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在過去一星期內,你有沒有違背自己的意願,答應了一些你其實想拒絕的邀請或要求呢?你有沒有為此而內心交戰,一邊覺得自己別無選擇,另一邊又悔恨自己沒有勇氣說不?當你做一些想拒絕卻又答應了的事情時,通常會有什麼感受,而帶著這些心情做的事情往往又會有怎樣的結果?

日常的經驗告訴我們,基於責任、恐懼,以及懲罰與獎賞而做的行為,都不是由心而發貢獻他人幸福快樂的行為;如果驅動我們行動的理由不是由衷地貢獻他人幸福快樂,無論施與受,長遠而言都會是輸家。例如一位不想煮飯但煮了二十年的媽媽,她會一邊煮一邊埋怨,煮的辛苦,食的難受。我們或多或少都好像這位媽媽,看不到自己可以有不一樣的選擇。

如何看到自己有選擇?要有選擇先要培養一種「需要的意識」(needs consciousness),亦即對自己的和別人的需要、渴望和價值有所覺察。這種認真看待需要,以需要作為行動指藍的意識是怎樣的呢?

我們所做的一切,無論何種形式,都是滿足基本需要的一些努力和嘗試,而這些需要是你我皆有、普世共通的。當這些需要得到滿足時,我們會感到快樂、輕鬆、雀躍,當這些需要得不到滿足時,我們便會感到不快、悲傷、失落。所以,情緒是一個很有用的指標,告訴我們哪些需要得到或得不到滿足。

帶著這個「需要的意識」回到那個違背自己意願的時刻,亦即就範、屈服的時刻,我們可以看看到底自己say yes其實是想滿足哪些需要?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反新界東北發展十三人及重奪公民廣場案的雙學三子早前先後遭律政司覆核刑期,被判入獄。社運攝影師戴毅龍和朋友策展舉辦「13+3攝影展」,希望港人毋忘所有抗爭者。

IMG_4758

展覽晚上在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開幕,展覽聯絡人黃定敏在一個月前策劃今次的攝影展,他表示,其實不認識全部16人,和羅冠聰及周永康較熟稔,但眼見16人在4日內相繼入獄:「唔識形容,當時好嬲但唔知點宣泄。」他認為,在Facebook 當道的年代,即使是有深度的訪問在網絡不消三日便沉了底,決定要「借個場,搞啲嘢」,遂聯絡相熟的社運攝影師。

廣告


廣告

圖:看不見Mal身影的窗口

「我的婚姻很短暫,只維持了六十年……如果你是深愛對方,那無論一段婚姻有多長,都會覺得很短暫。」

以上對白,大抵就是《短暫的婚姻》的中心題旨。編劇莊梅岩要講天長地久,要講最深刻的愛,不過沒有用一般通俗劇的套路,賣弄無私奉獻的偉大。相反,她用了正言若反的方式來表達愛到極致時的輕。姑勿論這種輕,是生命中可以承受抑或不能承受,可以選擇抑或不能選擇。

「加拿大人把ICU設在醫院的頂樓,因為那裡最接近天堂……」Mal認為Galen喜歡在天台流連,正因為這地方最接近他早死的太太。

莊梅岩除了對時間很敏感,對空間(或距離)亦一樣。任何地方距離天國都一樣遠,走上一幢大廈的天台,縮窄到的只是聊勝於無的心理距離。但Galen又可以怎樣呢?他最終沒有跨越和Mal之間的那道牆,口說是不想把事情搞得太複雜,但更大機會是因為他太清閒,他沒有因為忙碌而忘記一件事:

「忙到不記得,或開心到不記得所有物事都會結束。我們每日營營役役,只是為了等人生的不測。」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全國人大常委會早前通過將《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今日(11月8日)表示會透過本地立法,在香港實施《國歌法》。他拒絕正面回應會否進行公眾諮詢,只稱會聆聽公眾意見,按一般法例的立法程序進行。

多次被問到會否就《國歌法》立法進行廣泛的公眾諮詢,聶德權稱政府會先諮詢立法會,屆時有很多機會聽取公眾意見。他指明年第一季將立法建議提交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強調會小心聆聽及考慮公眾意見。

聶德權指出,國歌是國家的標誌和象徵,所以必須尊重,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和律政司等部門會在普通法及憲法層面上,研究本地立法的相應措施。

聶德權又表示,注意到近日有不少場景的討論,質疑在《國歌法》立法後會誤墮法網。他解釋稱,《國歌法》的原意是維護國歌尊嚴和尊重國家,「呢個就係背後嘅精神」,立法是要規範在奏唱國歌時表達尊重,侮辱國歌就是超越了規範,但相信絕大多數香港人都會尊重國家及國歌,「只要尊重國家就不會誤墮法網」。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領展今日(11月8日)下午公佈中期業績,社民連、工黨、民協、民主黨和小麗民主教室等團體到記者會現場,抗議領展拆售旗下商場,要求與領展行政總裁王國龍會面,但被保安阻撓,最後在會場門外灑冥鈔和溪錢表達不滿。

記者會在金鐘香格里拉酒店舉行,在示威者到場後,酒店保安報警處理,更一度表示會驅散示威者。梁國雄表示「我係苦主嚟嫁,你拉我?」他強調如果清場將會保留追究權利。「示威都唔得呀?驅散?你傻咗呀。」警員到場後拍攝示威者,保安又一度粗暴推向記者,引起口角。

IMG_4733

廣告


廣告

如果不計算傳統新聞機構的網站,香港的網媒發展史,本身就跟九七後的政治變遷,尤其是社會運動的興起和新聞自由的困境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香港第一波以新聞及政治社會議題為主要內容的網媒,在2004年左右以網絡電台為主要模式出現。它們的出現在一定程度上建基於隨著2003年七一大遊行而爆發出來的社會力量。可惜,在其後三四年間,這一批網媒紛紛因財政或其他內部問題逐漸消失。2005年創立的以刊登評論文章為主的《獨立媒體》,在十多年後仍然屹立,是一個例外。

