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浸大就「佔領語文中心」事件召開紀律聆訊委員會後一個多月,對涉及事件的四名學生,包括浸大學生會前會長劉子頎及中醫藥學院學生陳樂行作出處分決定,兩人分別被罰停學一個學期及8日,同時要撰寫道歉信和在校內進行40小時服務。兩人今早開記者會,表明將提出上訴,以及不排除司法覆核。

劉子頎對浸大今次的裁決感到很失望,強調大學要有言論自由。他表示四名學生所做的事情一樣,卻只有自己被停學一學期,認為是「槍打出頭鳥」,針對民選學生代表:「學校要殺雞儆猴,所有關心浸大校政嘅都要收聲。」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隨著在亞洲盃外圍賽出局,香港足球代表隊又要等下一個四年,港足應否重用入籍球員再成爭議;但球員外流發展鍛練,倒是無庸置疑。近來先有徐宏傑轉投中甲球隊梅州客家,再有卓耀國加盟瑞士基亞索。同樣效力流浪的張君則是香港球壇五年來最後一名國援,家鄉在湖北武漢,家人喜歡足球,5歲便被送到中國足球學校寄宿。張君今年25歲,一踢便是20年:「足球對我來說,不單是工作,是一生志業。」

年輕的你話過艱辛也不會怕

「大陸球員很喜歡改細年紀,我是92年,身邊那些實際年齡其實是87、88、89年。」在中國足球學校,現效力中超球隊廣州恆大的郜林、黃博文是他的師兄,北京國安的張稀哲更是同窗。小學三年級時去了東北,到中超球隊長春亞泰踢青年軍。一句「去了東北」看似輕描淡寫,湖北和長春距離是2,083公里,兩年間每日就是練習、睡覺和再練習,張君有點不滿地說:「青年軍都是執波,越看越覺得要離開,如果留喺度,過幾年可能都係咁。」後來爸爸來探他,覺得北方天氣寒冷:「唔得喎,呢度唔係好啱。」

廣告


廣告

31/3 中環 國際發呆比賽香港站

嘗為傘運絕食,今為小孩參賽

Benny:孩子有壓力但無法說出來

* * *

圖 1 Benny

Benny 覺得「發吽竇」確是他所長,因為在傘運絕食,便是這樣呆坐,故如願進入決賽。

是日決賽他特地攜 TSA(BCA)練習傍身,為五月重臨的「小三基本能力評估」發呆(發聲)。

一些家長曾蘊釀罷考,也嘗挺身控訴。但出頭必遭壓力,不只家長,連小孩亦感受到。

他認識一家長敢於挺身,但曝光令孩子飽受苦惱,卻難以道出,故找 Benny 傾訴。沒子女的 Benny 自問無後顧之憂,自覺應為家長代勞。

從事工程的他,昔年曾客串代課,察覺現在課本比過去厚好多。看似學到更多,其實揠苗助長;留待長大再讀,孩子才真正理解所學。

他以堤壩為喻,除了築堤亦須疏導。「學生又好,社會又好,與其樣樣嘢都控制,不如俾大家放空。」

如家長認為評估和操練俱不必要,Benny 提議不妨讓孩子放空,在應試時隨心所欲,包括發呆。「平時已經有考試。嗰個係唔應該操練,冇必要嘅考核嚟。」

* * *

廣告


廣告

圖 1 盧賢喆神父

* * *

逆權三部曲最後一部《逆權公民》在港上映,風頭遠不及上一部《逆權司機》。但一位在「逆權年代」長大的韓國神父,正在香港求學。天主教和平正義會邀請了神父和鍾耀華分享。

神父的見證恰恰映襯《逆權公民》,沒有神級影帝的傳奇,但有樸實無華的眾生。當眾生都經過司機的掙扎,願意回頭,駛向未知的黑暗,那一日或會來臨。

* * *

盧神父解釋,《逆權公民》的片尾曲是當年情曲,也成為電影的英文名字:When The Day Comes。

盧出生於光州屠殺後的年代,於當地南部長大。戲中「南營洞」是秘密警察「對共搜查處」嚴刑迫供的基地所在。自小雙親便常拿「南營洞」唬他,警告他莫談國是。

韓國家教甚嚴,父母打罵是常事。他馴服地成長,及至進入大學,初窺政治,學會反抗,也投身抗爭之路。

他笑說沒扔過汽油彈,不過催淚彈則司空見慣。在遊行集會多負責搖旗吶喊,由資深的學長衝鋒陷陣。

但他暗示父親應該扔過。本來父執輩正是罵後生別搞事,去讀書的一代人。但當全斗煥欲永續權力,交由自己人接班,國人終忍無可忍,全民上街,成就《逆權公民》中的「六月抗爭」。

教會是韓國民運的中流砥柱。片中一位神父,來往佛寺與民運人士聯絡,正是盧神父所屬教區的司鐸。當年韓國的樞機金壽煥,一直保護民運人士和學生,讓教堂成為避難所。

廣告


廣告

在一個叫睇政 Seeing Politics的專頁,看到作者引述一個中世紀哲學家Thomas Aquinas的公義價格概念。佢指出,道德上,是不容許低買高賣的,除非你有加自己的勞動力(Labour)入去令個件產品變得更好。所以,不單賣黃牛,連炒樓炒股炒iPhone都是不道德的,因為佢地都係低買高賣賺差價而已。

