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關啟文一天一錯(2)

廣告

廣告

明光社在它的網頁上面寫着:
關注生命倫理,正視社會歪風(好像改了口號,以前不是說傳媒歪風的嗎?)

關注生命倫理,不是和性倫理很接近嗎?因為基督右派視生命中最重要的議題為性,所以生命倫理即是性倫理,而最關性倫理的不就是性文學會?由集的理論去看, 因為明光社的口號包含了性文學會的宗旨,就明光社帶領性文學會實不為過。如果再想深一層,「關注生命倫理,正視社會歪風」,如果生命倫理等如性倫理,社會歪風自然是指性倫理歪曲而做成的社會歪風,例如同性戀,所以不妨直接點說,明光社就是反同性戀組織。

如果我們再看看性文化學會的內容,它一點都沒有研究性文化,最勉強只可以說是關心性文化道德及性文化的倫理關注團體,所以「性文化學會」這個名稱本身已是一個謊話,用意在欺騙香港所有人它是一個學會,即進行研究性文化的學術會議;一如什麼居民協會根本就是由XX的居民組成,而是中共的同路人假XX的居民名義而組成;又如北韓人民民主共和國中明明有「民主」兩字,但居然成了民主專制的怪胎,中共國何嘗不是有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由名稱看來不像是直接民主嗎? 但是,因為它的「民主選舉」並不是公平、公正和公開,所以絕大部份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成員都是中國共產黨人;你還知不知中共國是行「多黨合作制」的國家,當然中國共產黨是絕對絕對絕對的大多數!

所以「性文化學會」之所以「性文化學會」,根本就是為了像明光社一樣,令它看來像學術機構,用來乎合法律中學術機構或學術組織的定義,一如香港民主建港聯盟的名稱是不是看來很像促進香港民主發展的政治組織?(Democracy According to Beijing)

「性文化學會」不要當各位都是學術的白痴,如果真是學術機構,它有什麼原創研究是登在權威的性文化期刊?它在研究什麼呢?在研究性文化的學術界有什麼地位呢?它提出了什麼理論框架去分析香港/中共國/中國各朝歷代的性文化呢?有什麼國家及大學承認它為學術機構?而學術機構,本身一定是有正有反,有內部的辯論才可算有學術研究,一如阿里士多德和柏拉圖的辯論,但觀乎它發表的文章,全部意見都是相當一致的,我完全看不到任何內部爭辯,不同意見用舉實例、科學方法及研究去支持它的理論,如此還算不算上學術機構呢?

更有趣的是,不是學術機構不可以就如學術自由及重大社會事件登報聯署,一如獅子山學會擺明就是推廣自由經濟思想的組織,但所有人有目共睹的是,這個所謂學術機構,似乎唯一做的就是不停和明光社在報紙頭版登聯署聲明,例如要求香港特區政府踐踏同性戀者性交的權利,我想問同性戀者性交是否合法又和性文化有什麼關係呢?是不是同性戀者的性交方式在性文心目中其實只是一種有害的性文化,會導致公共衛生危機呢?換句話說,超級智力的性文人仕關啟文搏士以為,同性戀者的性交方式是一種文化風氣,可以籍傳媒來傳染其他異性戀者呢?如此的學術理論,把同性戀者的性交方式和同性戀切割,一如異性戀和異性戀的性交方式可以完全分割,再用同性戀的方式來性交,果然是世界學術界首創! 為什麼關搏士不說性和愛也可以完全分割,政治經濟也可以完全分開,政治和宗教亦可以完全分開?

連自己的名稱都是不盡不實的人,你叫我有什麼理由去接納他的說話?

再者,任何明眼人都可以看到,因為明光社自蘇穎智的甘句後成了基督右派的負資產,所以它便不得不求和,要道歉,但是如果自己是對何須道歉?既然依性文所言, 反宗教右翼霸權組織是完全誤解了明光社的行為,為什麼它自己不走出來澄清?是不是,一方面要保持明光社有誠意向世俗社會求和的印象,一方面又借性文之手向代表世俗社會利益的反宗教右翼霸權組織宣戰?這和美國借北方聯盟打阿富汗前政府有什麼分別?明光社還不是繼續向公民社會的核心價值宣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