香港第二波網媒的出現,發生在2012年左右,《主場新聞》、《熱血時報》等,都在該年創立。相比起早年的網絡電台,這一批以新聞策展和評論為主要內容,輔以少量第一手報道的網媒,到目前為止展現了較高度的可持續性。第二波網媒較為成功,部分原因固然在於網絡的持續普及化,以及社交媒體出現,令網媒內容得到新的傳播渠道。同時,在兩波網媒之間約10年光景裏,香港的新聞自由狀況每況俞下,也為網媒發展提供了獨特的空間。隨著批判聲音或被視為激進的觀點越來越少在傳統媒體裏出現,部分網媒成為了這些聲音和觀點得以表達的平台。筆者幾年前進行的一個調查研究就發現,越覺得主流媒體有自我審查的市民,越可能有使用網絡媒體的習慣。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終審法院今日(11月7日)批准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秘書長黃之鋒及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就重奪公民廣場案提出上訴,案件將於明年1月16日審理。羅冠聰稱終院劃出上訴範圍,很多均是他們的要求,望未來得到的結果有利於遊行及集會自由。

周永康獲准保釋,於中午約12時40分離開法院,他感謝父母、女朋友、支援團體及律師團隊,又感謝懲教署職員為囚犯安排日常所需。

周永康表示感謝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咁奇妙嘅旅程都多得袁司長」,讓他們在懲教署學習到不同的事情,亦令司法公義被驗證能否被實踐及看見,「無佢(袁國強)無咁嘅機會」。

對於暫獲出獄,周永康稱非常愉快,又指在獄中電視看到羅冠聰及黃之鋒獲保釋時感覺相當暢快,如今見到兩人仍然非常健康,感到非常欣慰。

羅冠聰稱三人是8月17日上訴庭判決後首次重聚,隨後他與周在荔枝角收押所待了數天,兩人道別時互相握手,大家都期望監獄生活不會磨蝕初心。羅指今日重聚的感覺仍是很熟悉,大家仍然堅持信念。黃之鋒對於與周永康重聚亦感到十分高興,望能一起「飲個茶食個包」,「今日好開心」。周永康亦指稍後首先要與兩人一同去飲茶。

廣告


廣告

在世界各國,革命不時都會出現,不過港人從不注意。最近的2011年中東革命也一樣——直到傘運爆發,才開始有點改變。傘運是公民抗命,但絕非革命。然而,不少青年覺得非要命名為「雨傘革命」不可——好像名之革命,底氣就忽然厚起來,得到了精神勝利。不到兩年,更出現了「魚蛋革命」。歷史,又是否再次呼喚革命呢?

兩代人的兩個革命故事

但上一代對於革命卻敬謝不敏,因為覺得,已經革了一百年命的中國,革來革去只是革出更加專制的政權。「魚蛋革命」的發動者,也讓人聯想起魯迅筆下的阿Q革命——他盤起辮子自稱革命,卻不准小D革命,然後假洋鬼子又反過來不准阿Q革命....。

兩代人對於「革命」二字,竟有全然相反的印象,這或者代表了傘運後,民運的前後裂變?在這個時刻回頭看看俄國十月革命,或者是有益之舉。

美國記者John Reed當年寫的實地報導《震撼世界的十日》,題目的確預示了後來事變。俄國革命的確震撼了世界,改寫了歷史。它本身也非常複雜,對其評論也是眾說紛紜。這篇短文當然無法處理整個論辯,文章只想回答一個比較簡單問題:當年俄國的下層人民,是否不革命比革命更加好?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涉因鄉紳利益而優先發展綠化地帶的橫洲公屋項目,當局向立法會提交文件,擬申24億平整土地。朱凱廸指橫洲4,000個公屋位,每單位平整土地的價格為60萬,高其他項目逾四倍,批評當局為何不先發展棕地,又質疑是否為新世界私人發展項目開路。朱凱廸多番追問「係咪幾貴都做?」官員全無回應。

運輸及房屋局向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申請24億,平整橫洲第一期綠化地帶土地及興建道路。朱凱廸斥造價屬天價,他指每單位平均基建開支逾60萬,而類似的項目大埔第9區則為每單位16萬及屯門第54區約15萬。

土木工程拓展署副處長胡泰安稱,橫洲第一期的公屋位於不同高度的平台,須興建高擋土牆,至於項目中設有的「地下通道」,胡泰安稱是類似隧道形式,長約20至30米,稱可方便地面通道前往原居民殯葬區。至於24億中,用於平整土地的開支約為9億。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秘書長黃之鋒及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因2014年兩傘運動的重奪公民廣場案,遭律政司覆核刑期被判入獄。黃之鋒和羅冠聰就案件在終審庭提出上訴,今早開庭處理,獲批出上訴許可,周永康同獲保釋,案件押後至2018年1月16日。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眾人發言前說明終審庭將接納四點:

(1) 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81A條,上訴庭在什麼程度改變、修補或增加了(reverse modify substitute or supplement)裁判官的事實裁定?

(2) 上訴庭在什麼程度應該考慮犯罪動機,特別是此案是在進行公民抗命及行使憲法權利時進行?

(3) 上訴庭在達到此案的量刑時,上訴庭在什麼程度上作出了新的量刑標準,以致影響之後的判決(in allowance of assertion of future sentencing guideline)?

(4) 就黃之鋒判刑而言,上訴庭在什麼程度應考慮到《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9A條,即對除非認為沒有其他適當的方法可處置,超過16歲而未屆21歲的人不得被判處監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