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夢: 深培學校監獄

廣告

廣告

我今次又成了「逃」的男主角Scofield,不過監獄說起來十分感覺像學校,大慨是劉皇夫小學及深培中學的混合體,這時我在操場,不知是上體育課還是在訓練囚犯,因為第一個訓練是由鐵絲網底下爬過來操場,似乎有意侮辱他們,但不知是不是獄卒良心發現,還是在故佈疑陣,就就這本來不是供人爬進來的,說來又好像是我們自己要選擇進來,之後發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責任,不能怪他們,都是我們自己辛苦自己。而不知是不是因為我和監獄校方有什麼特殊關係/交情,我是一直待在獄卒這邊的,好像他們是看重我而不用我受刑。而我一進監獄就出現了斷電斷水的事件,我於是毛遂自 ,他們的疑心極重/太狡猾,一開始就懷疑是我自編自導自演,我感覺就很無辜,好像也不知自己曾經做過什麼似的,我不過是讀Engineering,所以自待多懂一點就可以幫忙而已。
不過說起來,如果我是有份令它出現危機方便我扮英雄,我的功夫只成功了一半,因為這裏是只斷電而未斷水,獄卒更在旁的廁所示範用水射向另一位不知是獄卒還是囚犯的人,由位置去看他是獄卒,由他受到待遇看,他像囚犯,大慨是我以為他們不會虐待自己友,而我覺得射水是一種虐待的方式。再者,我覺得只有我一個人才有資格進來,或者是記億中只有我一個進來,不可能有第二個不用爬鐵絲網底進來。我以為我是和獄卒們一夥的,我又心繫囚犯,好像我是兩頭蛇。
另一個危機就是竟然一架飛機快要墜機或者是以監獄學校的中心來降落,或者是用盡了油還是像虎膽龍威(II)的電影一樣,機場指揮失靈,於是就隨便找處地方降落,說來這又頗像「Con-air」的劇情,不過內外是調轉的。好就好在,它最後也是急降在學校旁邊,沒有撞毀這所監獄學校,我還聽到一男一女好像X-File某集中穿梭機避過了危機一樣在大喊「Yeah」。我覺得他們真幼稚,或者他們是局外人,他們不是住在學校監獄外面,所以完成任務就十分快慰,卻沒有想到監獄學校中人恨不得飛機衝入學校,把整間監獄學校的外牆撞毀,這我也不用苦心呱詣去討兩邊人的歡心了。而我現在所做的事,反而是在維護這極權的運作,真是故作嬌情,不知就裏,自相矛盾。
這時另一批監犯就比我更可憐了,因為我在獄卒這邊在幫忙維修什麼是比較幸運的事,但是他們因為在操場有一批小孩子在好奇觀看,而他們絕不可以令這班小孩子知道這裏是一所監獄學校,於是就要強顏歡笑,裝出一幅天真活潑無邪來陪他們玩。他們被小孩子拍照時又要擺出不同的姿勢,目的是令外人以為這不單是所自由的學校,而且教師學生相處如魚得水。這看來是為了方便接受更多的小孩子來成為監犯,任由獄卒們戲弄。
當小孩子參觀完後,他們全部都嚷着很倦很倦很倦,其中一個女的更想要吃一頓豐富的大餐,不知何故鐵絲網忽然消失了,而我的身份轉成了一個教師,他們也由獄犯變回小學生,我就應承他們可以到東京吃壽司,說這邊的壽司最大最好,其實我心裏沒底,我是如何可以帶他們去呢?他們的刑期又未過,我是不可以隨便帶他們出外的,或者我是同情心一時過份,見他們擺出各種各樣的姿勢也夠辛苦的,自己也是餓壞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