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職工盟遊行促恢復集體談判權 政總外焚廢法文件

廣告
職工盟遊行促恢復集體談判權 政總外焚廢法文件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集體談判權於20年前的今日(10月29日)被臨時立法會廢除。職工盟昨日發起絕食30小時行動,多個工會及勞工團體成員共25人參與,爭取恢復集體談判權條例。今天下午絕食結束,多個政黨及團體共約300人由皇后像廣場出發,遊行至政府總部進行集會,焚燒臨時立法會廢法文件並向政府代表遞交請願信。

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發言指,香港人對集體談判權「沒有感覺」,因為打工仔從來未擁有過這項勞動人權。但他指1997年廢法後發生金融風暴和沙士,工資下降了近兩至三成,直到2017年,仍有一些行業未能回復到97年的水平,正因工人階級缺乏可抗衡資本家權力的法例保障。

無標題

遊行出發前,大會準備了一個天秤,代表掌握權力和資金的資方和沒有議價能力的工人。職工盟主席吳敏兒把「集體談判權」木塊放到勞方,代表能團結更多工人於職場上有談判的權利,從由抗衡向資方傾斜的權力關係。

無標題
紮鐵業團結工會絕食理事黃惠民

紮鐵工:有談判權可提高生產力

紮鐵業團結工會理事黃惠民完成絕食,他在遊行前發言指,今年同樣是紮鐵工人罷工10周年。他指如果當年有集體談判權的保障,相信罷工未必會出現,而現時,紮鐵行業已有集體談判的協議,每年會商討加薪及職業安全,紮鐵工人的工資因此於10年間上升兩倍,而商家仍然有利潤,工人可以同僱主減少芥蒂,生產力自然提高,這顯示勞資雙方是唇齒相依。

工黨副主席郭永健指出,1997年7月至10月間,沒有進行任何諮詢,便在不民主的政制之下通過廢法,而現時社會對集體談判權的迴響仍然有限,因此他參加絕食行動,希望感染香港的打工仔,顯示他們繼續抗爭的決心。

無標題
工學同行成員鄭國明

工學同行成員鄭國明在集會上指,學生只是一個暫時身份,總有一天會成為勞動者,並受著同一套勞工法律影響,而且不少學生在學期間亦會「炒下散返part-time」,所以勞工議題和青年學生絕對相關。他提出,林鄭月娥上任後,嘗試吸納「親建制」的少部份青年聲音,令大部分青年的聲音「被代表」,而工學同行不希望在勞工議題上被代表,因此往後都會走出來參與爭取集體談判權。

關注食物業、農業及酒店業工人的國際飲食品勞聯亞太區秘書長Hidayat Greenfield
表示,對香港沒有集體談判權感到十分驚訝,他指集體談判權是普世人權,工人勞動的成果影響到每一個生活細節,例如沒有標準工時,工人會超時工作,結果影響身體的健康和接受教育的機會,令基層不能走出貧窮,剝削人生存的權利和選擇。

無標題

李卓人:絕食顯決心 攻陷職場、政府

李卓人在集會完結時指,絕食表示職工盟已有決心在職場上不斷進行工業行動,即使現時仍未有法例保障,仍可以透過罷工去攻陷職場,爭取職場自主權,他舉例指雀巢工會和紮鐵工會有集體談判協議。李指絕食同時顯示,職工盟已有決心攻陷政府,過往的勞工法例改革不是「天跌落嚟就有」,而是不同時代的抗爭者,在這個愈來愈不民主的地方透過社會運動、政治抗爭所得,他呼籲工人階級站出來,繼續爭職集體談判權。

無標題

職主盟主席吳敏兒指,香港在殖民地時期簽訂了「組織及集體談判權公約」,但港府多年來都對集體談判權置之不理,因此國際勞工組織在11月中會派員到訪香港了解,並有可能會見政府官員。職工盟現時亦會嘗試在議會內連結不同派別的政黨,一同研究集體談判權的需要性。

現時香港職場出現零散化的現象,被問到集體談判權能否保障零散工,吳指現時有個人服務業的工會可先組織行業內的工人,如音樂教師現時有自己的工會,而以行業組織工人的工會,便包括所有工人,如全職、兼職或散工。她提到,英國已有惠及自由工作者的工會存在。

無標題

記者:黃雅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