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狙擊反外傭遊行 警方執法粗暴橫蠻

廣告

廣告

昨天「愛護香港力量」發起「反對外傭居港權;全港市民保家園大遊行!」,一群青年人在網上得悉後發起狙擊行動,被警方以鐵腕手段拘捕。

自新任警隊一哥曾偉雄上場,警方對付示威者的手法愈見粗暴,亦動輒大規模拘捕。但昨天警方的手段,是史無前例的惡劣和橫蠻。


出發前已有便衣在港鐵站內監視狙擊青年

未出發,先監控?

狙擊反外傭遊行的示威者在正午十二時於天后港鐵站集合。由於狙擊行動事先已在社交網站張揚,「愛護香港力量」亦已經向警方備案,現場一早部署了約十名便衣警員。警民關係組亦派了一位警員,全日貼身跟隨狙擊青年,直到最後他們到北角警署聲援被捕夥伴。

警方出動便衣監控遊行由來以久,在今年七。一遊行期間,兩名演技拙劣的「臥底」混入堵路人群當中,被現場記者點相。但警方今次的表現未見進步,同樣是找一班戴著耳筒、穿著素色衣服的中年警員擔任「臥底」,他們沿途向同僚通風報訊,讓警方完全掌握青年行動。

狙擊青年在十二時半左右步出港鐵站,「臥底」們立即後隨趕上,狙擊青年在維園泳池旁商討行動細節時仍毫不忌諱地貼身聆聽,直至其中一位青年出聲喝止。在青年聚集點不遠處,亦有多名警員監視。

香港警務處網頁,已清楚寫明「便衣警務人員:執行職務或在行使警察權力時,必須表明身分及出示委任證」。至於警方有沒有權力出動便衣監控遊行?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狙擊青年被警員重重包圍,只有等待被捕

警方拘捕狙擊青年,一個不漏?

在中午一時左右,狙擊青年奔至維園大閘,但警方及時攔截,未有與反外傭遊行人士正面衝突。警方一早部署了超過一百名警員,狙擊青年未能成功突破防線,搶奪鐵馬亦告失敗。衝撞中有3人被警方拘捕,包括一名外藉人士及社民連成員馬雲祺,他雙腳受傷及被鎖上手銬帶走。

雙方對峙期間,警方一邊呼叫「不容擾亂社會秩序」等口號、一邊以鐵馬及人牆收窄防線,將狙擊青年逼到大閘旁的通道。即使中途有示威者嘗試跨越花糟突圍離開,也立即被警員阻止,警方的行動目標明顯是一個不漏地拘捕所有示威者。

此時《獨立媒體》的記者拍攝期間,在場警員要求核對身分,但出示記者證後仍被警員攔阻。

狙擊青年突圍失敗後,集合討論下一步行動。警方此時迅速調動警員從後包圍。狙擊青年發現可爬上維園道行車天橋撤退,警方卻立即將鐵馬推前,截斷唯一退路,非常明顯,就是拘捕全部狙擊青年。最後約有一半人成功攀上天橋,其餘16人被警方以「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拘捕,被送往北角警署。


被禁錮在「公眾人士活動區」的狙擊青年

被禁錮須出示身份證離開

「社會主義行動」昨天亦在維園門外開設街站,反對歧視外傭,亦被警方前後包圍。警員將示威者逐一帶到旁邊的「公眾人士活動區」,反外傭遊行隊伍亦出發前往公民黨總部,但遊行已延誤了一個半小時。

在反外傭遊行隊伍完整離開維園後,警方陸續釋放被困於「公眾人士活動區」的狙擊青年,但須出示身份證登記資料。當中有6人拒絕,最終亦被押至北角警署。

警方執法粗暴橫蠻

自新任警隊一哥曾偉雄上場,警方對付示威者的手法愈見粗暴。在今年初反財政預算案堵路示威開始,展開了一連串打壓示威行動的序幕。

即使在過往半年的警方大規模拘捕行動中,警方至少會警告示威者立即離開,否則才採取拘捕。但昨天警方的行動是完全沒有警告、示威者亦沒有撤離的機會。

昨天警方的行動目標很明確,就是粗暴地利用鐵馬包圍示威者,一個不漏地將他們拘捕。當警方發現狙擊青年冒險爬上維園道天橋,他們亦立即將鐵馬推前,封死所有退路,實在難以想像。所以這是最惡劣的一次拘捕行動。

警方也無故包圍維園門外的「社會主義行動」街站,把人群帶至旁邊的「公眾人士活動區」。但擺街站為甚麼需要出示身份證才可離開?這個「公眾人士活動區」,其實應該叫「公眾人士被捕區」才對。


全日的狙擊行動都被警方阻撓,青年們到達北角警署後才可展示行動主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