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廣告

伍展邦的辦公室門外貼著紀錄片《地厚天高》的海報,他笑言是「全香港唯一一間有梁天琦poster的律師行」。他說自己處理不少暴動罪案件,見到港大師弟梁天琦受打壓,感受尤深。

(獨媒特約報導)15年後,滿腔熱血的小伙子已達成了成為律師的理想,支援民主運動中更多懷抱理想的人。

2003年23條立法風波席捲全城,那時還是中六生的伍展邦發起「中學生關注基本法第23條立法聯盟」,過千中學生響應其號召,在7月1日與數十萬人上街,寫下歷史。

年月過去,社會氣氛起起跌跌,萬人遊行的景象再不常見,換成了不斷上演的法庭戲碼。DQ議員案、暴動案、佔中九子案、佔旺刑事藐視法庭案、一地兩檢司法覆核......近年數不清的政治案件中,律師團隊都有伍展邦的份兒,在法治風眼之中,與愈益猖狂的威權正面交鋒。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03年7月1日,50萬人走上街頭,遊行組織者民間人權陣線的口號,是「反對廿三,還政於民」。

十五年過去的今日,《基本法》第23條即將重臨,「還政於民」遙遙無期。

孔令瑜,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由十六年前民陣成立開始,一直在民陣擔任不同崗位,包括兩度出任召集人(06至07及12至13年)組織七一遊行。

十五年過去,七一遊行的起點仍是在銅鑼灣,終點則由中環舊政府總部轉到今日的金鐘政府總部,中間兩年終點曾經設在中環遮打道。當然,真正的終點,大家都不知道在哪裡。

廣告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廣告

文:wing

世界盃H組最後要鬥到所謂的「公平競技」原則始決出次名誰屬,結果日本靠較少的黃牌壓到塞內加爾。有看直播的人都見到,當落後一球的日本得悉哥倫比亞攻破塞內加爾大門,即以放棄進攻。而領先一球的波蘭曾欲搶走日本球員的腳下球,但有日本球員曾用手勢示意一比零可以的訊息。最後十多分鐘,雙方已有默契,只要另一邊廂塞內加爾沒有入球,就一比零完場讓日本出線算了。

諷刺的是,日本最後是靠「公平競技」原則出線,但世人也見到,波蘭對日本一仗的末段根本不乎合公平競技的精神。當然,以往在不同的大賽,類似的情況屢見不鮮。2004年歐洲國家盃丹麥對瑞典、2002年世界盃墨西哥對意大利、1982年西德對奧地利,都出現過末段(西德對奧地利更是大半場)雙方無欲無求的情況。老實說,這些場面的出現賽制造成的。球隊在賽制下用合法的方法去尋找最大利益,本身無可厚非。但問題是,如果國際足協一方面因為要鼓勵公平競技而將公平競技成為同分決定名次的其中一個原則,現在的結果卻是一支不尊重公平競技精神的球隊靠公平競技出線。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今年七一,維園球場再次被慶回歸活動佔用,警方單方面安排七一遊行於維園草坪出發,民陣提出上訴但被駁回。民陣提出於銅鑼灣東角道起步,亦遭警方否決。民陣今日召開記者會,公佈七一遊行起點為維園草坪,並呼籲市民於遊行路線中途加入。

葉志衍:中途加入不屬違法

民陣召集人葉志衍表示,遊行會以維園作為起點,亦歡迎市民於軒尼詩道西行線加入,避開東角道,以免和警方發生衝突。民陣成員會在軒尼詩道加入遊行隊伍,而領頭橫額會在高士威道才打開。他預計參與人數與往年相約,提醒市民在遊行時注意安全,民陣亦會於沿途安排糾察,協助維持秩序。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早前呼籲市民當日應從維園出發,不應再呼籲市民沿途加入,否則涉及參與非法集會。葉志衍批評此說法誤導市民,要求盧道歉。葉志衍強調於中途加入不屬違法,若警方安置鐵馬封鎖整條遊行路線,不讓市民中途加入,他會先「以身試法」,籲警方可先拘捕他。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亦指,盧偉聰的說法「狗屁不通」,是政治恐嚇,若遊行當日出現混亂場面,警方責無旁貸。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將在11月25日舉行,劉小麗今日下午與傳媒茶聚,表明積極考慮參選,「我係Plan A,今次係許勝不許敗」。昨日有報導指,劉所屬組織小麗民主教室已申請成為工黨的「成員組織」,並獲執委會批准。劉小麗今日確認消息,表示已加入工黨成為個人會員。

下周交代入黨詳情 預告組後援會宣傳

劉小麗表示下周將會舉行記者會詳細交代入黨事宜,並會聯合其他民主派成立後援會作宣傳,「喺安老、勞工權益和土地政策,工黨和我的路線及理念接近。」她提到,未考慮會否以工黨名義參選,稱不是以補選為前題,「喺DQ前後到議題合作上,都已經有同工黨傾。」

立法會宣誓風波中,九龍西共有兩席出缺,原屬青年新政游蕙禎的議席,已在今年3月進行補選,由姚松炎代表民主派參選,但最終不敵民建聯鄭泳舜。劉小麗早前撤回DQ案上訴,觸發補選於11月舉行,一旦她再遭DQ未能入閘,屬意工黨李卓人擔任「Plan B」。

