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彧

民協副主席、深水埗區議員 網誌

政經

政治操作的選舉劃界

政治操作的選舉劃界
廣告

廣告

如無意外,今日下午選管會會公佈2019年區議會選舉選區劃界諮詢,雖然政府經常都指出選區劃界是以技術因素為依歸,例如入口、社區獨特性、聯繫等,但是龍門通常都任政府搬,最經典的,就是2007年深水埗區,為了削弱深水埗區民主派的力量,政府不惜將整個深水埗東重劃,並將南昌東與及大坑東及又一村區分拆,最終令07年深水埗區議會泛民和建制同得13席(已包括委任五席),並在甄啟榮投棄權票之下由建制派的陳東當上主席位置。

這是2003年深水埗區議會的選區劃界,當時南昌東(F04)以大埔道一帶的私樓為主

作者按:這是2003年深水埗區議會的選區劃界,當時南昌東(F04)以大埔道一帶的私樓為主

先交代少少背景,經過2003七一反廿三條一役後,泛民在年底的區議會選舉中大勝,取得數個區議會的控制權,深水埗為其中之一,直選當中的21席,民主派合共贏得17席,馬嶽也說這一屆是區議會選舉的分水嶺,從此之後,中央調整對港政策。中聯辦大舉干預本地的選舉,大量資源投放到建制的地區工作,除此之外,政府劃界上的助攻,也必不可少。

這是2007年深水埗區議會的選區劃界,可見本身南昌東被一分為四

作者按:這是2007年深水埗區議會的選區劃界,可見本身南昌東被一分為四

回望在2007年選舉之前選區劃界,當年深水埗人口有所增長(主要因為荔枝角的海麗邨新入伙),但在整體議席不變的情況下,結果選管會將南昌東一分為四,其中兩部分分別拼入南山大坑東大坑西,以及石硤尾邨,這兩區本來主要公屋區,但加了不少私樓後變得不倫不類,尤其是南山、大坑東大坑西區,無情情加入了大埔道的一堆私樓,兩者隔著一個主教山,完成沒有社區聯繫,大家可參考附圖。

2003-2007年那屆南昌東時任議員為梁欐,劃界後,梁欐在2007年區議會選舉無奈地移師南昌北,南昌北本為神州青年服務社的梁漢華,但梁在2004年因為向區議會提供虛假單據而被判入獄3個月,本來梁表示不會再選,但在最後仍出選,結果在梁漢華的分票下,梁欐最後謹以14票之差,輸給的,就是今日立法會議員,民建聯的鄭泳舜。

由此可見,雖然馮驊經常強調選管會是一個獨立、公正、及非政治性的組織,但經驗告訴我們,主導劃界的,是每一區的民政專員,而民政專員每日肩負的都是政治工作,在2007年那一屆,建制重新取得深水埗區議會控制權,直至現在,希望今屆的選舉劃界,政府不會重施故技,為建制派度身訂做選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