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轉載:一件小事(2)

廣告

廣告

(轉載自: http://euler.truthbible.net/index.php?entry=entry080803-213831)
(香港的變化,見微知顯! 其實如果把Buck譯為炸彈則後面的not happening要怎處理? not happening因為是「不發生」,因此連語意都被取消了!烏呼哀哉!)

你們都知網上流傳「北京奧運出問題及2008年中共變天」得很厲害,因此我寫了這篇東西, 順帶傳了一個URL及一句「Now, I guess I could put a thousand bucks on Beijing Olympic not happening.」即中文的「我和你輸賭1000美元北京奧運不發生」給我一位朋友,誰知今天早上收到他的一個電話,說我是為政治而瘋狂、無人性、走火入魔,因為我朋友和大陸有生意往來,但怕被人知道我在搞反動,而他會因此被「文革」式清算。一來,他因為恐慌,又不太懂英文,所以想我必是沒有一句好話,因此把「Bucks」想成了是炸彈,所以他說我不要害他一家五口!

一: 他是因為什麼而被清算呢? 因為看了一篇說北京奧運頭頭踫着黑的文篇(是事實!),再加我幾句冷嘲熱諷?原來看反動文章,有反動思想就是有罪,不可以和中共國的商人做生意,怪不得他只看東方日報了。(我知其實他不是因為政治理由而轉看東方日報的) 如此的說法,在慣於政治鬥爭的中共國也是奇事,是不是寫的人有罪而看的人無罪呢? 否則大紀元日報/BBC/CNN/美國之音天天導致中共國數以十萬的人坐牢了,看/寫蘋果日報的人最好不要番大陸公幹,小心被人批鬥! 一個普普通通的香港人,為了糊口及中共的所謂「中國盛世」,竟然可以甘願降格為奴,想主人所想,怕主人所怕,香港人是不是淪落成如此?是不是再過十年,我們連自己人的說話中,都要天天三呼中共萬歲才可以在香港生存?如此的香港,如此的中共盛世!

二. 另外的是,當我的文章真的是在煽動革中共的命,革命是一個理性的決定,而不是今天忽然心情不好,是故想去革命了;因此是如何的瘋狂、無人性、走火入魔麼? 是不是毛澤東要革中華民國的命是瘋狂、無人性、走火入魔呢?是不是洪秀全要革清朝的命是瘋狂、無人性、走火入魔呢?是不是孫中山要革清朝的命是瘋狂、無人性、走火入魔呢?由瘋狂、無人性、走火入魔的人革的命,會成功是奇蹟,即使成功了恐怕出現的是另一個獨裁恐佈政權吧?到底是革命者瘋狂、無人性、走火入魔呢?還是被革命的政權瘋狂、無人性、走火入魔?是不是革命者被當權者稱為瘋狂、無人性、走火入魔,因此革命者就是革命者瘋狂、無人性、走火入魔呢?

我看到的是泛道德主義思考的恐懼和對中共國文化大革命的陰影如Panic attack一樣的發作,當如此的人一陷於由泛道德主義思考而引起的政治恐慌時,則什麼英文文法/語義學及幽默感都失去了,實則上,李柱銘最近的「抵制奧運風波」、沙朗史東的「四川地震活該(Karma)論」都是犯了基本上的語義學上的錯誤,和文化大革命時把「一個管紅、一個管白」因此白的是在搞反動(批鬥華國鋒)的「邏緝」大同小異。
如 此恐佈的香港,如此恐佈的北京奧運,如此恐佈的中共政府,怪不得自中共成以來,反共成了一個有代表性的名詞,反共既有「亂臣賊子」的含意,亦有依自己良心不滿中共所作所為不合道德的光環,如此算來,中共是任何一個正常的人不反不可的東西,怪不得全天下都在反共了。撐中共者,都是為了名利出賣理性、良心的人!

How can we live like that? Can we still call ourselves human bei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