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輸

為何建制派議員和政府堅持不解決崇光的士違法問題?(上)

廣告
為何建制派議員和政府堅持不解決崇光的士違法問題?(上)

廣告

圖:崇光外的士違例等客,常常導致巴士無法駛離巴士站,導致銅鑼灣電車路交通擠塞

在二月十四日的灣仔區議會會議上,楊雪盈議員向政府提出質詢,要求解決銅鑼灣怡和街崇光百貨門外的士長期違例排隊等客,導致阻礙巴士停站的問題。而警務處和運輸署則分別以已經發出百多張告票及諮詢時遇到反對為由,敷衍了楊議員的質詢。表面上這是區議會中常見的景象,但從這兩個簡短的回應,已經足見兩個部門根本沒有認真處理有關問題的意圖。另一邊廂,屬於建制派的伍婉婷議員卻將矛頭指向崇光百貨外及怡和街巴士停站路線過多,造成交通混亂,要求運輸署改善;另一位建制派議員黃宏泰更暗指楊雪盈小題大造。這充分顯示了區議員在「山頭主義」和政治鬥爭下,如何犧牲了小市民的權益。

伍婉婷反把責任推向巴士公司及車長

從區議會有關該議題長約26分鐘的討論錄音中,無論是政府官員或者建制派議員,都不斷嘗試模糊問題焦點,令討論失焦。銅鑼灣崇光外的士等客以及在巴士站上落的問題,都是毫無疑問地違反交通法例第374G章。但非常奇怪地,伍婉婷議員卻沒有指責違例的的士,反而花上大量時間責備停站巴士路線過多、車長沒有把巴士停在適當位置一類問題。

16763662_10212197569918654_119662781_o
圖:從高空觀察,五輛的士排隊等客,阻礙8P巴士埋站,乘客需步出馬路上車

更有甚者,伍議員在會上回應有指的士在巴士站內排隊上客,對巴士乘客需在路中心上車構成危險時,竟然回應說:「責任亦都係巴士營運商度,如果個司機係堅持要埋到站先上落客嘅話,就唔會要市民穿過兩條、三條嘅行車線出去上車啦。咁呢個係咪運輸署都可以幫到手呢?」(該節會議錄音20:45開始)揆諸事實,伍議員的說法完全倒果為因,顛倒了究竟誰才是違法者。如此說來,伍議員是否認為巴士應該讓違例排隊等客的的士全部上客後,才該埋站呢?

新巴向車長發通告要求「正確停站」

無獨有偶地,在會議翌日,新巴向車長發出內部通告,指收到投訴8及8P線巴士在崇光巴士站的「非巴士站範圍」上落客,造成危險,巴士公司並要求車長「在正常情況下必須於正確位置上落客」。據可靠消息指,運輸署的確已就此事向巴士公司施壓。同在一個會議中,當局對楊議員提出的問題官腔打發了事,但伍議員所提出的,根本不合理的要求,運輸署卻唯命是從,立刻向巴士公司施壓,巴士公司則再向前線員工施壓,結果受害的反而是本身已是交通擠塞受害者的巴士車長和需要枯候更久的乘客,這種做法說得通嗎?運輸署捨易取難,無法向的士司機施壓,反而向巴士公司卸膊,前線車長反成了箭靶,如此賞惡罰善的制度是何等悲哀!

16730243_1225709004133465_2224260766365610889_n

崇光巴士站停站巴士線過多?

伍婉婷議員認為如果巴士停站路線數量減少,便可以解決問題,這完全是本末倒置、斬腳趾避沙蟲的辦法。銅鑼灣是港島最繁忙的購物區,港九各區的市民很多都會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到銅鑼灣一帶購物,如果減少崇光一帶的巴士線,只會令大量市民不便。

崇光一帶的巴士站其實這些年來已經進行過大型巴士站重組,行經的巴士線亦因重組而減少了,如果再進一步要求減少巴士停站的數量,等同於要求巴士不要再於銅鑼灣區內停站,這實在是荒謬絕倫的想法。

伍婉婷指要便利坐的士去看醫生的長者

在會議中,伍婉婷議員也曾指出,如果完全禁止的士在崇光外上落客,將會影響很多乘坐的士前往崇光樓上東角中心看醫生的長者們,所以強烈反對禁止的士在該處上落客。但是請問伍議員,去看醫生的長者只會乘坐的士嗎?難道沒有長者是坐巴士去看醫生的嗎?

