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昨晨西貢14鄉西沙公路發生交通意外,一頭黃牛被的士撞到,導致右前腳受傷,牛群守護在旁不去。漁護署抵達後將黃牛帶走,並以傷勢嚴重為由將其人道毀滅。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主席及執行幹事何佩嫻表示牛隻有既定行走路線,一向甚少意外發生,她認為事件與前日漁護署的捕豬行動有關,令牛隻滯留在馬路邊,導致意外發生,亦批評署方「無論傷勢幾輕都會被人道毀滅」。

昨(5月19日)早6時許,西沙公路近西沙茶座的行人路邊,一頭黃牛行經行人路,被一輛的士撞倒,該頭黃牛是牛群的領袖,同伴見狀紛紛圍著受傷黃牛。黃牛右前腳骨折及出血,但仍能站立起來吃草。漁護署職員到場將牛隻麻醉後帶走,最後將其人道毀滅。

廣告


廣告

環保團體聯合聲明
回應:政府最新委託房協研郊野公園地建屋
優先使用棕地得廣泛共識卻未有寸進 強奪郊野公園違民意
「研究」絕非中立且具前設 要求剎止勿與民為敵

行政長官梁振英於本年1月表示已要求政府部門就發展郊野公園作研究,當時已遭多個環團及市民強烈批評,日前更最新確定委託香港房屋協會研究於兩幅郊野公園土地興建公屋及長者屋。環保團體譴責政府一意孤行,因為社會眾多聲音明確反對開發郊野公園,更提出不少可行反建議,當局現堅持推行「研究」是蓄意與社會主流背道而馳,與民為敵。

新界棕土(估計近1,200公頃)、閒置的市區軍營、高爾夫球場等為社會中有廣泛共識可優先考慮的開發對象,惟政府多年來逃避責任,拖延檢討使用。當明明有其他可行及更佳的可用土地,政府仍以老人家及公屋輪候冊上的人為人質,指示房協推出「可行性研究」,實際行動帶頭破壞郊野公園,絕不可接受。

再者,是次所謂「研究」,披探討「可行性」外表,實際卻連具體位置(大欖隧道旁、馬鞍山水泉澳邨旁)、面積(各20多公頃)均已擬定,可見背後政府部門曾深入討論,現在不過是再作門面工夫。「研究」明顯配合當局強烈推動開發郊野公園的思維,絕非「中立」,乃是內含前設、先有結論再做過程的假研究。

廣告


廣告

說香港現時最流行的運動,長跑幾乎肯定是其中之一。每年的渣打馬拉松已是全城盛事,不少人抱怨未能報名。就算是那些知名度較低的長跑比賽,也往往能吸引到大量的參賽者。雖然長跑已是不少香港市民生活的一部分,但相信沒有多少人知道這項運動在香港的歷史。近日由商務出版的《香港馬拉松的足蹤》正好填補這方面的空白。

《香港馬拉松的足蹤》由楊世模和彭沖合著。兩人都田徑運動員出身,後來成為香港業餘田經總會(田總)的重臣。楊世模現時是田總的首席副主席;彭沖除了曾長年來任職港協暨香港奧委會秘書長一職外,亦是田總的名譽副會長之一。幸好的是,這本書不是在吹噓田總有多偉大,內容不是純粹依賴兩人在田徑界的經驗而寫成。

全書共分四部分。第一部是「長跑運動話當年」。單是這一部分已佔了全書近半的篇幅。這一部分回顧了長跑運動和馬拉松賽在香港的起源和過去一世紀的變化。由於這些比賽都不是在運動場內繞圈進行,所以單是看作者介紹歷年的比賽賽道,已得以讓讀者回顧香港城市面貌是如何演變。

第二部是「競賽,跑向世界」,主旨是介紹歷年香港出色的長跑健將。如果你只認識去年代表香港參加奧運的姚潔貞,這一部正好認識更多香港頂尖長跑運動員的名字。第三部和第四部分別是「全民長跑熱」和「馬拉松的經濟效益」。這兩部分篇幅較短,主要是紀錄近年長跑在香港以至世界各地普及化後香港長跑運動的狀況。

廣告


廣告

田灣區議員陳富明(前左)

(獨媒特約報導)領展出售的南區田灣商場,新業主擬改建為國際學校,引來居民反對。民主黨南區區議員區諾軒和柴文瀚要求於今日(5月18日)區議會會議上,討論反對田灣商場改建國際學校,被主席朱慶虹拒絕。香港眾志及居民組織「田灣救兵」今午到場請願,促請區議員表態反對改建,共有10名議員包括建制派簽署,但當區區議員陳富明拒絕,並一度因居民阻止無法從正門進入會議室,須在保安護送下由後門進入。請願團體並向規劃署署長李啟榮及民政專員周楚添遞交請願信,表達不滿。

會議開始前,香港眾志成員與市民聚集於會議室門口,要求議員簽名反對,柴文瀚、羅健熙、張錫容、林玉珍和司馬文等均有簽名,而在市民多番要求下,林啟暉和陳家珮亦有簽名。田灣區議員陳富明進入會議室時,則未有作出任何回應,引起在場市民不滿,陳富明需要由保安帶領由後門進入會議室。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房協管理的大坑龍濤苑,被揭發聘請大廈外牆及大堂維修工程顧問時,未有按法團管委會議決結果進行聘請工作。有業主指房協職員介入遊說委員更改選項,最終在「再投票」下推翻正式會議的決定,改聘另一顧問,當區區議員楊雪盈及全港業主反貪腐反圍標大聯盟成員莊榮輝聯同十多名居民今日到廉署舉報,房協則指已諮詢法律意見,認為做法怡當。

