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公屋富戶寬敞戶政策收緊 劏房戶:政府為何不打大鱷?

公屋富戶寬敞戶政策收緊 劏房戶:政府為何不打大鱷?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公屋輪候時間屢創新高,截至去年9月,輪候時間升至4.5年,超出2010年約兩倍,「三年上樓」夢遙遙無期。為了增加公屋供應,房委會近年收緊「富戶政策」及「寬敞戶政策」,街工於上周五(1月13日)舉行「撈亂骨頭世紀對談會」,立法會議員、公屋富戶梁國雄及寬敞戶徐湯傑皆表示,政策無助增加公屋供應,租戶被迫遷後無力置業。劏房戶張志權促請政府興建更多公屋。

DSC_3213
(資料圖片,攝:周頌謙)

長毛:公屋富戶無力上車

房委會上月收緊富戶政策,今年10月生效。新政策中,租戶家庭入息超出限額5倍,或資產超過入息限額100倍,便須遷離公屋;若租戶擁有住宅物業,亦須交還單位。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曾表示,這些住戶應有能力照顧自己的住屋需要。

出席對談會的梁國雄質疑,所謂富戶在遷離公屋後,沒有能力購買私樓,最終只能入住劏房或再次輪候公屋。他指出,資產或存款超額的租戶能夠給首期,但可能不足以供樓。他又以自己為例,即使月入9萬,但資產在水平之下,亦難以上車。「即使你(政府)現在趕走富戶,其他人能入住公屋,其實都只是造就了一班他日都是要住公屋的人。」被問及物業限制時,梁表示「懷疑仲有得傾」,但對於現時房屋政策,他認為不同持份者被利益分化,難以統一運動抵抗政策。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組織幹事何智聰表示,接觸劏房戶和天台戶時,部份人聽到「公屋富戶」也會有情緒,「當月入一萬多少少都申請不到(公屋),過一蚊都申請不到,但有些入息高出四、五倍的人可以留在公屋,他們當然會感到憤慨。」但他表示,街坊同時也明白即使公屋富戶被趕,亦未必能令他們加快上樓。

劏房戶代表張志權
劏房戶張志權

寬敞戶:不要標籤我們

公屋被迫遷戶關注組代表徐湯傑表示,1998年跟母親搬離居住逾30年的公屋單位,獲房署安排一個四人單位,同座亦有不少類似情況。徐又稱,當時房署職員曾表示由於他們是重建戶,願意配合調遷,可獲分配更大的單位,怎料母親三星期後過世,便立即面臨迫遷,「只要有生老病死,便會變成寬敞戶」。徐表示,希望公眾不要標籤寬敞戶,政府能從正途,即興建更多公屋來建決問題。

居住在深水埗劏房約6年、現時正輪候公屋單位的張志權亦認為,政府除了增建公屋,亦應針對商家及地產商,抑制高樓價,而非分化公屋租戶,「劏房戶就像魚仔,公屋富戶寬敞戶便是大魚,大魚背後還有大鱷(地產發展商),為何政府不打擊大鱷呢?」

記者:鄧安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