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生活與生存】首次入選港隊 彭梓鍵:足可圓夢,再無遺憾

【生活與生存】首次入選港隊  彭梓鍵:足可圓夢,再無遺憾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足球近日再次成為焦點,先是政府欲收回傑志足球訓練中心建居屋和爆出打假波醜聞,廉署拘捕五名球員涉嫌打假波。縱然多麼負面和低潮,香港足球仍然有一班「基層球員」默默耕耘,當中包括他——彭梓鍵。

看看香港足球代表隊守門員的名單,有大名鼎鼎「英雄輝」葉鴻輝、謝德謙和王振鵬,B隊則有曾文輝和邱于銘。「總有些人山頂,總有些人在山腳」,香港足球除了一眾代表隊常客,還有一班「基層球員」為足球努力。彭梓健效力九巴元朗,是新科港隊成員,縱然只是B隊,但已經足夠令他此生無憾。

獨媒記者相約彭梓鍵作訪問,香港隊今早來到晒草灣遊樂場練習,他不諱言說很少來這個球場練波,「我邊有機會踢港隊呢,多數係天水圍天業路練波 。」

由天業路走到哂草灣,這一段路殊不簡單。

彭梓鍵今年29歲,2003年在地區球隊大埔出道。他當時還是乙組球員,2006年隨球隊升班。他表示小時候已常常看本地波,十分欣賞李健和,但從來沒想過踢職業足球。朋友當時叫他去大埔試腳,因為球隊沒有後備守門員,便加入了大埔;在機緣巧合下才成為職業球員。

IMG_2469

一個決定,可說是改變了他的人生。

彭梓鍵自言讀書唔叻,做過文具店兼職售貨員。在大埔升上甲組的首個球季,球隊的正選守門員名字叫李瀚灝。大埔當時球員普遍是4,000元月薪,第二年加了2,000元;彭梓鍵都不例外。彭提到,薪金雖然較低,但在大埔的生活足已令他一生回味,「我地一齊吃飯,球員關係好融洽,練習完仲會一起打 NDS,嘻嘻。」

地區球隊是一個怎樣的概念?簡單來說,就是獲得該區區議會撥款和主場賽事安排在區內的球場。元朗在2016至17球季的財政預算支出約為495萬元,區議會資助了當中的40萬元。一眾地區人士,包括區議會主席和鄉紳等是球隊的贊助人及名譽會長。

IMG_2498

地區足球,大概僅此而已。嗯,還有少數對球隊不離不棄的地區球迷吧。

在效力大埔第三年,彭梓鍵的月薪是9,000元。聽落大概有點不可思議,月薪不足一萬元,呆坐冷板凳。為何還繼續?如何生活?在追求甚麼?他認為球員的壽命有限,「自己想試囉,俾咗個目標自己,踢5年職業波再決定。」

彭梓鍵笑言,收入低反而更儲到錢,「每個月儲到兩千。」他不諱言有點氣餒,18歲踢街場時斷過右腳,令他有點力不從心。而守門員講求手法正宗,因為自己不是傳統青訓出身,基本功亦難免差少少。「落地時間同飛撲都差少少,我自己知既,唯有努力啲練。」

彭梓鍵表示,家人曾喚他不要再踢職業足球,不是擔心他的收入不佳,而是怕他受傷;情願全職做教練。「我阿姨叫我跟佢做保險添,好坦白講,有段日子我都唔敢同屋企人講自己幾錢人工。」

DSC_4131

在2010至2011年的球季,大埔的正選守門員李瀚灝轉投飛馬,彭梓鍵終於捱出頭來,「坐正」成為一號守門員。但李瀚灝在一季後回歸大埔,彭梓鍵淪為副手,他坦言「有少少灰」,強調不是不妥對方的問題,「競爭要公平,我打咗一季表現都算ok,無理由佢返嚟就俾佢搶咗正選。」

大埔在聯賽作客足球場遇上南華,當時的南華還是羅傑承主政的時候,面對兩大球星基士文和畢特,彭力保不失,球隊最後更小勝1:0。「大埔個一年好重要,證明我可以獨當一面。」

十年前的大埔,尤如足球小將的故事,由升班甲組、奪得足總盃冠軍到擠身亞協盃小組賽;功臣李威廉、李康廉、蘇來強和趙俊傑漸漸獨當一面。但千里搭長棚,沒有不散的筵席,一眾功臣幾年間相繼離開,轉投大球會。

大埔亦在2013年降班, 彭梓鍵看見朋友楊賜麟和蔡國威轉投愉園,遂一起加盟該支升班馬:「畢竟唔可能永遠留係大埔。」彭梓鍵表示,當時自己是抱學習的心態。「個時萬二蚊一個月,諗住打後備見識下。」不過,天氣不似預期;廉政公署在2014年1月踩入球場,以涉嫌打假波拘捕5名球員,包括外援沙沙麥斯和保素域斯等球員。