IMG_9108
圖:當區灣仔區議會大坑區區議員楊雪盈

廣告


廣告

談到英格蘭青訓,坊間不少討論都指出過各種潛在問題:成為青訓教練的門檻相對地高、青訓教練比例低、青年球員上陣機會不足等,不過有些較不顯眼,或者外人可能表面看不見的原因,則較少人論及。由英國著名作家/體育記者兼專欄作家Michael Calvin所著,當地一本關於足球的新書《No Hunger in Paradise. The Players. The Journey. The Dream》,以時下的青訓環境為著眼點,從其他角度提出了一些問題及觀點,探討現時被視之為商品般的潛質優厚的球員,如何得不到各方善待,從而對他們的成長產生負面影響。

這本書上月開始於英國發售,各位如有興趣不妨一讀,而英國的衛報也從書中撮錄了一部份,讓各位先睹為快。筆者認為,這些好東西,不能只有自己看到,因此決定將衛報撮錄的部份譯成中文,與大家分享。

以下是書中部份內容的撮譯。

這二十多年來,Tony McCool於球壇的不同崗位效力過。他是其中一套球員表現分析軟件的先導者之一、曾在持續地多產的盧頓青訓學院工作、曾參與QPR的青訓工作、曾為MK Dons搜集敵軍的賽前情報。現在,他除了在諾域治的青訓學院工作外,也負責監管校內的訓練活動及課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港鐵今日舉行股東大會,社民連及關注生活工資聯盟到場抗議。聯盟呼籲港鐵要履行企業社會責任,改善外判工友待遇。社民連批評港鐵公司與特區政府玩弄票價機制,連年加價,要求大股東政府全面回購港鐵。

社民連帶備「吸血號列車」

港鐵股東大會於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行。港鐵主席行政總裁梁國權進入會場時,行經示威者集合地,社民連的曾健成即向他展示嘲諷港鐵的「吸血號列車」道具,其他社民連成員亦高舉「高層薪金係一流、車票服務係九流」等標語。梁國權對未有正面回應,並在接收請願信後離去。前匯豐執行董事鄭海泉在途經該處時同受示威者包圍,鄭一度面露不悦,並冷眼看著「吸血號列車」道具說:「唉,整個好啲啦」。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大白象」工程一個接一個,每個均逾百億。不過在東區,擬設圖書館及安老院舍的鯉景灣綜合大樓卻拖足8年,仍就設計方案拖拉,落實無期。

東區法院大樓旁的空置「政府、機構及社區」用地,一直為臨時停車場,早於2009年,東區議會已通過立項,至2012年納入「政府工務工程計劃」內的「乙級」工程,但至今5年從未將項目提交立法會審議。

photo_2017-05-17_12-28-59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當局向立法會申請319億,興建包括5萬人主場館在內的啟德體育園,工務小組今早舉行第三次會議審議。工聯會何啟明指「曼聯來港踢到一仆一碌好羞家」,支持興建新場館接待外隊。工黨張超雄反駁「呢啲公帑嚟」,朱凱廸則指邀請外隊需支付高額戲金,亦無助真正推動體育發展。

啟德體育園計劃備受爭議,包括採用「設計、建造、營運」模式(DBO),由政府出資319億及土地,提供25年合約期予私人營辦商營運園區,落標者更有最高6,000萬補償,在2月的民政事務委員會及5月兩次工務小組會議不分黨派圍攻。

今早工務小組舉行兩小時會議,議員續質疑 DBO 模式及主場館的需求,當局則不斷重申由私人營運比康文署優勝。朱凱廸表明質疑新的主場館,不少功能已在大球場「做緊」,他亦不同意由政府營運會令「活力」減低,認為市民及政府對「活力」的定義不同。朱凱廸以添馬公園為例,如放寬管理可令市民較自由使用空間。

廣告


廣告

文:李峻嶸

日前傑志在足總盃決賽擊敗南華前,傑志官方Facebook發放了一段宣傳短片。片段稱南傑大戰是香港的唯一打比。這樣描述南傑的關係是否恰當,看官自己可以判斷。但該片段最珍貴的由台灣電影文化公司所擁有的1953年南華對傑志的影片。到底那場是甚麼賽事呢?

原來那場球賽在1953年10月18日舉行。比賽地點是台北空總球場。當時國民黨政府退守台灣僅有四年左右。對風雨飄搖的國民黨來說,爭取中共控制區以外的華人支持格外重要。足球作為香港其中一項最引人注目的運動,如能有香港足球隊伍訪問台灣,對國民黨在台灣或者在香港爭取民眾的認同都可以有正面作用。

1952年,在香港經商的上海商人王志聖帶領光華足球隊赴台訪問,開啟了香港甲組球隊訪問台灣的先河。翌年,光華再到台灣訪問。同年十月,南華和傑志亦出發赴台。光華當年只是香港甲組的中游球隊,但南華和傑志則不一樣。前者是多年香港球壇的擂台躉;後者當年也是巨型班,號稱十萬大軍。有份出發住台灣的名將包括鮑景賢、郭石、劉儀、郭錦洪、宋靈聖、唐相、莫振華、姚卓然(以上南華)、李炳照、鄒文治、陳輝洪、侯澄滔、郭有、黎兆榮、朱永強、何應芬(以上傑志)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