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六四廿八】(20:09) 中大學生報不認同學生會聲明:晚會傳承意義不能被取代

【六四廿八】(20:09) 中大學生報不認同學生會聲明:晚會傳承意義不能被取代
廣告

廣告

(左起)中大學生報編輯黃家熙、記者黃柏熹

(獨媒特約報導)中大學生報是少數出席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的大專院校組織,兩名成員都表示反對昨晚中大學生會發出的聲明,指出維園晚會對他們有重大意義。

中大學生報今日下午發佈了短片「關於六四,我們還可以討論甚麼呢?」,內容關於六四後的經濟發展,與香港現今的貧富懸殊相似。中大學生報記者黃柏熹認為,六四不單關係到當年犧牲的學生,而是清除下了民間障礙,令改革開放暢通無阻,中共不單壓制了民主,亦抹去了改善民生的自由;香港面對的霸權問題,有如當年中國所面對的情況,而香港人同樣失去改善生活的自由。

黃柏熹認為六四晚會帶有獨特的傳承意思,他表示第一次認識六四就是在中學時參與維園集會,當時集會人數眾多,坐滿維園附近的草地,令他有深刻印象,從而引起他思考六四與自身的關係。「每一年都有新嘅人嚟到呢度,然後認識多咗,再自己發掘,六四嘅記憶先可以真正咁傳承,呢一種先叫寫入史書。」

中大學生會昨聲明中提到六四事件已被寫入史書,黃柏熹認為不合理,稱在現今香港的政治環境下,六四甚至未能列入中學教科書內容,更何況寫入史書,所以維園六四晚會帶有獨特的傳承意義,不能被取代,若晚會消失,下一代便失去這一段歷史的記憶。

編輯黃家熙則認為學生會的聲明「以果為因」,學生會認為討論六四為死胡同,但黃家熙則認為要有討論才能有新想法及角度,而且學生會「只破不立」,在聲明中也未見有任何其他確實行動。黃家熙認為以不同的方式去討論六四,如在下午由中大書院學生會舉辦的論壇,亦能為六四帶來新出路,而非學生會消極的做法。

中大學生報將在六四晚會結束後舉辦後續討論會,希望市民發表對六四事件的看法,而非由政治人物單向討論及灌輸。

【咪走住!六四後續討論會】
時間:維園燭光晚會完結後
地點:維園足球場近噴水池
主題:悼念過後,我們如何走下去?

相關報導:
中大學生會稱悼念應終止 前會長黎恩灝感錯愕

記者:葉世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