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記十一遊行:警察,你們在做甚麼?支聯會,你們到哪兒去了?

廣告
記十一遊行:警察,你們在做甚麼?支聯會,你們到哪兒去了?

廣告

十月一日,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數百人選擇參加支聯會主辦的爭取中國人權遊行,在下午三時許由遮打道出發,終點是西營盤干諾道西中聯辦門外。對不少沒有提早離隊的遊行人士來說,這次示威相信是百般滋味在心頭。事緣在示威結束時所發生的連串衝突,帶出了三個問題:一、為何警方要無理打壓香港市民的表達意見自由?二、警方為何要在不必要的情況下,不先發警告便向示威人士施以武力?三、支聯會大老們究竟如何看待示威民眾?

〈以下內容主要根據筆者在現場觀察寫成。歡迎其它在場人士補充,讓大眾了解當時的情況。尤其是就沒有爬上車頂的兩位被捕者──陶君行和另一名示威人士──的被捕過程,筆者特別希望有人詳細描述。〉

警方打壓表達意見自由

由中環走到西營盤,一路相安無事。但當殿後的長毛等社民連/四五行動成員準備將棺材送到中聯辦正門時,一場警民衝突宣告展開。當時,大部分示威者都已經圍繞中聯辦走了一個圈。當回到干諾道西中聯辦正門附近時卻發現警方正在阻止示威者抬棺材到中聯辦門口,於是不少遊行人士齊心高喊「開路」等口號。由於警方堅持不讓棺材通過,最後示威者便強行闖關,以捍衛自己的示威自由。

然而,警方顯然不單只是希望將棺材拒於中聯辦門外。在爭持期間,警方似乎有意從示威者手中搶走棺材,或者索性破壞棺材。最後,棺材被「肢解」了。示威者本想將棺材帶到中聯辦正門前以表達訴求,但就是在這情況下,他們的財物被破壞了,自由也被剝奪了。

陶君行被捕與劉山青「登頂」

當這一邊廂的衝撞平息之際,傳來了陶君行被捕的消息。於是大伙兒衝到陶君行所在的警車旁要求警方放人。社運健將古思堯即時爬上該警車的擋風玻璃前,擺明車馬要阻止警車開走。經警方勸輸後,古思堯始回到路面上。當時在中聯辦門外的行車線有四輛警車。由於陶君行身在的警車是由西向東數過來第三輛。換言之,該車前後被兩輛警車「夾擊」者,要開走也非易事。

後來劉山青更率先爬上警車車頂,一邊聲援陶君行一邊聲討中共政權。之後一位據說名為Simon Lee的示威者亦登上警車車頂。但這不代表場面已由示威者控制,因為同時在警車旁邊,警方已經基本上控制局勢。警方的人鏈陣已經將大部分示威者和警車分隔起來。

另一次激烈推撞

另一場衝突很快就在第四輛警車後開始。當時有示威者見有警察準備駛走該警車〈在場民眾不肯定讓車是否有其它被捕人士〉,於是便圍攏在該警車的後方,以阻止警車離開。在場警員見狀便企圖將人群驅趕回行人路上。當群眾堅持不退讓之際,警員便用人鏈陣撞擊在場人士。簡單來說,就是要將示威者撞到行人路上。混亂中不少站在第一線的示威者倒地。藉著優勢警力,警員完成他們的任務,該警車成功駛離現場。

示威者圍在警車希望讓它不能離去,大概也預料得到會被警方衝撞。但是,之後的一次警察衝擊示威者事件卻是在分示威者毫無防備下出現的。當時大部分仍未離去的示威者也被趕上到行人路。警方也有足夠警力讓示威者不能接近第三輛〈即劉山青和Simon Lee腳下的〉警車。假如警方當時要維持所謂的「社會秩序」,其實只需要設法將劉山青和Simon Lee抓回地面便行。

無恥!無恥!太無恥!

可是,警方卻在此時在沒有一聲警告的情況下,派出最少兩條人鏈陣由馬路衝上行人路。香港市民在鬧市的行人路上突然被警察撞擊!這是甚麼世界?難道在行人路上逗留也是犯法嗎?沒有人告訴過我們站在行人路上是阻差辦公。究竟,警方憑甚麼在這個時候對身處行人路上的市民行使武力?

由於現場的行人路極為狹窄,不少示威者都被壓到設置在行人路上的鐵馬上。混亂中有示威者的私人物品因而損毀,亦有人受了輕傷。沒有人因為這次警方的衝擊行動而嚴重受傷已算萬幸。警方這一次突襲,除了讓仍在現場的民眾被分開成兩批,更奪走了市民使用行人路的權利。

在這一次衝擊後,筆者在與其它人高呼了一輪口號譴責警方後便離開了現場。因此,之後現場的局勢發展就需要其它堅守到最後的同志補充一下。但當晚上筆者回到家中與其它有到場的朋友傾談時,卻不約而同對遊行的主辦單位支聯會頗有微言。

支聯會到哪兒去了?

首先,當長毛等人為了棺材的問題與警方爭拗時,主辦單位並沒有捍衛示威者的表達意見自由。負責帶領群眾喊口號的李卓人初時呼籲示威者多圍繞中聯辦走一個圈。但這建議不但即時被長毛駁斥,部分群眾亦無法認同,因為示威者認為再多繞一個圈將不可能返回干諾道西去支援長毛等人。最後,李卓人才改變了說法,叫想在中聯辦門外綁黑絲帶的人上前綁絲帶,想支援長毛等人的人則留在現場。

支聯會是爭取中國民主的團體,今次舉辦遊行也是要爭取中國人的人權。那麼,為何當有示威者的人權和自由被無理限制時,支聯會不鋌身而出維護,反而似乎傾向讓示威「和諧」地結束?筆者絕非在質疑支聯會的存在或工作的價值。但這是否意味著,對支聯會來說,其工作的重點是放在相對「軟性」的民主教育方面,而對跟不合理的公權力直接抗爭興趣缺缺?

另一方面,當棺材損壞後,支聯會一眾大老也很快地不見蹤影。原本在中聯辦門外扮演遊行總指揮角色的李卓人,也好像已經離開了現場,丟下未有離去的示威者不顧。但當時留守的示威者其實都是來參加支聯會遊行的人,因為在遊行的終點目擊了警察打壓表達自由的不當行為而與公權力抗爭,最後更因此被警方以武力對待。在警民對立情緒升高之際,作為主辦單位的支聯會是否有道德責任盡力保護示威者的安危,或者嘗試勸喻在場示威人士保持行動一致?

大家來參加遊行的人都是來支持支聯會的活動,但支聯會的指揮車和多名大老卻在示威未「真正結束」前離開現場。難怪有一位首次參加示威的朋友用了三個字去形容其心情。這三個字是甚麼?「趙完鬆」。

十一示威警方濫用暴力苦主召集處
【影片】長毛與李卓人就棺材問題持不同意見
【影片】支聯會常委長毛在示威後對支聯會常委表達不滿
【民間報導】陳巧文:獨裁中國60年 ,共產黨於香港警察協助下又勝一仗
【民間報導】Genius﹕十一遊行 警察無恥

圖片: eric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