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社民連陳德章突襲祖堯:區議員應教導居民組織抗爭

社民連陳德章突襲祖堯:區議員應教導居民組織抗爭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社民連秘書長陳德章在區選提名期的最後一天報名,在葵青的祖堯區出選,挑戰經民聯的盧慧蘭及民建聯的鮑銘康。陳德章對獨媒表示,民主黨和街工一直強調要爭取重奪葵青區議會,認為他們未盡全力:「因為有些區自動當選,有應考慮派人突襲某些區。」。他認為祖堯在兩名建制內鬨下,是突襲他們的好機會。陳德章又指荔景山的議員都已經被「收編」,泛民應「打返返嚟」。他又強調,區議員的職責應該是教導居民組織抗爭。

祖堯選區包括祖堯邨、浩景臺及紀律部隊宿舍,自1994年起由建制派的盧慧蘭當選,並連任至今。盧慧蘭今屆將爭取連任,陳德章認為該區選民「其實餓咗好耐」,他指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時,泛民在祖堯票站時有近2600票,只要能成功爭取多於一半的選票便有機會取勝。

IMG_7760

關注荔景山交通問題

談到為何參選區議員,他認為修橋舖路一般市民都做到,區議員的目光應遠大一點,著眼於地區行政,如社區的規劃。陳德章批評現時荔景山交通問題,遲遲未有緩和跡象,建議巴士公司應加密單層巴士的班次外,更應多做分流措施。「無話解決啦大佬,淨係想居民上到車返到工先啦。」此外,陳德章指祖堯邨的人口年齡漸長,所以應優化無障礙通道和加裝防滑地磚等。記者曾向盧慧蘭查詢回應,在截稿前未有回覆。她的助理回覆獨媒查詢時表示:「佢要覆就自然會覆。」此外,記者未能聯絡另一候選人民建聯的鮑銘康。

IMG_7763

圖:經民聯的盧慧蘭報稱住在祖堯邨,她自1994年起當選並連任至今,去屆則以獨立名義參選

陳德章表示,如果有其他泛民落戶祖堯的話,自己一定不會落。陳德章認為,泛民在葵青區議會審批一億元的社區重點項目計劃時,能嚴謹把關,令社區沒有出現大白象工程。「人多既好處就係呢度,至少有制衡的作用。」但他認為泛民不應繼續踩進建制派的圈套,批評泛民多年來均本末倒置,民主派從來沒有做好地區教育的工作。陳德章認為民主派只知道「要去協助居民」或者「居民可以嚟搵我地嫁」。陳強調陳應該教導居民組織起來,自己學識如何幫自己。「居民組織團結起嚟,就係最強的民意。」

他舉例指,泛民落區時避重就輕,不對居民講領展帶來的問題和地產霸權領社會傾斜,卻去做團購。他形容這些是短視和以己之短撃人之強:「阿哥,你同人鬥平?有可能贏咩?」陳德章認為在泛民的議席愈來愈少下,便說明了一切。

他又認為在雨傘運動期間,泛民上台「講野好少人聽」,便已經是警號。陳德章強調自己不是否定議會抗爭的路線,但群眾運動才是民眾的基礎。「共產黨好奸,所以要用多變的手法抗爭。」

陳德章提到日前開街站時,一名幾乎不能說話的長者走到他面前,指住手上的蘋果日報,示意有看過陳德章所寫的文章:「其實幾感動。」

vas

陳德章表示,曾向區內的小巴公司提出在車內張貼廣告,但遲遲未有回覆。記者翻查選舉事務處的公開資料,同區兩位候選人鮑銘康及盧慧蘭已獲好景專線小巴管理有限公司填寫同意書,而鮑銘康更獲得另一富運專線小巴有限公司同意貼出選舉廣告。

續爭取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

社民連做地區?掂唔掂?相信這是大多市民的第一個概念,陳德章表示自己同樣會為社區搏盡:「阿哥,好簡單,如果一個組織同組織內的人願意犧牲前途,並承諾為市民同不公義事情抗爭到底,咁都說服唔到你真係無計。」

陳德章表示,自己的政治啟蒙是03年的七一大遊行,對當時的行政長官董建華和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的「討厭」面孔仍印象深刻。及後在美國的大學修讀政治,而令他「廣為人知」的是一隻蛋。

IMG_7758

陳德章在2013年12月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地區諮詢會上,用雞蛋擲中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他被控普通襲擊,並被判入獄三週。陳德章在囚禁期間曾撰寫一封公開信予曾俊華,要求盡快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

陳德章指「三週」對他來說是非常好的歷練,形容自己「睇野化咗,個膽大咗」。他認為「所謂」的高學歷有助他落區時和街坊溝通:「我會好簡單同他們講,擲蛋是因為官員承諾咗唔做,所以要教訓佢地。」

訪問期間,陳德章說得最多的是「阿哥」和「好簡單」,口吻和長毛愈來愈似。但他表示,相對走上街頭,自己較喜歡做政策研究的工作,參選是因為「有種責任」。他認為參選區議會不止是為地區,更是為香港的末來:「阿哥,你話做好地區係呃人,政治就係敵我分明,區議員有機會下年選特首呀!」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