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新公屋無得打? 1 】曾參選啟晴邨 民協李庭豐:搵財團資助濾水器,你點頂?

【新公屋無得打? 1 】曾參選啟晴邨 民協李庭豐:搵財團資助濾水器,你點頂?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補選投票結束後不足一星期,姚松炎上星期六下午回到被指是建制票倉的啟晴邨謝票,2015年區議會選舉曾代表民協出選這區(啟德北)的李庭豐都有到場。新公屋多新移民,新移民較支持建制派?新公屋無得打?獨媒訪問了李庭豐,嘗試尋找民主派在新公屋大敗的原因。

他認為新移民不一定全投建制,承認新邨有不少新移民居住,但不認同新移民等如親建制:「佢哋之前住劏房,喺較紅底嘅地區生活,上咗樓之後,普遍都對香港的社會發展同政治的關注點低,加上政府的福利及服務都唔好,政黨就利用資源及人力去補這個位;係天時、地利同人和造就咗建制派去 reach 佢哋。」

李庭豐正職是社工,多年來在民間組織工作,在2013年加入民協。他笑言和民協早有緣份,先是2007年區選已替參選黃大仙慈雲東、民協的曾淑儀助選,2011年區選則半職替江貴生助選深水埗李鄭屋,2012年更支持馮檢基參選立法會超級區議會,成為民協立法會辦事處職員,「我其實係雙工,黨工加社工。」

四個人服務一個區

和2015年在德朗邨參選的民主黨蘇綺雯一樣,李庭豐在2013年7月30日,即是派鎖匙當日入邨:「其實係遲咗,建制派喺何文田同樂富預派時已去『撈客』,甚至預早搞睇樓團。」啟德兩邨分三期入伙,但已有李庭豐、民主黨蘇綺雯、民建聯文潤華及公屋聯會梁婉婷在邨內工作。李庭豐認為街坊最開心,因為福利及服務「乘四」,「前期係好混亂,得六幢樓,四個都搶住爭。」

IMG_8508

啟晴邨在重新劃界前,原屬當時仍為民協的區議員楊振宇的宋皇臺選區。李庭豐每日不斷來回馬頭角道和啟晴邨,獨自拿著物資往邨口開街站:「仲記得巴士坐三個站,但就兜到咩咁,真係要放好多心力做先掂。」他坦言從未試過這樣去開荒,當時的啟德沒有店舖,連飯都無得食,因為位置偏僻,有人從外來賣飯盒。李庭豐帶點荒涼地說:「要學習面對孤獨,因為知道無人可以依靠,要靠自己去解決所有資源問題。」

在訪問中,李庭豐多次強調社工的身份,建制派主力派精美的入伙指南和電燈泡,他的賣點則是服務,「其實個個都話同居民驗樓,但我同佢哋講我哋(楊振宇)係當區,遲啲會有辦事處,可以嚟求助。」他又積極跟進後來更換承包商的街市問題,務求引起話題。

IMG_7765

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公布結果後,李庭豐和梁婉婷的反應成強烈對比

建制網絡龐大 旅行團都要攬炒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何況對手是來勢洶洶的建制派。李庭豐認為兩名對手都十分進取,他在區內舉辦一日遊旅客團,誰不知公屋聯會、現為啟德南區議員的何華漢都辦了一模一樣的旅行團:「佢價錢較平,搞到我無法成團,雖然佢最後都未能成團,但就係要攬炒。」

啟晴邨分別有六座共5,400戶,李庭豐試過用了四小時將傳單入信箱:「無錯,係一條友入晒。」建制派則有龐大的網絡,他指對手梁婉婷根本不用自己出手做這些工作,能長期安坐臨時街站見街坊。李庭豐認為民主派及建制派最大的落差是「人」,他同意民主派較難動員人手,在新邨更甚;建制派卻已透過「派嘢」及同鄉會組成網絡,並加大力度散播出資訊:「呢個都係輸嘅主要原因。」

IMG_9174

「民協啟晴邨楊振宇議員辦事處」在2016年12月30日撤出啟晴邨

後來成功開設辦事處,他發揮社工的專長,搞活動和開班,用盡辦事處的空間。民協更聘請一名全職職員協助,李庭豐笑言是皇恩浩蕩:「兩個人加一個辦事處,對民協又好,民主派又好都已經係很大的資源。」

時間去到2014年年中,對手梁婉婷亦開設辦事處,更開始向街坊派奶粉,「啟晴有奶粉派,嗰時街知巷聞」。李庭豐續指,建制派的資源有如滔滔江水:「衣食住行有晒,本地旅行團、超市團購,後尾仲有高級版蛇齋餅糉,請食麥當勞同睇電影。建制啲人喺開場前會講啲嘢,增加下曝光。」

