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連忠

葉謝鄧律師行:律師及國際公證人 網誌

社運

周融,請拿百萬簽名到堆填區

周融,請拿百萬簽名到堆填區
廣告

廣告

周融的反佔中簽名,是「幫港出聲」組織活動之一,「幫港出聲」是衝著佔中而來,目的要揭發佔中是「真暴力,假和平」,亦下下以此與佔中對著幹,然而要問周融,反佔中説「反暴力」,佔中的暴力成份何在?簽名活動有針對佔中的暴力嗎?還是針對其他的暴力?另外,反佔中說「保普選」,簽名是否支持某個政改方案?是否反對公民提名?

現在,反佔中的簽名數字正朝向一百萬的數目進發,指日可待,前天星期日更獲特首梁振英率領他的問責官員簽名力鼎,得特區之首背書,氣勢一時無倆。我認為,簽名再多,都是廢紙,都是多餘。

首先,要說反佔中簽名與政改方案的關係,佔中發起人至今,只提了「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特首方案」,作為衡量方案可接受性的準則,至於具體的政改方案,和平佔中是支持公民提名的,它有份於參與2014年7月2日與真普聯、民主黨、民陣、學聯及學民思潮的共同決定,聲言一旦8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拍板否決公民提名,就會聯手發動非暴力抗爭,若顯示真普選無望,則8月可能發動全面佔中,即佔中支持公民提名。

反佔中是言之無物的「空洞派」

至於反佔中的簽名中,則無提政改方案,只提出「保普選」,但普選制度架構如何組成,未有提及,只是在錄音播音時(只是部分街站)和街站工作人員被問時,提到依照《基本法》的普選和要有篩選,對於何謂依照《基本法》?按誰的理解?如何篩選?則不詳,對於現時中央政府在口氣上堅持的提名委員會單一提名候選人方案,簽名活動也沒有明確表示支持,又沒有一致地宣揚支持篩選和反對公民提名。可以說,簽名活動對政改沒有具體建議,沒有反對何種方案,行蹤飄忽,是言之無物的「空洞派」。即使如此含混,發起人似乎確認了簽名群衆,是先驗地站中反公民提名的一方,看成一律支持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已提出和未提出的一切,痛快地加以詮釋和使用,一個簽名,就可套以任何立場,是 one size fits all 的萬能key。事實上,在7月28日周融向《文滙報》說:「大聯盟沒有政改方案」,他尚有加插説,黎智英向泛民捐款令市民失望及憤怒,促使更多人走出來簽名,反對黑金政治,即是説,簽名連反黑金也包含了,令人如墮五里霧中,這樣下去,有五百萬個簽名有何出奇?

慶回歸酒會也可以變成暴力呀!

另外要說的是「反佔中」與「反暴力」的關連,「反暴力」是簽名中其中一個最常發出的口號。一些網上媒體如獨立媒體曾匿名向反佔中街站進行試探,對簽名要針對的,得出以下事實:

1、反對以違法手段爭取普選。佔中屬此。
2、反暴力,以反東北遷拆行動中,立法會外衝擊事件作例子。
3、反議會暴力,以立法會議員掟杯、掟蕉作例子。

只有第1項是與佔中相關,其他第2和第3項都不是,「反暴力」只拉到反東北收地事件和議會暴力,與佔中無關。事實上,佔中行動發起人提出的公民抗命,性質是故意違法,甘願受罰,卻不帶暴力成份,將違法等如暴力,亦欠公允。即使質疑佔中的人,只是擔心佔中演化成暴力,而非質疑佔中鼓吹暴力,或佔中含有暴力,說到底,什麽事情也可以演化成暴力,二人口角可以,撞車可以,同枱食飯可以,甚至慶回歸酒會也可以,為何偏偏説到佔中?

「反暴力」張冠李戴

然而,不少簽名人士是被「反暴力,保和平」的永恒價值迷思所吸引,而加入簽名行列,被街站引述的具體事件則屬於上述第2和3項的「反暴力示威」和「反議會暴力」,不是「反暴力佔中」。是故,將這些滿有愛心的和平份子歸類為反佔中的人,是張冠李戴,並不適當。

「佔中」是何物?反佔中要反的是什麽?簽名群眾理解上朦朧混淆不清。在 7月3 日,周融宣佈成立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那天,周融説社會有種聲音用「暴力方法爭取違憲的公民提名」,這是一個極濃縮的指控,但連周融說的也與佔中無關,即使公民提名是違憲,也沒有任何團體或人士說要以「暴力方法爭取」,周融這樣説,只是虛構一個不存在的敵人來豉動群眾,與佔中無關,與任何人無關。説到底,周融收集到的簽名,絕絕大部分不過是反暴力的簽名,餘下的極少數,有多少是反佔中就不得而之,即是,這一大堆的簽名,分分鐘九乘都屬廢紙,要拿去堆填區,全世界的人,恐怕只有恐佈分子、黑社會、歹徒和好戰分子,才不是反暴力,七百萬的香港人中有誰不反暴力?你我大家都反暴力,無須簽名,但周融卻故作驚人,叫香港人簽名支持反暴力,周融,你不是很多餘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