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港大百年之亂 學苑堅守崗位——卸任學苑總編輯專訪

港大百年之亂 學苑堅守崗位——卸任學苑總編輯專訪

圖:最左為剛卸任的《學苑》總編輯謝智浩,截圖自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新聞片段

(獨媒特約報導)港大學生會近一年來動盪不斷,從2012年年初在八份報章刊登全版聲明有關黑金政治的事件,到年底黑箱作業的周年大選,波折一浪接一浪。面對史無前例的「百年浩劫」,港大同學都嚴陣以待,作為負責把關和監察的校園媒體,更勞心勞力地緊密跟進學生會的最新動態,穩守「第四權」(Fourth Estate)的角色,務求把真相呈現於師生面前。不少港大校友及校外人士,也是透過《學苑》的網上即時報導了解事件,付社會知悉事件,更有校友回校組織行動。本網特此專訪剛卸任的《學苑》(二零一二年度)總編輯謝智浩,談談他對學生會這年來無理行徑的看法,以及《學苑》如何發揮監察作用。

學生會獨行獨斷 阻撓《學苑》採訪
譚振聲三次在會議期間突然離去,即使在場的同學尾隨追趕,譚最終強行登上小巴和的士逃離現場;學生會會長陳冠康亦一貫「走佬」風格,在百周年慶典上拒絕與示威者對話,經走火通道逃離現場。加上去年特首選舉期間港大學生會的登報事件、單方面停止周年大選提名期、選舉委員會鬧兩胞等等……這一切的胡鬧都令謝智浩感到痛心。「作為評議會主席(譚振聲)應負責維持秩序而非擾亂秩序」,謝認為部分學生會幹事及評議會成員的處事幼稚,不應被自己的政治立場左右。學生會不但沒有主持大局,更把「獨立自主」變為「獨行獨斷」,透明度極低。

學生會在處事上亦都學足梁振英的「開誠佈公」,上任以來舉行多次閉門會議,縱使《學苑》獲發開會通知亦多次被拒絕內進,明顯是阻撓採訪。謝智浩認為非常不合理。除了不能在現場即時採訪外,事後的會議文件及紀錄亦不齊全。在超過十三次會議中,只有一份有關第一次常務會議的會議紀錄。謝智浩認為榮譽秘書沈顯龍嚴重失職,謝在《學苑》二零一三年二月號便曾撰文批評學生會失當的檔案管理「相關資料最終可能無法保存,變相令有關部門免卻問責……重要文件之存貯僅繫於榮譽秘書一人之手」。學生會變相成為一個獨行獨斷的機構,其決定無從追查及監察。

Facebook 專頁「意外」
面對學生會層出不窮的技倆,校園媒體都破舊立新,透過即時發佈的系統更新學生會的最新動態,例如「學苑即時新聞」Facebook專頁和校園電視的網上直播。「即時新聞」的專頁是謝智浩這屆《學苑》(二零一年二度)的新構思,約在2012年二月中旬設立,現時其 Facebook 專頁的讚好數量超過6000人次。謝直言專頁的設立是無心插柳,「原先設立Facebook專頁的目的是彌補出版次數不夠頻密的問題,希望更快更新校園消息,例如龍華街宿舍。沒想到學生會的峰火這樣多,令即時新聞變成一個快捷的渠道散佈消息。」每一次在晚上至凌晨舉行的緊急會議,《學苑》幹事都頻密地更新最新事態發展,同學即使未能到現場參與也對最新動態瞭如指掌。另外《學苑》跟校園電視(Campus TV)緊密合作,不時提供現場直播或聲音轉播。因學生會未有出會議紀錄,會議片段的參考價值相對大大提升,有助學苑提供更準確的報導。例如內務副會長張楚晞在第三次緊急會議的投票意向前後不一,《學苑》便借助校園電視的片段作證。

《學苑》不怕受壓 港大生團結反抗
近年本港傳媒被指受各種政治及商業壓力操縱,這種事情可會在港大發生?謝智浩直認不諱《學苑》也受到壓力,慨嘆亦是預料得到。例如在2012年暑假迎新期間,學生會利用「宣傳守則」作為藉口,阻止《學苑》派發刊物。雖然最後《學苑》聯同九間大專院校的編制會抗議,按以往慣例派發刊物,學生會最終只派人監察而沒再強行阻撓,但這亦顯示學生會嘗試利用不同手段阻止同學接收任何負面資訊。此外,在幾次評議會的會議上《學苑》均被指立場偏頗,設立動機不明的《港大郵報》刊登相片點名批評學苑幹事「搞風搞雨」,(按:《港大郵報》乃不知名人士所製,只在二零一二年四月出版一期)總編謝智浩在「罷免公投」中更被放至首頁加以批評……雖然《學苑》備受壓力,但謝很高興《學苑》仍能堅守信念謹守剛位,令同學更關注自己校園事務,而非純粹「為讀書」。在二月七日的「中山集會」,有超過1500名現時港大學生與舊生參與,轟動社會,各大報章亦不乏報導,謝形容因為港大學生會的一連串事件牽涉的政治意味顯然易見,同學們稍為跟進事情發展就可見事件不尋常。學生會長期以來的負面消息,已引起同學在Facebook上的熾熱討論,同學與舊生的不滿情緒漸漸蘊釀;加上周年大選這個牽涉學生會日後發展的導火線,「中山集會」便成為憤怒的爆發點。

前路茫茫 不排除訴諸法庭
因著評議會選舉安排失當,出現兩個選委會,致令周年大選未能順利舉行,現時港大學生會是處於「空莊」的階段。評議會上周曾舉行兩次緊急會議,選出暫代評議會,重新安排周年大選,唯譚振聲仍單方面濫用大量電郵(Mass Email)致港大師生,否認暫代評議會的合法性。近兩個星期亦發生譚振聲假冒學生會發信至傳媒 、學生會員工的電腦檔案全遭刪除等事。面對持續不斷的爭拗和對峙,謝表示難以預料事情的發展。但他形容香港大學學生會是註冊的社團,受法律規管,不排除最終會訴諸法庭的可能性。

英國下議院議員 Thomas Carlyle,在一場辯論中引用英國著名保守主義思想家 Edmud Burke 的說法,確立第四權──傳媒的重要性, “There were Three Estates in Parliament; but in the Reporters' Gallery yonder, there sat a Fourth Estate more important far than they all”。無論學生會事態發展如何,仍有賴勞苦工高的校園媒體去披露真相,把第四權交還港大師生、舊生、甚至社會各界。

編輯;黃俊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