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編輯室周記:對不起,抗爭還未完結

廣告

廣告

這個星期,一宗又一宗大新聞擁來:

5月5日,馬來西亞大選,國民陣線在連番舞弊之下,取得下議院過半數議席,反對派抗爭未停。
5月6日,香港碼頭罷工工人答應外判商加薪9.8%建議,但工人並非全數如期復工。
5月7日,警方拘捕獨媒民間記者陳玉峰(Melody Chan),指在兩年前七一遊行涉嫌非法集會,三天後上庭。警方拘捕理由牽強,懷疑政府打壓和平佔中行動。

中間還穿插著立法會成立委員會調查湯顯明涉嫌濫用公帑,高鐵興建管理不善,特首和發展局局長批評市民阻止興建解放軍碼頭,以及行政會議發指令,要政策局制訂政策時要顧及內地政府及民眾感受。

要關心大馬選舉,不只是港馬兩地接近,而是大馬的政治格局值得香港參考:

  • 面書是發表政治意見和組織動員的重地。跟香港不同,主要用戶是城市的知識分子和中產階級
  • 當地主流傳媒多屬親政府,網上獨立媒體經常受攻擊,其中Malaysiakini要建立了多個鏡像網站,防止網絡供應商和黑客在選舉期間,切斷和癱瘓網站。
  • 國陣煽動種族和宗教矛盾動員厭惡與仇恨來換取票數。例如恐嚇民眾若民聯一旦當選,伊斯蘭黨將於國會通過回教刑法(事實是,新法難以在議會通過)。國陣又一直實行重馬輕華的教育政策。各族怕亂,怕回到1969年的馬來人排華暴動。
  • 臨近選舉,國陣用錢利誘選民投票。選舉結果是,反對派贏票數輸議席,還輸在「不夠奸」和選區劃分。
  • 觀察選票分佈,國陣因為基層組織較強,在鄉村地區支持較多。民聯的優勢在城市。這暗示城鄉人民的教育水平和資訊接收不對等。
  • 除了面書用戶特徵不同,香港牽起族群矛盾,主流媒體親政府,用錢買票,選舉舞弊,泛民勝選票輸議席,建制派基層組織較強。就算是批評民聯的,其內容也是勸勉民聯及非政府組織要加強在鄉區政治醒覺教育。兩地政治形勢有幾分相似。

    大馬在野反對派的選舉運動似乎較香港的堅實,例如「人民聯盟」(民聯)致力營造「廉潔」和「綠色」的家國想像,給人民相信another choice is possible。公正黨領袖安華宣佈不承認選舉結果,指責國陣選舉舞弊。人民不斷發佈選票造假的影片,反對派又接連舉行大集會抗議,延續淨選運動,並多次發言要團結不同族群,宣稱運動是全民的,不讓國陣轉移焦點。

    香港呢?市民投票給泛民,是抗共多於認同一個新的信念,泛民也沒有著力(也很難)回應族群衝突,隨時像大馬那樣難以收拾。泛民要向市民表示他們有能力上台執政。但香港的政治制度並不鼓勵泛民這樣做,一、特首無普選,二、失去市政局這個民選地方行政機關。大馬有地方政府,給人民展示施政能力(註)。大馬民聯周六會舉行另一次集會,且看他們會有甚麼下一步行動。

    未完的,還有碼頭罷工這場階級鬥爭。工人接受加薪方案,不代表外判商和HIT會讓工人順利復工。固然有些工人對日後工作失望辭職,部份前高寶吊機操作員則等待勞工處安排,轉往新外判公司。而根據《大眾碼經》報導,原來永豐抓結員(姑爺)原本額外有拉纜錢和飯錢,最後取消了,以至實質加幅只有約7%。對於支持罷工的人,難免有點失望。不過,隨著工潮退卻,以及有新新聞湧來,又缺乏一些極高hit rate的片段,市民自然會減少關注他們。除了《左翼21》這麼上心,有多少人記得特首梁振英2010年認同集體談判權的功能,而前幾天卻在立法會答問會拒絕落實?

    資本家打擊罷工,政府既偏袒資本家,兼打擊佔中。警方此時此刻拘捕陳玉峰,而拘捕過程牽強,便是一例。有評論指這舉動是要展示一次荒謬檢控隨時毀掉一個專業人士的前途。人權監察副主席莊耀洸律師指出陳玉峰「可以就警察的拘捕決定申請司法覆核,或者要求律政司馬上撤銷檢控」。更重要的是,被通緝者名單本身並不公開,一個人不會主動得知被通緝。社運人士參與行動,很容易觸犯法例,警方就更容易運用檢控的時間性,令參與者背上無型壓力,不時擔心何時被抓。今年七一遊行漸近,如何參與行動而避免中警方的圈套,是一大問題。

    抗爭處處,民間團體忙著回應,希望朋友仍有空慶祝母親節,也不忘同時要推動家庭友善政策

    註:這觀點來自跟朋友的討論。

    圖片來源:http://www.facebook.com/RAJAUD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