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4年6月立法會財委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前期撥款,有示威者在立法會外抗議,部份人欲闖入立法會大樓,13人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原審判罰社會服務令,但律政司覆核刑期,高等法院上訴庭改判監禁8至13個月。其中10名被告月前獲准保釋等候上訴,其餘三人包括梁穎禮、朱偉聰和嚴敏華今午申請保釋獲批。他們獲准以1萬元現金保釋候審,每星期向警署報到一次,並交出旅遊證件,禁止離開香港。

官:公廣案判決未必影響本案

開庭前,律師向三人講解保釋程序,他們神情輕鬆。嚴敏華全程面露微笑,梁穎禮不時向公眾席的親友示意和打招呼。在得悉保釋申請獲批後,三人如釋重負。

控方律師特別提到,重奪公民廣場案黃之鋒等昨日上訴得直,為此案提供合理爭論,要求法官批准三人的申請。

終審法院署理首席法官李義指,此案未必可與黃之鋒案作直接對比,認為昨日的判決不一定會影響本案結果。他又強調,批准三人保釋不等於接納三人的上訴理據。李義考慮到三人沒有潛逃風險,加上律政司沒有反對保釋申請,故會依照處理其他被告方式批准三人保釋。

廣告


廣告

政府擔心關掉水龍頭後,開普敦可能會出現混亂,因此軍隊和警察已處於待命狀態。

這是任何一個民選官員都不想做的一件事,但南非最大城市的市長已經警告居民,他們的城市正在快速接近「零水日(Day Zero)」。

開普敦(Cape Town)市長德里爾(Patricia de Lille)承認:「我們已經走上不歸路了。」

她講的是開普敦快將無法供水的困境。零水日,即水龍頭將流不出一滴水的那天,預計在75天內就會發生,目前估計為4月16日。

零水日的確切日子每個星期都會重新估算,2月1日的報導就估計零水日為4月16日,比1月26日的估計(4月12日)稍微延遲幾天。但開普敦市長警告,如果目前的用水量沒有改變的話,應變該災難的計劃只會提前實施。

開普敦正處於一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乾旱當中。來自planet.com的衛星圖像顯示,開普敦最大的水庫,Theewaterskloof水壩正處於危險的低水位。當局表示,這主要是由於人口的增長、氣候變遷,以及看似沒有盡頭的旱災。

這座巨大的水壩裝得下48萬兆升的水量,佔該區所有水壩水量的一半以上。但現在,它裡面的水快將在該城市的眼前消失了。

廣告


廣告

《公眾衛生(動物及禽鳥)(動物售賣商)規例》(下稱139B),由2012年漁護署推出修訂草案起,至2016年草案刊憲,2017年3月正式實行為止,中間經歷了數載,期間亦引起不少風風雨雨。民間基本上分成兩派:支持草案修訂者認為「有修訂好過無修訂」,總算踏前一小步;另一些團體原則上支持修訂上述條例,但認為發牌門檻太低,變相鼓勵動物繁殖行業。隨著草案通過,這些爭拗表面上告一段落,但當中所反映出的種種問題,仍然值得我們細想。

曾幾何時,私人繁殖動物作寵物出售用途,既非違法,也無所謂合法,是一個灰色地帶。一般市民繁殖寵物,若無虐待情況,便無禁止理由。而當時,某些繁殖者在刊登買賣寵物廣告時,會含糊其辭,例如用上「愛心領養波斯貓」、「本人家中牧羊犬生了寶寶,因本人無暇照顧,現尋愛心主人」等字眼,到時收取高額「領養費」或「利是」。這樣的做法,是為了避免輿情壓力。「領養取代購買」,是社會的一般看法。而多年來,民間團體亦努力爭取有效的監管制度,杜絕以買賣寵物牟利的情況。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東區區議會規劃、工程及房屋委員會昨日下午開會,繼上星期大會後再有多名黑衣人在會議室內「戒備」,其中兩人更是在上星期阻礙議員進入會議廳,但他們已掛上「證件」,並全程監視會議情況。工黨東區區議員麥德正斥以往的委員會會議中,從未出現保安「陪同」開會的情況,形容是「有形威嚇」;相信只有政府能調動相關資源,對會議室作高度設防。他更質疑:「政府設下重重限制,係為咗防議員定係防旁聽的市民,點解認為旁聽市民有咁大殺傷力?」

