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立場媒體與民粹社會的雙倍可怖

廣告

廣告

明報記者覃純健為「賣帽少女」去貼金,收到社會很大迴響;但在同一份報紙,卻只以「超過一百人」去報道「215反宗教霸權」的遊行。

商業二台的陳強,繼《明報》等媒體再要為「賣帽少女」強出頭,再為這個「問題少女」講好說話,這個「乖女」結果「更多人讚」。

在六四集會之後,這位被冠以「好成熟」的電台主持人將「維園集會幾萬人」說成是「代表全香港人」,甚至與不同意他的人於其官方討論區發生罵戰。

以上種種經過精心「策劃」的新聞「故事」,甫一曝光,迴響都很大,猶其是那位電台節目主持人,在他的官方討論區受到粉絲的力撐,而那「賣帽少女」的博客亦同樣旺場,留言的都是為撐而撐的粉絲。

可是,當主流和網上媒體,被如此這般水準、欠缺傳理認知的人騎劫著,我們的社會真的能夠做到百花齊放,各家爭鳴嗎?

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被罷免一事,也很吊詭。

有關陳同學於當日的發言,大家可以輕易在youtube找到 (不提供連結,你們就自己去找找看),陳同學主要提出的前題是「學生是否都可以有更好的處理手法」,只是提出問題,就被批鬥做「淡化屠城責任」。

在所謂的言論自由下,於校園內說出自己對六四的意見,提出疑問的陳同學最後被陳巧文等人提出罷免,但因為這則新聞太火紅,就是沒有看過那場討論的人都會認定陳一諤「就是淡化屠城責任」,結果他很容易就下台了。

在社會上所謂的「大思潮」下,你見得到社會有何理性可言?大事大非的事,不容我們忘記,但看來我們身處的已經是個淪落為輿論主導的崎形社會。

有時會想,新聞自由也會做出反效果來,就說現在,主導新聞或節目內容的所謂傳媒人不少都沒有水準,個別媒體處理過去幾件新聞的手法,令我很困惑,但諷刺的是我們的未來棟樑──一群九十年代出生的青少年原來是這樣民粹,但卻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媒體給他甚麼,便吃甚麼。

這個年紀的未成年少男少女,最易騙,你看那陳強的版,便會知道,但要問那裡的妹子甚麼是六四,甚麼是版權法,她們的答案會幼稚得可笑 (也可悲)。

後記︰

有必要在文後來兩點聲明,因為這世上不只有讀寫障礙的人,亦有愛抽取片語斷章取義的八婆。

本人是支持平反六四的!當時的當權者、決策人定當要負起屠城責任,但我認為學生們亦不能置身事外,要反對這說法的人,我會覺得你們激情過剩,理智欠奉!

本人是堅決反對將鄭金鈴神化做一個「青少年的榜樣」的!你看看陳強叫我們「不要再提鄭金鈴」之後,鄭金鈴還是一派氣焰,將自己的問題都交給別人 ( 參見其博客與網民互動 ),你還可以給這個妹子甚麼善意推定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