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政府拒撤回橫洲收地撥款申請 橫洲村民:身心受折磨

廣告
政府拒撤回橫洲收地撥款申請 橫洲村民:身心受折磨

廣告

圖:橫洲村民旁聰立法會工務小組會議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早前通過無約束力動議,要求從「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整體撥款」中抽走橫洲發展項目及社區發展計劃中改善大埔許願樹廣場的前期撥款。工務小組今早召開會議,政府堅持保留相關項目在整體撥款中。最終因會議時間不足,未有討論。

橫洲公屋發展計劃自立法會選舉以來備受爭議。繼上週出席橫洲公屋項目的公聽會後,受影響的橫洲三村村民今早繼續到立法會旁聽工務小組會議。

photo_2016-12-07_13-14-41

當中永寧村的村民李育強指,今早清晨6點多便出門,相約村民7點在西鐵站集合,加上因自己昨晚通宵工作,所以幾乎沒有睡覺。區議會去過,立法會去過;李指這一年來為橫洲項目不停奔波,是一生中未試過的事情。縱然以往都有參與遊行,但「企到咁前」則是第一次。被問及會否擔心遭騷擾或恐嚇,李指「驚架」、「人地在暗我地在明」,但「為左頭家無辦法」。

自1940年代起,李育強爺爺的一代已在橫洲立根,以養豬、鴨為生。李亦在永寧村出世、長大、成家立室。現時年屆50的他一家五口住在近600呎的村屋中。對於面臨被迫遷,他指即使有安置方案亦無法解決,因為是感情而不是錢的問題。

一旦被逼遷,自出生以來在社區所建立的感情便毀於一旦,一家五口亦無法再住在一起,「頭家會散」。他稱村民大多都是小業主,擁有自己的土地,若政府強行迫遷「同搶無分別」。

另一名村民,楊屋村的張太亦指,這一年來一邊工作一邊關注事件,令她身心上都受到極大折騰。張指近日來都到立法會旁聽,6點便要起床,根本「無好好訓過」。除了身體上的折磨,更令她難受的是精神上的折磨。在知道即將被迫遷後,張太指一直感到十分擔心,經常失眠。

IMG_2618

(資料圖片)

地政總署去年第一次入村,李育強指當時的感覺十分難過,「無諗過會俾人逼遷」。他提到當時有些職員「入屋做野」,而他和其他村民則與在門外的官員理論。李稱早年港英政府因要興建朗屏邨已曾收回部份土地,當時有幾百户被安排遷出,而政府亦承諾「唔會再郁佢地」。

惟政府卻出爾反爾,將村民「賣豬仔咁賣俾新世界」。李進一步形容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梁志祥是「幕後黑手」,指梁一直和鄉事派有聯系,又隱瞞自己對橫洲項目的立場近9個月,在此期間不斷游說村民做登記,接受政府收地。

李育強亦稱,上星期地政總署再派人到永寧村「做標記」準備收屋,被村民發現後,相關職員則馬上停下工作,「遊黎蕩去,當無事發生」。

李稱現時事件的唯一轉機便是特首梁振英下台。他期望新任特首上台後能為計劃重新進行諮詢。

記者:麥馬高、李巧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