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山雨欲來風滿樓:香港淪陷中

廣告
山雨欲來風滿樓:香港淪陷中

廣告

山雨欲來風滿樓,這一句話非常貼切地形容目下的香港。

寫此文時,梁振英正在立法會內宣讀「林鄭月娥的施政報告」。為什麼我這樣說呢?問問大家,施政報告是一份什麼樣的文件?沒錯,是行政長官告訴香港市民在未來的一年他在各領域的政策大綱。今年的施政報告最重頭的戲碼放在兩個字:「扶貧」,大幅度增加經常性開支用於幫助收入低於「貧窮線」以下的人和家庭。香港是誰正在負責這方面的政策?政務司司長兼扶貧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是也!事實上,在未來一年香港最重要的事務領頭人都是她,包括但不止於扶貧和政改。於是,誰才是香港的Defacto CE?事實上,在宣讀施政報告日之前的一周,林鄭已經搶先公佈了不少扶貧的政策詳情,這絕對不是Spin學的所謂「放風」,因為「放風」是需要時間的,放風、收風、調整,林鄭選擇在梁振英宣讀施政報告前一周放料,用意是昭然若揭,就是要「搶風頭」兼宣告誰在「揸莊」。

這邊廂林鄭公然「落面」,那邊廂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聽施政報告時黑口黑面,梁振英這位特首如何能有效「領導」特區治港團隊?只可以說:願神打救你!

還有其中一個可能,就是「扶貧」成為今年施政重點,林鄭的公然「搶風頭」都是北方政府的主意,為的是推高林鄭的民望,以備接替這名扶不起的兒皇帝。

梁振英已經失去實權,那麼他是否就無事可做?這又不盡然!梁振英上任之初,有傳言他要履行「四大政治任務」:國民教育、政制改革、整頓傳媒、為23條立法。國民教育已經轉作「地下」經營,政制改革唔到佢理,於是他可以集中精神去討好主子以期贏回寵幸的就是整頓傳媒和為23條立法了。

看看這一年的香港,有關傳媒機構被整頓的新聞絡繹不絕。今個星期有數宗新聞都有很強的內在關連性,亦可反映出香港目前「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惡劣狀況:

第一宗:為迎合習總嚴打迷信,內地封殺港運程書 。老徐在讀這宗新聞時,朋友傳來Whatsapp 笑言:「記者不妨翻查運程書,看有那一位大師算到玄學界有此一劫。」老徐讀畢發出一個苦笑。我並不為一個國家要消除「迷信」而喝彩,我會為一個社會容許/容忍「迷信」而稱慶。一個社會連迷信的自由也容不得,就說明人民是活在一個思想及言論受嚴厲控制的極權國度。

第二宗:《蘋果》、《AM730》因為其報刊言論被抽廣告,有關傳媒受壓的新聞,我們當然不能漏了《明報》總編輯劉進圖被調走、《商台》早晨節目主持人李慧玲「下架」、《香港電視》的王維基不獲發免費電視牌照,再有梁振英上任之初鄭大班的《DBC》大股東不肯增資事件。

你還能說梁振英上台沒有四大政治任務嗎?在一年的時間內,香港能秉持監察政府職能的傳媒都相繼受到整頓,這可能是巧合嗎?!

當政府打擊遊行示威、言論、新聞等等的自由,犬儒者如周融之流視為正常,政治冷感者如王苑之視為唔關我事,玄學家繼續吹水唔抹嘴。但一個極權政府終會有一天會摸上你的門來,到時你才恍然大悟,後悔沒有站出來力爭民主,極權仍然會對著你微笑說:「放心,我會儘量溫柔一點的!」

香港人,撐傳媒,就是撐自己,新聞自由才有知情權,有知情權,才有評論政府政策的真正自由,有評論政府政策的自由,才有保護自身不受政府肆意侵害的自由!所以,新聞自由是自由的核心!

第三宗:港廉潔評分跌,星經濟自由度追貼。新聞報導說:「美國傳統基金會及《華爾街日報》聯合公佈的報告指出,香港以90.1分連續20年高踞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榜首;不過分數與排行第二的新加坡,差距由去年的1.3分收窄至0.7分。基金會國際與經濟貿易中心主任米勒(Terry Miller)指,兩地差距收窄因為新加坡進一步開放市場,而本港廉潔程度得分則下跌。⋯⋯」

老徐在佔中街佔「嗌咪」時,不斷重複的一個訊息是:「香港人,你想香港就會淪為一個像上海、廣州、深圳這一類的中國城市嗎?你想做生意靠的不是實力而是群帶關係嗎?你想你的孩子入學時要靠賄賂校長和老師嗎?你想政府的施政靠的是一男子的長官意志嗎?你想傳媒只報導政府要他們報導的新聞嗎?

再不爭真普選,用民主政制保護香港的核心價值,上述情況已經正在陸續發生了!

此文影音版

老徐的部落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