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到車公廟求籤過後

到車公廟求籤過後
廣告

廣告

本來沒有打算在求籤活動過後寫一篇文章去記錄及回顧的,可是在剛溫書的途中收到一個電話,觸動我的神經線,記下這一天。

我,是活動前一晚才決定去參與的,到年初二去到集合的地點才知道活動的流程。我,是很臨時性的。臨時被陳景輝選中去求籤、臨時才知道求籤過後還要面對傳媒的訪問。糊里糊塗的被傳媒標籤了為「80後反高鐵青年代表」,雖然我是如此的臨時,但我清楚自己在做甚麼。

我,為香港家園求了一枝下籤,74籤。請留意,是「為香港」而不是「代表香港」求籤,當中的分野,我想有常識的人會明白的,每個人也可以為香港為其他人求籤,為什麼我們不能?在求完籤後大家便忙著上網解籤,選擇自行解籤而不找解籤師傅解籤,原因陳景輝已向傳媒解釋了,而且,自行解籤的爭論是否在於我們一直太依賴解籤師傅?而且相信與否在乎心中的念。

另,有說法劉皇發提早離場是為了避免被「80後反高鐵青年」衝擊。事實是,我們都知道劉皇發求籤的時間,亦知道車公廟裡的廟祝等人都獲悉我們的行動,是我們為了避免衝突,才選擇待劉皇發離開後去求籤的。我們一眾人九點多已在車公廟港鐵站集合,要是存心引發衝突,早就走了過去車公廟。對於整個行動,我的看法就是make a sound,早說過反高鐵運動不會隨著撥款通過而終結,這只是一個開始。

自行解籤過後,我依照著franky他們給我的資料告訴傳媒,發表過後開始有傳媒發問,老實說,我是有點慌,幸好家駒sir(另一名求籤者鄭家駒)幫我及時解圍。待我發表過後,然後是華欣(區華欣)及家駒sir向傳媒解釋他們的籤文,分別是求財運(香港的基層)及失物(香港人的理想)。看回電視訪問的片段,我是察覺自己說得較混亂及騰雞的,但幸好,也叫做不過不失吧。而且「凡事待遲」也讓我表達了我們應該去反思香港的發展方向、步伐及菜園村應否遷拆的問題。

我知道這活動完結後網上的罵聲四起,「80後不代表香港人」、「80後只為做show博出名」,嗯,對於這些批評,我接受,沒有了前陣子的怨氣及不滿他們的不了解,我明白,不可能討好全世界,我不是殺人放火做傷天害理的事,無悔便可以了。

因為我求得下籤而被電視台focus了,那一天,收到很多朋友的來電及訊息,說看見我上電視了,誇張程度是連我內地的親戚也致電給我媽。而今日收到的一個電話,是學校附近的青少年中心的社工昌sir致電給我,因曾參與該中心的活動及我上年在校所屬的組織與該中心有接觸而認識的。聊了一會兒,昌sir告訴我,說他中心的90後義工團隊有興趣接觸其後的反高鐵活動,亦希望能跟反高鐵青年或菜園村關注組做訪問及認識一下,昌sir亦說他跟他的義工隊會於元宵當日去菜園村的「菜園村愛你一萬年」活動。

掛線後,思緒起伏,忍不住放下課本偷閒寫這一篇文章。對於這群90後義工團隊,聽昌sir說大多是中四學生,雖早就知道在千人合照怒撐菜園村及包圍立法會等有很多90後年輕的面孔,但再次聽到,仍然感到很鼓舞。鼓舞的不是他們對於高鐵興建與否的立場,而是那顆關心社會的心,肯就一個社會議題去了解、去走訪、去聆聽,可能最後立場不同,但他們畢竟願意親身走訪菜園村,而不是道聽途說才作決定及判斷,這一顆心,已值得我們去珍惜。

我這個90後看著一班比我更嫩的90後,看到他們關心社會,不只是為了應付學校的通識科,我很感動。早在去年七月參加菜園村導賞團時看到中學生的參與,已認為下一代仍有希望,到今天,我仍然相信,我們的下一代,是有希望的。家駒sir,我希望,能有更多像你這讓的老師。

別讓我們那顆關懷社會的心,被現實所磨滅,變得冷漠、犬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