彭同被邀請到廉署落口供,他形容曾為塞爾維亞國腳的保素域斯當時「其實好勁」,初時以為對方的失誤是一時不集中:「點知搞啲咁既野出嚟。」然而,低處未算低,當時拍拖四年的女朋友對他表示:「長進啲啦,踢波其實真係無咩出息。」大概,門柱和門楣都要同時離他而去。

IMG_2449

在實現夢想前不要放棄,從來都是知易行難。

結果,他跑去讀毅進課程,雖然勉強合格, 但後來考過兩次救護員都無功而還。「踢波又成舊屎咁,感情原來又咁兒戲。」時任元朗教練陳浩然打電話給愉園,希望能羅致彭梓鍵,他在轉會窗關閉前一週成功轉會元朗。

「香港足球就係咁,今年唔知下年事,依加好似好風光,但當老闆和教練唔同咗,成隊波都唔同哂。」

他後來在季中漸漸坐穩正選,球隊在季尾因爲人事問題調整球隊陣容,遂在上季轉投升班馬夢想駿其。彭梓鍵表示在當時已不想再踢下去,「唔知自己踢嚟為咩」。他形容球隊的氣氛不太好,隊內球員各自為政,缺乏交流和溝通。「個個都有自己個套,唔鍾意聽人講,我係獨立候選人。」

彭梓鍵強調,十分重視球隊內的氣氛,認為團隊較一切重要,「上唔到場唔緊要。但要溝通,無溝通好辛苦。」他希望在收山前能奪得至少一個盃賽冠軍。「其實得唔得都會『收皮』嫁啦,但希望對自己有個交代。」

IMG_2568

在剛過去一週的港超聯,元朗在補時最後階段95分鐘被東方攻入一球,儘管元朗全場的表現較好,但終究一分不保。在賽後,彭梓鍵也不住的搖頭,更氣得丟下手套,全隊上下都對球證的判決甚為失望。

在競技運動中,underdog 是最常用的術語之一,形容預計會落敗的一方,中文叫作「魚腩部隊」。縱然是魚腩又如何?在逆境下守好90分鐘,當中的經驗更可貴和難得。「不要想著贏,先要想不能輸,我真係咁同自己講。」

我足球與龍門同在

近日傳出政府有意收回位於石門,傑志足球訓練中心的土地興建居屋,引起球圈內外極大迴響。彭梓鍵提到,元朗過往在借用元朗大球場練習時,稍為超時已遭康文署職員驅趕,甚至更欲報警。「係囉,捧到盃個時,就三分鐘熱度話支持足球囉」。「香港做運動員有血有汗嫁,所有運動員都係捱返嚟。」

彭梓鍵在記者面前暢所欲言:「你睇『三跑』個啲乜春嚟嫁,到底仲要浪費納稅人幾多公帑呢?」 香港運動員一向少說政治,不要說政治,在體育政策層面和業界面對問題時,都顯得甚為避忌;足球員更甚。

畢竟球圈很細,得失了人有可能就「係咁先」,彭梓鍵自言一向火爆,不吐不快,「其實已經收斂咗好多,但始終有點憤怒,唔講唔得。」

IMG_2552

他揚言「無咩足球偶像」,Beyond 樂隊主音黃家駒是其唯一偶像,最欣賞的守門員是鄭皓文。鄭皓文十多年前曾是前南華外援守門員李安納的後備,在2010至2011年球季,李瀚灝離開球隊後,大埔聘請了鄭皓文當守門員教練;二人成了好朋友。「係囉,大家都無咩人識,低調高手嘛,哈哈。」

在乙組效力大埔時,彭梓鍵在球隊中最年輕,教練叫他做龍門仔,久而久之便有「門仔」的稱號。「嗯,你問點解仲踢?因為有些事未做到。」他對今次入選港隊感到很意外,自言是從來沒有想過的事。

踢了十多年,終於能入選香港隊,縱使在港澳足球埠際賽中未有上陣機會,但總算叫代表過港隊。港隊賽前在哂草灣集訓,B隊主教練廖俊輝勉勵一眾球員:「希望大家明白,我們都是臨時一起集訓的球員,但都希望大家繼續好好努力,裝備好自己,一定會有機會的。」

DSC_5183

作為「基層球員」,彭梓鍵有很深的感受,他認為代表隊內的歸化球員增加,本地球員機會自然減少。彭又指,香港足球青黃不接原因是年輕球員欠缺上陣機會。「你都要俾人接先得嫁,踢得個十幾分鐘就話俾咗。」「嚟嚟去去都係個啲人,試完就掉了。」

彭梓鍵今季重投元朗,月薪已是當年在大埔出道時的五倍。前大埔隊友蘇來強和趙俊傑等人創辦自由人足球學校,彭梓鍵是其中一名教練。他坦言教波是為日後退役後舖路。他在2009年時考教練牌,目前在多間中小學教波,每週教四晚,學生都叫他「門sir」。

他對年輕球員有一定的堅持,要求學生要自律和有禮貌,不單是教踢波,更教導學生如何做人。「好多人都覺得自己咁好波唔洗人提,記住,足球係十一個人一起踢,要共同進退。」

訪問:麥馬高、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