麥德正表示,開會時保安十分嚴密,不但大堂內「三個閘門封兩個」,更在閘外加裝圍欄。他不滿指有數名沒有表明身份,相信是保安的黑衣人在會議室中全程駐守。

在上星期的東區區議會中,民主派區議員要求加入議程,強烈譴責身兼東區民政事務專員的港島選舉主任鄧如欣,取消香港眾志周庭參加立法會港島區補選的資格。當日有4名身穿黑衣、自稱是保安的人士阻礙10名民主派議員進入會議室,最後導致會議流會。黃之鋒和周庭取得旁聽證,同樣被拒入內。會議最後流會,鄧如欣未有出現在會議室。

廣告


廣告

「堅持我國天主教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深入推進民主辦教,積極穩妥開展自選自聖主教,發展壯大愛國力量,牢牢掌握中國天主教的領導權。」--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王作安

這是王在2016年6月對習近平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講話所闡述關於天主教的「工作重點」,題為〈做好新形勢下宗教工作的行動指南〉。

近日中梵關係再次受到各方關注,筆者相信,如果中梵在主教任命上達成任何協議,都不會違背上述原則,甚至日後中梵建交,也是如此。

1. 中國天主教仍是「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民主辦教」即是1957年以來建立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體制,絕不會因主教任命問題達成協議(或中梵關係正常化)而有絲毫改變。因為這是黨重視的「愛國力量」,也是「牢牢掌握中國天主教的領導權」的體現。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終審法院裁定,雙學三子就重奪公民廣場案上訴得直,維持原審判刑,但指將來涉及暴力的大規模非法集結案件,都會根據上訴庭制定的新指引判刑。

三人步出法院時指,雖然不用回到監獄,但認為不值得慶祝,因為終院採納上訴庭的判刑指引,將和平的重奪公民廣場行動定性為暴力,未來公民抗命參與者或要面對超出比例的監禁,收窄集會自由。

周永康:誰真正暴力,社會心裡有數

周永康指,重奪公民廣場行動及隨後的雨傘運動,都是源自政府假諮詢及人大831決議,在制度暴力面前,大部份港人都以極和平克制的方式反抗,沒要求推翻政府,只是不斷要求對話,最後換來「一巴掌打落香港人度」,而這個制度暴力今日被輕輕放過,「到底誰是真正的暴力和暴戾,我相信每一個人、以至世界社會,都有目共睹,心裡有數」。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就重奪公民廣場案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終審法院今日頒下判詞,首席法官馬道立宣判上訴得直,維持原審判刑,意味三子毋須入獄。

馬道立讀出判詞指,「上訴庭在判辭中強調當在非法集結案涉及混亂及暴力大規模地發生,繼而考慮被告參與的程度,包括煽動及暴力,這些都是加刑的因素。終審庭完全同意此審案做法。」他繼而指,暴力即使多輕微,亦不會被容讓,會被判以即時監禁。「香港是個和諧的社會,引致混亂的因素都會被打壓。如果示威者踩過界(crossed the line),動機如公民抗命等都不會有任何重要意義。」

然而,馬道立指「雖然上訴庭正確地分析案情,但他不應在現時案件中應用新的及明顯更重的指引。由於刑事量刑指引不應有追溯力,所以三子上訴得直。」

三子聞判決之後,臉帶微笑,羅冠聰在庭內表示「律師料事如神」。

三子:心情複雜 判決結果不改對港憂慮

周永康在開庭前指,案件已審訊長達兩到三年,接下來仍充滿未知之數,他們由保釋至今懷著各種複雜的心情,對未來既樂觀也極度審慎。周指,本地及國際社會都希望終審法院可令公義被實踐,但近月看到香港眾志周庭等立法會補選參選人接二連三被DQ,都可見香港的情況日益嚴峻,一國兩制充滿極大未知數,令人憂慮終審法院會如何面對壓力。

