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基督右派的詭辯藝術

廣告

廣告

希特拉是文字魔術師,基督右派更是師承他的「光榮傳統」,要建立它的霸權,當然不可明刀明搶,而是要麻醉一般人的心智,在不知不覺間把宗教議題化成公共議題,把道德問題化成社會問題,引起公衆恐慌,達到它背後的政教合一的目的。

荒謬的是,它如此的手法才正正是令社會不滿的地方,要是如果明光社明擺着它是建基於它所詮釋基督教精神來行事,社會反而可能更容易接受,但是自CUSP一事開始,明光社是極力否定它和基督教有關,因為它是身處「文化戰爭」中,認為只要一提基督教,便會立刻被世俗主義者圍攻致死,敵我分明。

我分析了以下一段時代論壇的報導: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1817&P...

第二段是「反宗教右翼霸權關注組」的訴求,以後每一段都是反駁我們,凡是文章,結論比起首重要,當中的預設了是我們年輕/天真/理想化,有熱情但無智慧,提出的東西狗屁不通,只是受人誤導,所以基督右派要包容我們的愚蠢及不理性,多作溝通,消除誤解。留意一下主調和中共說異見者都是一小撮一小撮被誤導的人有什麼分別?

(朱耀明牧師則慨歎,自己當年爭取興建東區醫院爭取了十年,爭取單身人士可申請公屋則爭取了十五年。參與社運的人,不應只著眼於一時成敗,以為自己的聲音必可改善現況。更成熟的做法應是著眼長遠,想想怎樣能說服別人)

為什麼找朱耀明而不是其他人?
因為朱耀明是支持全民普選人士,不單在教徒中,就是在一般世俗人心目中也是道德高尚的人仕,所以無論說什麼都容易服衆。
相比他爭取普選多年,我們不成熟,朱耀明爭取成功反照我們急於求成,凡事不想清楚後果,只計一時意氣,為踩場而踩場,毫無意義。我們無理,不能有方法長遠說服人,所以才踩場,標籤我們為衝動的年輕人,要同情加可憐,一堆蠢材。

(兩位講員及台下其他參加者均有回應。關啟文對秦晞輝表示欣賞,因他只是中七學生,但已十分關心社會,且勇敢地發起行動。但他認為對方口中所講的「霸權」和「輸送利益」等是用詞過激:「我們沒有司法權力,也沒有警察支援,約局長見面也沒人理睬,如何稱得上霸權?而利益輸送就更是嚴重指控,提出時應列舉具體事例──誰人提供了甚麼利益給誰?」)

「我們沒有司法權力,也沒有警察支援,約局長見面也沒人理睬,如何稱得上霸權?」

一句可圈可點,霸權主義的精綷在於它把自己一切的行為當成是理所當然,反過來說,是不是代表基督右派應該有司法權力,有警察支援,約局長見面也想必須要見面?阿媽是不是女人?

司法權力: 騎劫淫審處/廣官局又如何?
警察支援: 通過淫審處去阻止同性戀電影的展覽
支援警察: 14K衫事件

如果看不見的東西都不可說存在,關博士豈不是否定了基督教中的神?

關啟文對秦晞輝表示欣賞,有3點:
1. 罵人前先讚一讚,對方才會比較容易接受你的批抨;
2. 罵人前先讚一讚,是做給在場的觀衆看,表示自己的風度;
3. 為什麼欣賞秦晞輝天真熱情,關心社會,是為以下攻擊我們「只準自己關心社會,不準基督教徒關心社會」留下伏線,其實他是討厭滋事者的。

政教勾結是無理,無證據,為什麼不列平信徒中廣為流傳的基右和民建聯過從甚密的事,如梁美芬和蘇穎智的事?我們是一班造謠生事的人,沒有證據胡亂罵人。

用詞過激---激進份子,滋事份子,我們打壓宗教自由,但他們聚衆在立法會外罵民意代表,卻又是「溫和地」表達訴求?

宗教右派的標籤是亂扣帽子,我們是不是文革份子,他們不是宗教右派,還有誰是宗教右派?另外,把所有參與2.15遊行的自由派基督徒說成是出走信徒,是不是在扣自由派基督徒根本不是基督徒的帽子?一直以來,基督右派又有沒有扣我們是性解放派,是淫亂派的帽子?

(其他台下人士則認為,教會舉辦集會和參與聽證會,以至學校呼籲學生家長支持一些東西,都是公民社會中的常見方式:「當年也有學校動員學生支持八九民運,這又是否不應該?」至於學校「強迫」家長簽回條,有發言者笑言:「『強迫』的講法完全脫離現實,現在究竟是學校怕家長多些?還是家長怕學校多些?」至於「宗教右派」的標籤,有發言者認為大家不應因立場不同而亂扣帽子,這樣雖能「爭一口氣」,但卻扭曲對話語境,窒礙和平理性的溝通。)

其他台下人士,而不是台上人仕,作者可以肯定沒有台上人仕嗎?
意即我們是孤家寡人,基督右派吾道不孤,回條事件原來只是公民社會中的「常見方式」,另外為什麼特別提89.64呢?

因為此一件事把他們放在道德高地,暗中反駁基督教左派和我們一直的指責: 它和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權的政權勾結,而大部份與會者都不會否定學校應參與此件事件,不過六四大屠殺是中共明明白白的在殺人,把它和淫審及家暴條例等放在一起,是引喻失義;前者不論是基督教徒與否都會齊聲遣責,是世俗道德和宗教道德合流的地方,潛台詞就是後者其實可以代表前者,所以以後的任何事都只用前者好了。

忽略了是事件的本身令世俗道德和宗教道德合流,卻不一定代表它們以後在每一件事上的意見都是一樣;而淫審及家暴條例事件的性質和六四屠殺是差天共地,於是,因此世俗道德和基督右派的「道德」就起了衝突,前者是普世價值,爭取的是全中國的民主和自由,中華民族的前途和未來;後者是在基督教已有的政治特權上爭取「基督教在政治上比其他公民更平等」,我想問作者是不是中國人?配不配稱作中國人?

完全不提回條事件出問題在於它的手法,潛台詞是我們只針對他們關心社會,因為他們是宗教團體,我們打壓宗教團體關心時事,只準自己關心時事,是雙重標準,骨子裏就是反基督教,不容基督右派干政,就是剝削他們的公民權,因為基督教徒和中共一樣,有被逼害心結,因此用此來作動員最有效。

老實說,要是基督教一如時代論壇的社評一樣,大部份/整體都走基督右派的路線,認同它的立場,我當然要反基,因為反基就是反基右,要是沒有基右,反基也反不成。

強迫的例子更是十萬九千里遠,用家長的回應來代替對「他們的手法」的質疑,家長如何處理和校方出回條是兩件邏緝獨立的事,把它們混為一談,是用後果去否定原因;
再者,是它「理所當然」說沒有效果,到底有幾多封回條因此成了反家暴,撐淫審的「民意」,我們無法得悉,作者自己有沒有去查證,還是信口開河?
如果後果可以去否定原因,是不是下次又可以有新花樣,由老師帶領學生在立法會門口「觀賞」,在立法會內作「公民教育」什麼叫家暴條例?在中文堂練習寫投訴信?在美術堂創作嘲刺自由派的漫畫?不如再在公民教育學一下什麼叫「社會運動」及「公民抗命」?

其實更有趣的是,關先生如果和該校沒有任何關係的話,理應由該校自己出來澄清,何用不知情的他人代勞。要是他是剛剛d才知道的,何解詭辯又如此周到?你叫我怎樣相信該校不是受基督右派指使而「自發行動」,這是社會良心還是基督右派的政治動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