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救救天馬】青年自發串連 自己屋苑自己救

【救救天馬】青年自發串連 自己屋苑自己救
廣告

廣告

圖:當區區議會陳安泰並沒有出席上週日居民舉辦的集會,辦公室當天亦休息

(獨媒特約報導)天馬苑遭領展出賣一事獲街坊關注、傳媒廣泛報導,歸功的當然是居民自己。

上週日400人參與的「救救天馬」集會,在商場經營19年的天馬琴行周老師在發言尾段,感謝天馬苑青年商場關注組(天青組)的年輕人,她說商戶本來是一盤散沙,若不是年輕人帶頭發聲,他們也不會聚首開會討論。

17834853_1501532269887792_4702019110912357158_o
圖:同日下午,陳安泰(左二)出席了工聯會立法會議員何啟門及黃國健在橫頭磡辦事處的開幕禮(圖片來源:陳安泰 fb)

天青組發起成員Jacky,在集會期間一直忙著打點不同事務,最後拍集體照時,他提高嗓音喊出了第一句口號,背後的大家卻靜默著沒有跟上。一班居民其實也沒什麼抗爭經驗,一起模著石頭過河。

圖七
圖:(左起)Jacky、周老師

Jacky正在是一位大學生,之前就讀高級文憑主修公共與社會服務學科,課堂上會學到像「由下而上」的社會參與、「社區介入」等概念。去年4月在媒體上得知自己住了20年的屋苑商場再次被出售,他憂心忡忡,同時也想到或許就是實踐課堂上所學的時機,於是他於面書上的天馬苑居民群組貼出相關新聞,怎料卻引來熱列回應,順勢就開始約居民們見面。

「(天馬琴行)周老師很好,馬上提出可以在她地方開會,當時有周老師和其他街坊一起開會,大家覺得要做些事,於是我們作為居民就去派單張,呼籲居民和商戶關注,一起開會商討對策。」

天青組的成員其實很少,其他成員也因為面對考試或其他事務而付出不多。問到他為何人丁單薄仍堅持下去,他說:「我始終都是讀公共與社會服務,這次事件很切身,我住了20年,也看到居民沒有什麼組織或團體支持,不能眼白白看著大家死。我曾經有機會接觸受巿區重建影響的街坊,了解他們的爭取過程,現在事情在自己的家發生,會思考可否參考別人做法,想想自己屋苑可以怎樣組織街坊和租戶。」

17758218_1474904892560629_3534970184216523889_o
圖片來源:天馬商場青年關注組

自商場轉手之後,問題漸漸浮現,觸發這次集會的,是街坊們看到花草樹木枯死,自發淋水,愈來愈多居民開始有自救的想法,幾個組織(車主會、天青組、商戶、法團)就嘗試集合大家的力量,舉辦集會,尋求社會關注。

天青組過往主力聯絡商戶,了解商戶面對的問題,亦曾在屋苑擺設街站,希望向居民傳遞訊息,讓大家知道商場已被領展出售。「天馬苑的人其實好忙,我們每座都擺過街站,很多人好夜才回來,愈夜愈有人,也知道大家未必有時間關注自己家發生的事。就把資訊告訴大家,商場賣了給誰,可能會有什麼問題。」Jacky說。

集會前一週,他們得法團協助,在每棟大廈大堂擺放電視與單張,向居民宣傳集會。4月1日,他們在網上發佈短片,講述天馬苑問題,短片都是由居民自力拍攝,週日行動的宣傳單張,原本只是白底黑字,有居民主動製作精美海報,令Jacky相當感動:「後來我聯絡他,寫了今日用的slogan,他就設計了大家今天舉的口號牌」。

圖十三
圖:大聯盟於集會前一星期於各座攞設電視機及單張宣傳

最終集會的參加人數高逾400人,讓Jacky喜出望外:「我比較負面,以為只得50人,結果有幾百人,我都很驚喜,證明聯盟的工作有顯著成果,街坊發言及嘉賓發言時大家都很有心機聽,集會時間也不短,還烈日當空,我自己都會想講話快點完(笑),但街坊就很專注聽。交請願信時,初初大家可能不是很知道發生什麼事,但一直由平台走到商場,沿路叫口號時,發現大家慢慢知要做什麼,參與度也提高,今天的行動是正面的。」

如他所言,街坊雖無經驗,但也很快進入狀況,初時叫口號零星索落,後來也慢慢壯大。去到管理處門前遞信,出來接信的竟是管理員,對方誠意可想而知,當時一位街坊在後排大叫:「接封信都無膽,嗌佢早抖啦!」

IMG_4122
圖片來源:公民黨

領展至今已出售28個商場,Jacky認為他們絕不是唯一的苦主,像大埔運頭塘邨、沙田穗禾苑等都與他們有相同命運。若今次行動後大業主仍沒回應,他們就只能與其他苦主連結,找領展和政府算帳。

文:陳秉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