會」,權力勾結的主要載體。

「官商鄉黑」壟斷鄉議局權力,影響新界土地規劃、發展,操控香港整體政治發展。認識新界,正視權力結構,繼而挑戰造就改革,是朱凱廸的責任。

——朱凱廸facebook專頁

14125711_1099147150151208_8086325491860377702_o

在選舉論壇上,朱凱廸亦曾多次追問民建聯梁志祥在元朗橫洲收地一事上的角色。獨媒在投票日前曾訪問朱凱廸,他稱因介入此事,兩次收到恐嚇,其中一次對方聲言「如果你再搞橫洲村呢件事,9月4號之後就會有人郁你」。

房屋署在2012年曾進行內部研究,發展橫洲棕土興建公屋,但在該處經營停車場的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反對計劃,最終選址改到朗屏北,單位由17,000個大減至4,000個,朱凱廸協助受影響村民,並向當局追問為何更改選址。

201608307
圖:2013年報章報導,房屋署將發展位處元朗工業邨旁的棕土,但最終計劃卻是發展朗屏北的綠化地帶

曾樹和在2012年特首選舉期間,曾出席「江湖猛人」上海仔郭永鴻安排的「江湖飯局」,梁振英在當選後,亦曾拜訪提名唐英年的元朗各鄉事委員會「大和解」。

2013年8月,行政長官梁振英出席天水圍一個論壇,當日示威者被大批涉黑人士包圍並毆打,曾樹和被指安排「挺梁者」到場,在事後接受《明報》訪問時稱「最想有流血衝突」。梁志祥亦被指是主事者之一,《蘋果日報》報導,指梁志祥在梁振英落區前兩天,邀約江湖友好出席飯局,召集包括橫洲人馬支持梁振英,不過梁志祥否認在事件上有角色


圖:2013年,梁振英出席天水圍地區論壇,示威者包括社民連成員遭多名疑似黑社會人士圍毆

2012年,新任行政長官梁振英覓地建屋,房屋署曾在元朗橫洲近元朗工業村進行研究,計劃發展棕土(受破壞的土地),興建1.7萬個公屋單位,但受到在該處經營停車場及貨櫃場主反對。最終在2014年當局更改計劃,在朗屏北綠化地帶興建公屋,提供4,000個單位。房屋署在提交最終計劃予元朗區議會前,曾個別諮詢包括時任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及屏山鄉事委員會,在6月正式提交文件予區議會的會議上,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稱「多謝房屋署依照特區政府政策做事,有商有量,原先橫洲計劃是覆蓋5萬多人,經過我們商量後再作今次的修改,屏山鄉事委員會非常贊成今次的計劃。」

2016年2月,《明報》偵查發現,曾樹和在原擬興建公屋的土地上違法霸地經營停車場。

橫洲發展計劃在鄉事委員會反對後轉到朗屏北綠化地帶,收地範圍僅涉非原居民村落約400名村民。他們在2015年才驚悉事件,地政總署已刊出通知,要求居民在2018年1月前遷出。村民上月接受獨媒訪問時,稱「一殼眼淚,完全無諗過,完全唔知咩事」,對被收地全不知情。村民又稱,梁志祥曾表示會協助跟進,但事後完全「無影」,在選舉期間更稱「我又唔識你地」。

村民因擔心報復,報導不能刊出其姓名及照片。

IMG_2055
圖:村民拍下梁志祥出席居民會的照片

朱凱廸在上月接受獨媒訪問時,稱因協助橫洲村民,兩次遭到恐嚇,他曾計劃聯同村民到元朗區議會抗議,但有人「講明如果我去,就會對我不利」,結果朱並無出席,村民其後指於現場觀察到現場有約20人形跡可疑。第二次恐嚇者向朱凱廸表明「如果你再搞橫洲村呢件事,9月4號之後就會有人郁你」。不過朱凱廸並無理會,多次在選舉論壇上就橫洲一事追問梁志祥。

曾樹和亦曾在洪水橋發展一事上威嚇反對的村民,2015年8月洪水橋發展規劃第三階段諮詢公眾論壇,有村民在論壇上反對收地,曾樹和上前斥「再搞嘢搞到你冚家X」。

11830283_10206283281995045_1148097804_n
圖: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兼元朗區議員曾樹和(戴帽者)

IMG_0303
圖:朱凱廸今日到警總報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