劉小麗表示在3月的補選後,自己和團隊都感到正面臨逆境,要背起時代任務,「最需要向市民交代,其實係我們這個小團隊喺呢個時代下披甲,我們係許勝不許敗。」她和記者分享時一度感觸,表示希望給予市民信心,「縱使係好艱難,但希望真係唔好再輸,今次係打大局為重嘅選舉,係要為香港人贏返話語權。」

廣告


廣告

浸大學生會署理會長暨教務議會學生代表雷樂希

(獨媒特約報導)浸會大學教務議會昨日(6月28日)召開會議,討論檢討普通話畢業要求的兩份工作報告書。浸大學生會署理會長暨教務議會學生代表雷樂希在傍晚指,校方在會內沒有回應學生會要求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的訴求,意味未來入學的學生仍然要通過普通話評核,方可畢業。

新建議課程不計CGPA 資助考核PSC

浸大自2007年起規定本地學生普通話能力達標後才可畢業,學生可透過修讀佔學分的普通話課程,或在國家語委普通話水平測試(PSC)考獲三甲或以上成績等的途徑完成要求。普通話畢業要求一直受到學生非議,有學生認為使用學分修讀普通話是浪費時間。校方在去年推行豁免試,及格的同學不需要修讀普通話課程,惟首批考生合格率僅得三成。豁免試被指評分機制欠透明,考核內容難度太高。 今年1月,學生到浸大語文中心抗議,事後時任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及中醫學系學生陳樂行,分別被罰停學一個學期及8天。二人就判決向校內事務委員會上訴被拒。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海洋公園行政人員現時每周工作5天,前線員工則須每周工作6天。海洋公園職工會不滿工時制度不公平,苛待前線員工,昨日(6月26日)於海洋公園港鐵站外派發傳單和收集員工簽名,要求園方實行全體員工5天工作制。

海洋公園前線員工現時每周工作6天,即至少48小時,若計算吃飯時間在內,更達53小時;但行政人員只須每周工作5天,共44小時。

職工盟組織幹事吳冠君指,前線工作的體力勞動大,工時不穩定,又須於室外日曬雨淋,每周只有1天假期並不足夠,「都唔知用來休息定陪家人好」。吳冠君批評園方欺壓前線員工,要求改善制度,給予所有員工每周兩天假期。

海洋公園於2017年獲國際人力資源服務公司任士達選為「香港十大最具吸引僱主」之一,工會成員質疑園方是「講一套做一套」,自稱為良好僱主,卻一直不願改善前線員工待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元朗朗屏站17億天價行人天橋爭議愈演愈烈,政府昨將項目撥款押後,消息稱政府將修訂方案。元朗區議會昨則加入議程討論,並通過動議促盡快通過。建制派及鄉事派議員在會上不斷批評五個專業學會,斥學會「出爾反爾」、「拖後腿」及歧視元朗居民,又「淆底」不敢出席區議會會議。

路政署月前向立法會工務小組申請撥款,興建連接朗屏站至教育路的行人天橋。走線位處溶洞,部份樁柱需深達100米,總造價逾17億。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及部份民主派元朗區議員上週日在區內遊行,反對現時天橋走線。

政府昨日宣佈將行人天橋17億撥款申請押後,消息指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將爭取時間與五個專業學會商討優化方案。

兩派元朗區議員則分別在區議會提出緊急議程,民主派議員包括民主黨黃偉賢、鄺俊宇,以及麥業成、陳美蓮及杜嘉倫要求討論造價極昂貴問題。建制派14名議員亦提出「進一步討論」行人天橋,向公眾表明元朗區議會的「真正立場」。

廣告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廣告

文:wing

今早看B組大戰多次的VAR決定時,我想起的是近三十年前亞視劇集《勝者為王》的一幕:秦沛飾演的賭王聶萬龍的手下在閉路電視畫面做了手腳,令判官相信高雄飾演的方真在賭局上出千。我不是說國際足協在鏡頭上動了手腳,但有片真的不代表有真相,多了片也絕不一定令比賽更公平。

先說最大的問題,就是選擇性VAR。根據規定,VAR球證是要審視所有與入球、十二碼、直接紅牌和認錯人的情況的。這個多星期比賽帶出的問題是,為甚麼一些不太明顯的犯規,球證顯然是因為VAR裁判的建議而看錄像,再判十二碼。但一些明顯的犯規就算與入球和十二碼有關,球賽卻如常舉行。以往球迷相對接受這情況,因為大家知道球場上有二十二名球員,裁判僅得三名(就算有底線裁判也只是五名),「走漏眼」是要接受的事。但現在VAR裁判和全球觀眾可以看到電視重播片段,類近的情況,甲隊做的要看片,乙隊做的卻繼續比賽,怎叫人心服?

所以現在最大的問題是,VAR無可否認可以減少漏判誤判,但它沒有令比賽更公平。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深水埗區議會下午開會,民主派動議要求取消授權票制度,不滿建制派無法無天,多次濫用權力以授權票操控議案的表決結果。動議在獨立建制的甄啟榮倒戈支持下獲得通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