IMG_9170

成也鉛水,敗也鉛水

2014年下旬爆發雨傘運動,李庭豐在旺角佔領區充當咪手。「有街坊同我講,喺電視見到我,仲問要唔要嚟探我,我聽到後就知仆街了。」果然,李庭豐在邨內貼海報被街坊責罵,開早站又被問候「返旺角啦你」,更有人撕爛單張掟向他。他認為雨傘運動令社區更緊張,民主派注定拿不到中間票源。在兩傘運動前夕,他已當常問自己:「我係咪真係贏到?其實很迷惘,覺得自己差啲嘢。」落區三年,他接近斷六親:「我賣咗身俾民協,賣咗身喺呢度,睇新聞都會先睇有無關啟德事,發生死人冧樓都會返嚟睇有咩做到。」

在區議會選舉前夕,啟晴邨爆出鉛水事件。李庭豐認為是成也鉛水,敗也鉛水。他詳細解釋,認為社區工作者在事件中可接觸街坊的層面擴大,居民甚至自己送上門。「知名度同支持度都上升,但敗個位係只識動員傳媒機器,卻沒有落地,無好好放返入區。」李庭豐帶點唏噓地說。

啟晴邨後來更發生槍擊案,這條邨成了多日新聞的頭條。李庭豐認為,鉛水事件令建制派調整部署,「驗水、搵財團資助濾水器同喺媒體度搶 bite,你點頂?」「五條鉛水邨只死剩一條(葵聯邨),我都唔怕講,吳劍昇係相對低調。」李庭豐指區選的原則是低調,「唔好俾對手知咁多,槍打出頭鳥」。

IMG_9219

「幾千蚊嘅濾水器,有人送上門,其實好難抗拒。」在物質以外,還有呃呃氹氹。他斥建制派曾對居民出口術:「你投俾對手?綜援都無埋呀,你想申請仔女落嚟?你知點做啦。」記者在啟晴邨和李庭豐傾了兩小時,經過打招呼的街坊絡繹不絕。李庭豐強調絕不反對蛇齋餅糭,「傳單又好, 蛇齋餅糭又好,都係一個媒介,而呢個媒介可以係服務,無媒介就無得接觸街坊。」

民主派在啟德兩邨大敗收場,李庭豐在啟德北只得932票,梁婉婷最後得票高達2,610票。李庭豐事前覺得能夠攞一千票,令他感到意料之外的是高投票率,「我哋兩個都係死於高投票率」。「鉛水初時其實有信心,辦事處電話從未停過響,自己連續聽咗八個鐘電話。」但進入選舉期後,他知道自己列入建制及中聯辦的5星被招呼名單後,已打定輸數。

而建制在競選期間,「嗱喳」手段盡出,「有街坊同我講返,支持阿豐就投1號,其實佢自己就係1號,而且仲見到有人投完票去彩虹邨攞禮物。有人仲誇張,揸車嚟條邨投票,問我票站喺邊。大佬,我係候選人嚟嫁。」

IMG_8563

強調社區服務重要 「民主建制都避唔到」

在星期六的街站,有街坊說「姚生你咁遲嚟」,有街坊說「收皮啦你班騎呢怪」,區內氛圍兩極。姚松炎亦對記者承認可以做得更好,指今次選舉的人手是根據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的票站得票作安排。「我哋無樁腳,但首先要保住2016年的票倉,所以相對少落嚟呢度。」

新公屋成為民主派的英雄塚,除了啟晴及德朗兩邨,姚松炎在石硤尾邨的得票同樣大幅落後。李庭豐重申,出選新公屋區必須要了解該區的實際情況,要有充足的事前準備工夫:「如果覺得個區重要,就要投放更多資源。當然,候選人形象都重要。」

IMGP2574

但他認為建制派的得票較2015年區選時下跌,民主派得票則是咁上下;證明有一定程度的民主派支持者。他認為政府十分看重啟德發展區,將來依然是重點發展的地方,民主派的社區工作要更仔細及對準:「但立法會嚟講,呢度真係只有守,唯有其他地區做多啲。」

李庭豐強調社區服務十分重要,「民主建制都避唔到」,「問題係建制學咗你嘅服務,再做多十倍;你做議題,對手就做份報告,先過你話成功爭取。民主派其實係輸咗俾複製模式,輸喺對方掌握快到唔知可以點應對。」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