廣告


廣告

筲箕灣街市門外近日掛起張飛誕的大花牌,人流旺盛,跟街市內的感覺截然不同。街市建於1973年,典形現代主義的設計,沒有華麗的雕飾,四周是通風的孔道,既有實用,也有點特色。二樓的檔口有水磨石舖面的檔口,井然有序,配上手製的招牌,仿如時代的見証,今天買少見少,可惜,隨着改建俱往矣。

走在街市,卻絲毫沒有喜悅。十室九空,82個檔位只剩下二個。最後二檔過不了今年的三月,一切俱往矣。

街市對於新加坡、台灣和意大利等地都珍而重之,用作推廣大排檔,改造旅館,甚至百貨市場,帶活街市商販之餘,也帶活社區。可惜,香港的街市在食物環境衞生署管理下,抱守殘缺,弄得空盪盪,沒有起色,只有靜待結業。

上年初,被食環一聲令下,街市將來用途未定,但已被迫關門。二位檔主之一的69歲鍾太望着一個個檔口關門,而食環署不再出租,只有無奈見証街市的末日。街市關門是食環署的決定,也是他們一手促成。

廣告


廣告

踏入二零一八年,有關中國與梵蒂岡將會就一直爭議的主教任命問題訂立協議、甚至正式建交的消息不斷傳來,連「協議」的內容也傳佈得相當細緻,引來天主教會內外的普遍關注。基層工人留意到,坊間不少討論未必能準確理解中梵關係當中的一些重要概念,因此希望從較重要的兩個關鍵詞開始,帶出在中梵關係爭議中天主教友(特別是香港教徒)比較關心的問題。

「一會一團」,指的是「中國天主教愛國會」與「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的合稱。名義上,中國的主教團由全國(大陸地區)的主教組成,而「愛國會」則是由全國天主教神職人員與平信徒組成的「非營利性愛國愛教的群眾團體」。「一會一團」的形成,是源於共產黨在一九四九年取得大陸政權後,指示大陸的天主教友以「反帝愛國」的名義,在中國建立「自治、自養、自傳的新教會」,並在一九五七年正式成立「愛國會」,宣稱中國教會今後只和梵蒂岡教廷保持「純宗教的關係」。

實質上,「一會一團」的運作,一直受到中共中央統戰部及/或國務院國家宗教局的指令,亦即是說,「一會一團」(特別是「愛國會」)正是中共用來控制中國天主教各大小事務的渠道。香港教區內有不少一直與中國教會聯繫、支持中國傳教工作的神長與教友,他們中可能會對政權有不同程度的好惡,或者對中國現時宗教自由的鬆緊有不同的觀察,但相信沒有一個人會否定,國家宗教局對於中國天主教運作的影響力。

廣告


廣告

舊城中環內的政府山及主教山正面對聖公會的大型私家醫院發展威脅,請支持政府山關注組的規劃申請,保護這歷史文物地帶!

聖公會計劃在主教山內前港中醫院舊址(原7層高建築)及周邊範圍興建25層高的私家醫院(包括3層地底層數),整個發展為46,659平方米(醫院主樓佔36,228平方米),高度為香港主水平基準以上134.8米。醫院可容納293張病床、12間手術室,並設90個泊位的停車場。這發展勢必破壞政府山及主教山的文物及綠化環境,影響舊城中環的保育和整區的交通。

主教山位於中環下亞厘畢道、忌連拿利及堅道交界,與政府山相連。主教山始建於1848年,現時有三幢一級歷史建築,包括會督府、聖保羅堂及教堂禮賓樓,另外舊聖公基恩小學為二級歷史建築。會督府的對面是一級歷史建築舊牛奶公司倉庫,而主教山旁就是政府山,有法定古蹟禮賓府、聖約翰座堂及前終審法院,以及一級歷史建築前中區政府合署。整個主教山及政府山範圍現時都是低矮建築,並廣植樹木,與山上的動植物公園連成一片古蹟及綠化地帶,為舊城中環的龍頭文物景點。巨型醫院建築將直插古蹟群中央,大大破壞文物地帶的和諧,違反國際認可的保育準則。大型私家醫院所帶來的大量人流車流,會令狹窄的雪廠街、雲咸街、忌連拿利、荷李活道塞上加塞,癱瘓交通,加劇污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