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幸災樂禍的素材

廣告

廣告

「家暴條例保障同志,大學生變性奴,香港多好多養鴨一族」?

為何蘇穎智牧師能以這種上綱上線、簡化了的因果必然關係,「預言」出這個畫面?

耶經不是說人不可能是先知的嗎?還是他以為自己是神?

條例果然是塊照妖鏡,明明是要保障家庭暴力,但結果往往被說到萬丈遠去,未做咨詢,從來不見關心,條例出台了,就來「捍衝他們的家庭價值」,哪別人的「家庭」呢?

事實上,現有法例尚有保障沒有婚姻關係的同居異性戀人,為何從來不見基督教的人員著眼於此?

如果要照耶經做人,著眼點應該放在這裡才是,只是反對男女同居,必然難在世俗得到迴響,無人共鳴,並不化算。

為反對而反對的人,原來他們的立場都是有得走盞,道德準繩還是能任由自己去調校鬆緊,一如為了選票才做好事,甚至立場都能左搖右擺的梁美芬議員。

想要大片市場份額,道德立場當然可以盤算出來,最容易做到的第一步,當然是將同志妖魔化了。

每當有愛滋感染人數之類的報道,必然成為基督教反對同性戀的素材,但基督教從牧師到教友,有多少人曾去關顧過這「帶罪的」一群?一如他們從來對性工作者都是零關心,也許,蘇哥不嫌棄妓女這也不過是個虛構的故事。

我不認為同性戀有理由給人逼埋牆角被邊沿化,可是牧師和教徒們的技倆卻只有這些──不是打破偏見壁壘,而是走去譁眾取寵,讓同志更惹人討厭,手段之一是在各個反同性戀的場合都端出如愛滋病、腸道疾病這類「數據」。

說基督教會內的上上下下都很暴力,只因我見不到基督徒有善待他們口口聲聲「是錯」和「有罪」的一群,暴力在於粗暴地將愛心倒行逆施。

愛滋病感染人數上升絕不會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教會有為此做過些甚麼?立場又是甚麼?

難道,這些「數據」真的「給同志運動團體和支持同性戀的人士當頭棒喝」了?

在現代社會講求對不同族群、殘障人士甚至愛滋病患者作出多一點關顧、關愛,但令人失望的是,這些自命神聖的「人」從沒想過關愛這些族群,只是一味的強調,甚至說這是甚麼因果報應活該等等。

或許這只是教會內個別人士的修養問題,但本人還是不明白,何以一個口口聲聲經常講愛的宗教,一些教徒牧師等等,言行和心態可以這樣狠毒、這樣涼薄。

請問基督徒是否只有危言聳聽才能將他們的立場強加於人?無論點到此,可真悲哀。通過家暴條例便多了人染愛滋?作為一個有良知和愛心的人, 絕對不會這樣混淆視聽和無限上崗。

也豈容這些壞掉心腸的牧師和教徒對不幸的人幸災樂禍,在其傷口灑鹽、沾沾自喜?

P.S. 有個叫浪濤的人,甚至在他的雅虎網誌將同性戀等同亂倫人獸交,並對同志口誅筆伐惡意中傷,本人曾試圖回覆並指出他的不知所謂,結果我成為他黑名單的一員,我想,如果道理是過得自己過得人,一定能站得住腳,哪怕別人的不同觀點角度?

如果是怕別人不尊重自己,自己也得將心彼己,別人只是不能在你的網誌留言,任你多喜歡自己呃自己和精神自瀆,世界每天仍是在轉,繼續多元而百花齊放。

文︰DAI ADOR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