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團結一致 我城表態 ── 一個八十四萬票的策略

廣告

廣告

先承認,打從開始,我便不贊成「五區總辭,變相公投」。

政治本來就要考慮效果。先不論推動「變相公投」的勝算,即使泛民以完美姿態勝出,但對於推動我城民主發展的作用仍是不大。縱然掌握大部分港人的民意,我城最基進的政治參與者亦不可能脅民意而「揭竿起義」。到時候,聰明一點的政府,只需要拿出櫃桶底那套「多點民主」的方案,配合大部分和諧傳媒的唱和,就可以輕易魚目混珠,「循序漸進」。倘若政府的回應依舊笨拙,亦不過是在吵吵鬧鬧中重複2005年政改方案原地踏步。

成功的效果成疑,但失敗的後果卻影響深遠。選舉總要冒風險的,尤其是參與者均知道「變相公投」現實上只是一場立法會補選,即使泛民主派不斷強調是「投議題,不是投人」,但如此複雜的政治策略加上可見的傳媒取向,能否說服支持市民最多不過五五之數。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屆時我城的民主運動將如何繼續下去?我們真的去到一個需要進行一場沒有退路的政治運動的時刻嗎?

誠然,霸王上弓之局已成,公社兩黨辭職信已遞,支持民主的市民即使不願意,遊戲已經開始。民建聯和自由黨等建制派不參與其事已是必然,即使他們對這條誘餌如何垂涎,背後操盤者亦不會愚蠢得趟這場渾水,協助推高整場選舉的投票率。按往年的立法會選舉情況猜想,將會有一些光怪陸離的候選人、打著「理性民主派」的旗號與「總辭五子」對疊。但即使五子均能鬧劇般重返議會,但到時即使高喊勝利,也不過回復一如過往的「精神勝利法」而已。

「沒有失敗的可能,豈能稱得上成功」──向公社二黨進言

公社二黨為他們的成功下了如此定義:將五區的得票數目加起來,支持該五名議員的票數過半,則為勝。事實上,對政治有一點認識的市民,亦看得到公社二黨的取巧之處,在於他們刻意漠視投票率這關鍵。

無疑,孤掌難鳴。投票率不是公社二黨單方面可以催谷。但即使建制派並不參與其中,公社二黨又是否不能獲得過半數香港選民的支持呢?

參考選舉事務處的資料,2009年登記選民人數為3,373,342 (註1),要達到五成投票率則需要1,686,671票,要勝出這有五成選民參與的選舉,則需要843,335.5票。

公社二黨獨力要推高整體投票率,實乃不能。但若果以此標準訂下一個「客觀」的目標,則只視乎他們為與不為。正如上文所言,要獲得上述票數絕非易事,但經驗告訴我們這亦不是毫無可能。讓我們將時間推回2004要立法會選舉。當年的投票率創我城新高,達55.64%,總投票人數為1,784,406 (註2)。細讀選舉數字,泛民主派的得票總數為1,079,878 (註3)。 誠然,選民能否「過戶」當然不能寫包單,但既然已經冒上總辭的風險,也沒理由反過來訂下一個「只會成功不會失敗」的目標吧?

倘若公社二黨要立此目標,亦應在正式進行立法會補選提名前提出,迫使建制派政黨面對此一挑戰。始終,上述的八十四萬票策略,仍涉及較複雜的運算,勝果並不容易運用,建制派亦必然會稱社會仍有七成半選民反對議題。即使講道理確能講得通,但一切仍不及將建制派拉入選戰般直接了當。並且,若能換取建制派參與,公社兩黨不妨大方一點,將「變相公投」、「公投」、「起義」、「解放」等等所謂挑釁性字眼收回。始終,這場運動的目標只有一個:讓我城市民以一人一票的方式,就普選表態,亦能迫使建制派重新交待拒絕參選的原因。

「重整政治光譜定位,團結中間派」──向泛民中間派進言

泛民中間派打從開始就不願參與這場運動。事實上該黨自我城有選舉以來,積極參與,在有限的建制空間中爭取有限的影響力,無疑是我城要和平順利地步向民主的正確策略。議席本來就是泛民中間派的政治資本,既是包狀,亦為責任。堅持入參與辭職的行列,實與他們在政治光譜的位置吻合,理所當然。

時至今日,五區總辭之勢已成,選舉亦必定會如期。泛民中間派倘若再反對總辭,只會令公眾焦點轉向泛民的分裂,惹人奚落之餘,更甚是令一班支持民主但對總辭保留的中間派選民進退失據。若這班中流抵柱在今次選舉中冷眼旁觀,日後的選舉亦大有可能因為失望而白白流失。

與其採取含糊的中立,泛民中間派何不震臂一呼,呼籲中間派的選民參與在今次選舉?就正如當年奧巴馬和希拉利在黨內選舉時鬥生鬥死,但拍板後希拉利不也立即呼籲她的支持者轉而支持奧巴馬嗎?民主黨倘若能打著「求同存異」的旗號,團結中間派的選民參與是次運動,幾乎是一盤「有賺冇蝕」的生意。

事實上,時至今日,社民連與公民黨已經選擇了一條更基進的道路,泛民中間派實在亦不可能再得到那班熱切支持者的支持。但正確的民主道路,我們不是更應如此嗎?有些政黨代表光譜中較基進的民眾,有些政黨則採取傾向中間的立場。當年公民黨的成立,由於兩者立場相近,現實上威脅民主黨的影響力,促使民主黨和前綫的合併。但如今公民黨的新定位反而成為了民主黨以及一眾立場較溫和者的契機。倘若我們相信民眾在政治光譜的劃分上仍以「鐘形曲線(bell shape)」分佈,即使失卻部分基進的支持者,但卻能讓民主黨等重新向公眾確認他們的政治路向,吸引中間派的支持者,不啻能擴大整體民主派的力量。

「我城實在承擔不起這場民主運動的失敗」──向司徒華進言

這一段,並不容易執筆。政治是骯髒的,如果鞭屍三百能達到目的,狠心的政客理應毫不猶豫拿起鐵鏟。

就如當年阿扁肚皮上的子彈,哀兵的影響力不容忽視。當聽到華叔的健康情況,眾人心情理應沉重,再思策略顯得冷酷無情。但是,人生自古誰無死?華叔花其人生的大部分時間,投放在我城的民主路上,我想,即使反對他的人亦難以無絲毫動容。他那道德高位可說在我城無出其右。雖然我仍不覺得總辭就是一個好方法,但我仍真心相信我城實在承擔不起這場民主運動的失敗。華叔,你又是如此想嗎?你又願意站出幫助我城不致陷入這場民主運動的失敗困局嗎?

------
註1: http://www.voterregistration.gov.hk/chi/statistic20091.html#1
註2: http://www.elections.gov.hk/elections/legco2004/tc_chi/turnout/tt_gc_ove...
註3: http://www.elections.gov.hk/elections/legco2004/tc_chi/results/rs_gc_ove...
港島名單:
曾健成 : 5313
楊森 : 131788
余若薇 : 73844
九龍西
馮檢基 : 46649
劉千石 : 43460
涂謹申 : 60539
廖成利 : 13452
九龍東
李華明 : 56462
鄭經翰 : 73479
梁家傑 : 56175
新界西
陳偉業 : 56278
李永達 : 62500
何俊仁 : 62342
梁耀忠 : 59033
李卓人 : 45725
新界東
梁國雄 : 60925
鄭家富 : 168833
黃宏發 : 2308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