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隔空回應基督徒︰無的放矢真可恥!

廣告

廣告

對於筆戰,本人其實沒有興趣,深信只要基於事實而又成理,沒有一個人是不應被尊重的,然而,見到有人生安白造企圖砌詞狡辯,肆意混淆視聽,以這種技倆去爬上道德高地,對於這種壞鬼神學,本人實在不吐不快。

面對指摘,希望浪濤先生不要再混淆視聽和狗屁不通了!

對於一個自命神聖、口口聲聲自己是基督徒的人,相信任誰人都會期望他擁有更高的道德檔次,然而,要是浪濤先生自命「神的兒女」,我真的不知道天邊那位做老豆的,會否願意承認自己收養了這個敗家兒。

無的放矢砌詞陷人於不義的行為,我不知道這是否教會指派你去做,但顯然你們這套絕非愛心。我必須要聲明一點,我從來沒有說過支持亂倫,由於出自本人的留言都被浪濤先生全數刪去,所以我和所有人都不知你是「根據甚麼留言紀錄」去無的放矢。

對於你這壞榜樣說的每句話,我們都樂於為你存檔,因為右基像你,對任何人來說無疑都是很「好」的「見證」;浪濤先生,閣下口口聲聲自己被人曲解,但偏偏有網友卻「剪存」了你那狗口曾經說過但之後乘別人不知而被你老哥自行刪去那「被曲解的說話」。

或者你這個人講過說話愛不算數,閣下要自欺欺人是沒有問題的,不過不能面對自己的人是可憐的!

我不反對人獸交,在於兩者有著同等的文明、思想和溝通能力這些大前題下,相對來說,在教會內發生的,顯然不是人獸交,因為這些神職人員以及包庇他們的教會上下,乃禽獸都不如。

可是,觀乎浪濤先生擺出極其涼薄的「童年陰影論」,可憐每一位苦主都會被他不屑一顧。

關顧弱勢並不關乎是信哪一個神,關愛每一位苦主乃基於良知、大愛,試問,蕭芳芳女士是否又一定要基於自己有「童年陰影」才能為護苗行動發動、發聲、發光、發熱、發亮?

我們當然理解,這些宗教狂熱份子已經病入膏膚,所以才不分青紅皂白,將神職人員搞細路這些大事大非問題淡化得一乾二凈,但浪濤先生,身為基督徒居然是這種嘴臉,你不覺得羞恥嗎?

後話︰

且慢!這叫類比法?一如網友同感,也從下面的擷圖可見,浪濤先生曾經發表過這種言論,我不知道浪濤先生是否以為這樣撒一下野就能轉移視線,可是手法卻很低手──這種所謂的「類比」當然談不上是「分析同性戀、亂倫和人獸交」。

刻意到此,也技窮到此,只見閣下早有混淆視聽的企圖。相信任誰人,無論他是否讀過「語文分析」都會清楚這是屬於假分析,還是僅僅將人獸交、亂倫跟同性戀去相題並論。

或許閣下事後都有感自打嘴巴,所以才不得已移走自己的「豪情偉論」吧?不過,你著實不用這樣做,因為你是一個怎樣的人,我們都很清楚,難道,你真是天真到以為你的舉措沒人留意,無人知道你在「講過唔算數」嗎?

就正如《我不反對人獸交》一文和「中大學生報」事件被人陷於不義一樣,壞腦的基督徒每愛無限上綱,並生安白造出很多指控,但不是你說一兩句別人就足以被你抹黑吧?

我所以被封禁,無非是得罪了你們這些「自以為高高在上」的人罷了,反正事實和編輯都有紀錄 (最少不像你的網誌,刪了文封了別人然後隨你怎樣數落誹謗都可以),若有朋友願意花時間去看清楚箇中來龍去脈,一定知道誰是誰非──如果網友們有意暸解本人何以先後被該兩個地方封禁,本人絕對歡迎大家自去閱讀和了解相關的條目和對話頁,自行意會。

畢竟這是逾半年的風波,支節也多,斷沒可能用一兩句就能評價一個人,難道,浪濤先生以為這樣用一兩句再附個連結,就足以「證明」我「不是一個好人」,話不可信?

那麼,按照浪濤先生這種單元思想,被拒返大陸、在澳門不能入境的議員們就沒有一個是好人了!

在此,我必須寄語一些不知就裡,或者是想要廣攬道聽途說之徒支援自己,營造出「曬馬」場面的人,無意了解事實的全部就無謂舉出這種虛偽的道德旗幟。

說穿了,那兩片地方的運作,其實一如浪濤先生的部落格,同樣被公器私用的人騎劫著,不能容納和自己相對的不同意見,結果不是刪文、封禁,就是將別人列做黑名單。

這也能解釋為何浪濤先生能夠大大聲指出本人被兩個地方先後封禁,但對他的弟兄──妙詩人做出種種不當舉措、不欲溝通、封禁異已等行為隻字不提,要是有網民對此多提一句,就以砍文落閘伺候。

別人對你的指摘,恐怕不容浪濤先生抵賴,不要以為出言不遜之後陰濕地移除留言 (無論是別人的還是你自己的) 就能當沒事發生,也不要以為將別人妖魔化就能蓋過自己的問題所在。

同時,閣下抹黑他人的手段實在非常低俗,任你開口埋口「我係基督徒」,人格擺出來如是這樣卑劣,賤格如此實在神憎鬼厭。

自己的問題,自己不能面對,還要諉過於人,基督徒囉喎……

文︰DAI ADOR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