據我們現場觀察所得,在該處巴士站違例上落客的的士,當中的乘客甚少為長者或行動不便人士,乘客當中更加不乏是攜帶行李箱的大陸遊客。再者,的士違規排隊的高峰期往往是傍晚至晚上的時間,相信在這些時段內,要看醫生的長者早已回家。

伍婉婷忘記了弱勢社群也需要乘搭巴士嗎?

反而,我們在現場看到的是,比起伍議員提出的的士,要停靠該站的8和8P兩條巴士線有更多的長者和行動不便人士乘搭,當這些乘客由於違例的士阻塞而需要穿過的士車龍去上車時,顯得更為不便。加上現在的低地台巴士接載輪椅乘客時,必須靠近行人路邊才能夠安全放下斜板,若有等客的的士阻塞,便對上落輪椅的程序構成很大阻礙。若如伍議員所要求,巴士車長應該跟著的士排隊的話,往往需要幾分鐘才能排到巴士站埋站,這肯定會大幅延長巴士的停泊時間,從而造成更嚴重的堵塞。

16763869_10212197569318639_1042584428_o
圖:即使的士沒有在巴士站內停車,仍會阻礙巴士埋站

雖然伍議員在會議中聲稱她在意的「持分者」包括其他區到銅鑼灣看醫生的人,但她的言論正正反映她完全忽略了其他地區需要在該巴士站上落的行動不便人士,亦顯示她只顧那些坐的士的乘客。難道前往柴灣、小西灣的長者,尤其是乘搭巴士的,就不應該被重視嗎?伍議員正正示範了一些區議員狹窄和自私的思維,對於對選票(和其他利益)沒有貢獻的人和事漠不關心。

不過我們必須重申一次,我們並非要全盤否定乘坐的士的長者需要。或許一刀切禁止的士在該處上落並不是一個理想的解決方法,但不要忘記,的士違例等客問題和長者乘坐的士的需要是半點關係也沒有。的士司機持續地違反「即上、即落、即走」及「不可停車等候」的規定,而運輸署及警方毫無決心加以打擊,這才應是討論的重點。

黃宏泰竟然認為這是小事,區議會不應處理

另一位建制派議員黃宏泰則在會上指出討論這類的士違泊個案是十分瑣碎的事,他更以「是否將來垃圾筒甚麼顏色也要上區議會討論」。這種說法的荒謬之處,徐子見議員已於另文指出,本組亦不欲多談。但必須指出的是,的士違例上落客是全港都有的問題,嚴重的情況下可以導致區域性大範圍擠塞,而銅鑼灣崇光正是香港其中一個人流最多、車流最多的地方,崇光的違法停車問題往往導致銅鑼灣電車路出現擠塞,甚或影響週邊地區,例如海底隧道及香港仔隧道。黃議員不點名怪責楊雪盈議員的言論,只是顯示他的無知和狂妄,亦在在表現其「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便能解決問題」的恐怖思維。

黃議員亦在會上不點名責怪楊議員只提出問題,沒有提出解決方法。但可笑的是,楊議員已經在文件中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如果黃宏泰議員是無心、無時間在區議會認真討論地區問題的話,請黃議員考慮退位讓賢,不要為那微簿的區議員薪津去「浪費」時間。

由於篇幅關係,本組將於下一篇文章繼續詳談崇光的士違例等客問題中,政府的角色及解決方案。

延伸閱讀及參考資料:
灣仔區議會發展、規劃及交通委員會文件第7/2017號、第10/2017號及相關回應
灣仔區議會發展、規劃及交通委員會2017-02-14會議議程15、16的錄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