在黃牛黨的討論中,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提出這個論調。相信不少人第一眼見到的反應是:「有無搞錯?」事實上,在過去二、三十年香港經濟暢旺的日子裡,炒賣活動佔了相當重要的一個部分,「high tech揩嘢,low tech撈嘢」成為商界的金句,反映賺快錢才是正經,而且有無數珠玉在前。所謂習非成是,在財經資訊長期洗腦下,投機美其名為投資。玩財技上位的炒家,又會上《與CEO對談》這類節目和年輕人分享成功之道。投機/資者的「眼光」和頭腦被論述為一種非常值錢的技能(因為有市場),但通常只是事後孔明地證明一個人有幾本事。

廣告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廣告

文:李峻嶸,原文刊於2018年3月18日《星期日明報》,此版本經略為修飾

隨着民族主義冒起,本是多民族國家的社會主義南斯拉夫聯邦於九十年代解體。在南斯拉夫解體的過程中,一場足球賽曾經將當時緊張的政治氣氛和對立的族群關係呈現在世人面前。1990年5月13日,克羅地亞的薩格勒布戴拿模(Dinamo Zagreb)主場迎戰來自塞爾維亞的貝爾格萊德紅星。當日雙方球迷在草地上全武行,預示着克羅地亞族和塞爾維亞族之間的戰爭將於不久後爆發。薩格勒布戴拿模著名球迷組織Bad Blue Boys的成員不但參與了球場上的打鬥,身為克羅地亞民族主義者的他們不少也參加了克羅地亞獨立戰爭。後來聲名大噪的主隊球員波班則因為起飛腳攻擊鎮壓主隊球迷的南斯拉夫警察,而被視為克羅地亞民族英雄。

薩格勒布戴拿與社會主義南斯拉夫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社民連下午與東北支援組和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突襲粉嶺高爾夫球場抗議,要求政府收回用地興建公屋。社民連副主席周諾恆和成員陳文威在高球場外掛上寫有「誠哥返大陸打波,高球場起院舍俾阿公阿婆」、「租約期滿,光榮結業」、「倒數第二年,有緣再見」和「熱烈祝賀高球邨將上樓的六萬戶人」的橫額。

他們在掛橫額時,有保安稱:「呢個位係私人地方,唔可以掛野。」周諾恆對獨媒表示,民間多年來都已建議以發展粉嶺高球場代替新界東北規劃。他強調高球場是最理想的建公屋位置,面積等如一整個荃灣新市鎮。他斥政府的說法不盡不實,重申高球場面積等如七個太古城,即能容納28萬人,能用作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替代:「高球場一定唔係只可以起萬三個單位,住3萬幾人,唔該政府立即停止迫遷東北居民。」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首個透過青年委員自薦試行計劃的諮詢委員會「青年發展委員會」,昨公佈成員名單,不過三名自薦委員中,年僅18歲的科大生鄭康煥多次在網上「反佔中」。民間青年政策倡議平台及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早前訪問500名青年,普遍認為委員會應由民選產生。團體亦批評委員會成員名單只是「舊酒新瓶」 ,無助了解最燥動、自主意識較高的年輕一代。

由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所主持的「青年發展委員會」,由34名非官守委員及8名當然委會組成,將於4月1日起投入工作,任期兩年。41名委員中,有3名是透過青年委員自薦試行計劃獲委任。

民間青年政策倡議平台及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今早舉行記者會,公佈青年對委員會期望調查。調查在今年二至三月進行,在網上收集近500名年齡介乎15至35歲青年的意見。調查顯示,9成受訪者認為委員應以民選方式選出,以及15至24歲青年應佔過半數委員,並設立民選兼具實權的青年議會。

廣告


廣告

圖:瑪麗亞陳(站立者)在論壇中談及參政理念,同場的發言者為林奕慧(右一)、李凱倫(右二)及主持蘇穎欣(左一)

淨選盟主席瑪麗亞陳(Maria Chin Abdullah)在月初宣佈辭去淨選盟(Bersih)主席一職,並會在不入黨的情況下,以在野黨「希望聯盟」的旗幟參選。外界對此意見紛紜,希盟內部對她不入黨參選傳出質疑聲音,也有人擔心瑪麗亞的改革理想,最終會被政黨政治所「污染」。在3月22日,由文運書店主辦的一場討論會裡, 瑪麗亞便首次就參選的決定與公眾作公開交流。

瑪麗亞首先重申以獨立候選人的身份上陣,並選擇使用希望聯盟的旗幟,是因為她亦認同《希盟宣言》(註一)的內容,「這不是一份完美的宣言,有許多需要改進的空間,但當中包含了公民社會的建議,也有我多年來爭取的訴求。」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毛孟靜、朱凱廸、人民力量陳志全及街工梁耀忠去年十一月成立「議會陣線」,在立法會共同行動,早前勝出補選的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區諾軒今日下午宣布加入。有記者問到范國威,指其一向提倡本土優先,但朱凱廸及區諾軒則被指是左膠,會否較難合作。范國威回應稱,香港立法會的選舉制度是比例代表制,認為六人有不同的政策倡議,但不會用左膠來形容朋友,只會說他們是左翼。范國威又重申六人會作不同的分工,並聯合提出訴求,務求發揮最大作用;和范國威同屬「香港本土」的毛孟靜則表示「左膠加右膠,可以係萬能膠」。

IMG_928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