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六四特刊:前言——踢走西環

廣告

廣告

文:阿藹

特首選舉爆出了一個梁振英,揭開了中聯辦治港的序幕。

回歸以來,政界一直在說哪個新創辦的功能團體是中聯辦背後支持的,用來種功能組別選舉的票;近年,區議會和立法會直選,全國各地的同鄉會,開始免費安排、甚至貼錢送國內工作和退休港人回港投票選,今年立法會選舉,一場又一場的種票風雲浮上水面 。

此外,政界裡更盛傳西環掌控及積極製造一些重點人物的「醜聞」,在必要時會搬出來作為政治威嚇,譬如說,大律師李志喜為外傭爭取申請居港權的權利,被描述為公民黨的集體決定,再由中聯辦操控的地區團體,在區議會選舉前演出一幕抹黑公民黨的大戲。就連民建聯的曾鈺成,在考慮出選特首時,亦被威嚇要把他參與六七暴動,以及在當中學校長時的賬目揭出來,要他名譽掃地。

面對著這局面,即時的反應難免是要盯著治港班子的政治背景,把地上和地下黨人揪出。輿論對特首辦助理陳冉共青團背景的激烈反應,也可以說是一種反彈。

然而,除了「揭底牌」式的反應外,大家可以如何更有組織地抵制、拒抗西環治港的局面?這是今年獨媒六四特刊希望回應的問題。

首先我們要檢視香港政治的變局,正如陳景輝所指,過去幾年,香港在曾蔭權的治下,透過「公務員」的「中立」和官僚程序,鞏固了既得利益集團和建制精英的位置,進一步邊緣化社會底層,也使社會怨氣日益加重,這些怨氣成為了梁振英奪去唐英年這「富二代」權力的彈藥,也一步一步的把香港帶進類近「中國模式」的「民粹威權專制」時代(詳見陳景輝〈民粹威權梁振英〉一文)。

過去兩個月,為了回應中聯辦和「幹部/黨人」治港的新局面,獨媒的記者四出打聽中聯辦在港的組織工作。謝曉陽找到香港老左派周奕談工聯會的組織、地下黨的潛規則,以及為什麼共產黨不願在香港浮上水面。

此外,九虎和聰頭則接觸了在香港的學生黨幹及中聯辦組織下的學生社團幹部,窺探中聯辦在香港的組織網絡,以及它如何透過這網絡去建立精英梯隊和群眾。當香港出生的八十後、九十後愈來愈難爬上社會階梯往上流時,中聯辦卻搭建了一條直通頂樓的電梯給一些在它庇蔭下成長的菁英。要強調的是,我們不希望讀者對國內來港學生抱有戒心,正如一般的年輕人,他們都在探索與建立自己人生價值之年,中聯辦的組織活動,正正希望他們與本地社會隔絕,在黨國為他們鋪設的階梯上,往前行。相反,我們要製造更多的機會,讓這一些如張銘一樣從國內來港的青年,體驗香港民主自由人權等價值可貴之處,不要視他們如怪物(見張銘〈可以告訴我嗎?我為什麼是怪物?〉)。

此外,不論政圈或民間團體,近年經常圍繞著「地下黨滲透」之說而大鬧分裂,結果原來的統一陣線慢慢瓦解,泛民連爭取普選的五區公投和反替補的拉布戰也無法站在一起。梁慕嫻有關香港地下黨組織一書,雖然明言教協核心組織者中有地下黨成員,然而多年來教協仍然是泛民重要組織,「滲透」之事,似乎離這個組織甚遠,究竟教協是如何反滲透呢?葉蔭聰跟多名教協的核心成員了解當中的運作。

中聯辦的干預自回歸以來愈來愈嚴重,去年李克強訪港,只是把枱底的操作搬上前台。它不單暗地裡在香港組織動員,收集情報,做事遮遮掩掩,以各種各樣的小動作去打壓異己,就連辦公大樓前面的花圃,也是為阻止示威者在門前示威而蓋的(見原人〈荒誕的中聯辦花槽〉一文)。面對此等特務式的暗箱操作,大家就要更公開磊落光明地把位於西環的中聯辦踢走。

中聯辦統戰工作由來已久,香港的媒體老闆,都成為了政協成員,這身份為他們在國內的投資提供了不少方便之處,不過近年在「強國」邏輯下,中聯辦公然干預新聞編採自由,在特首選舉期間《信報》高層收到中聯辦官員的「兇聆」,而《成報》編輯在壓力下,竟然胡亂修改劉銳紹專欄文章的內容和觀點!可見未來香港的媒體和新聞空間將進一步淪陷,如何捍衞香港的公共討論和表達空間,仍然是最迫切的任務,希望大家繼續支持香港獨立媒體的工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