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兩名香港眾志成員分別在今年3月和8月,在廣州遭國安強行帶走及扣查盤問,威嚇要求提供黨內資料,其中一人回港後仍收到國安來電。香港眾志今日(8月27日)下午開記者會講述詳情,要求香港政府保障市民的人身安全,禁止國安跨境執法。香港眾志常委羅冠聰指出,二人並不是眾志的骨幹成員,亦未曾被捕,事件可見國安及強力部門已基本掌握了「某些資訊」。羅冠聰強調,眾志往後的行動和策略不會因為今次事件而改變,「面對強力威嚇,香港眾志不會退讓。」

IMG_7305
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展示涉事成員被國安要求坐的椅子的示意圖。

廣告


廣告

守護公義基金今天(2018年8月27日)宣布,基金信託人改組並開始為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博士籌款進行司法抗辯。

上周五(8月24日),代表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梁振英的薛馮鄺岑律師行,再度向鍾劍華博士及《立場新聞》發出律師信,指已正式入禀高等法院控告鍾劍華及《立場》誹謗,要求對方在14天內回覆或承認誹謗,否則將會在不作另行通知的情況下開始司法程序。

守護公義基金發言人鄭宇碩教授對事件表示遺憾,並認為事件正威脅著香港的言論和新聞自由。

鍾劍華博士正式向守護公義基金尋求協助,籌募抗辯經費。由於鍾博士同時擔任基金信託人,為避免利益衝突,決定退出基金。基金隨後邀得何秀蘭女士加入成為基金信託人,而鄭宇碩教授及陳日君樞機則留任為基金信託人,鄭宇碩教授同時擔任基金發言人。

由成立至今,守護公義基金共籌得超過1,200萬款項,這成績實在有賴各方戰友及廣大市民支持。在扣除DQ案原訟庭我方律師費用,以及佔中九人案部分我方律師費用後,基金現有存款約636萬,我們期望籌款額可以達到1,000萬,以支付DQ案的政府律師費、上訴費用,佔中九人案我方律師費,鍾劍華案我方律師費,以至未來其他重大政治檢控所牽涉的官司費。

基金未來需要承擔的法律訴訟開支:

  • DQ4原訟庭政府律師費
  • 梁國雄DQ案上訴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為期五個月的土地大辯論公眾諮詢即將完結,佔地逾170公頃的粉嶺高球場成眾矢之的。爭取收回球場建屋的土地公義聯合陣線,今早原欲趁高球同樂日,突擊進入球場抗議。不過球會方面收到消息,以高球車、鐵馬及十多名保安封堵入口。

土地公義聯合陣線逾20名成員,今早攜同公屋模型到粉嶺高球場示威,要求當局立即收回高球場興建公屋和社福設施,並用作取代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及立刻停止迫遷居民。他們在高球場鄰近的豪宅「高爾夫景園」外集合,遊行到位處高球場內的粉嶺行政長官別墅,沿途高叫「我要公屋,不要豪宅」和「土地房屋公義分配」等口號,多名便衣警察在場監視,又要求他們轉到高球場正門抗議。他們在球場後門受保安所阻,只能在門外示威。

廣告


廣告

《大師兄》(Big Brother,闞家偉導演,2018)

原來編劇是陳大利,他在自己編導的《黃金花》(2018)以社會關懷為包裝,其實想拍的是刀影血光;今次他只當編劇,由闞家偉執導,雖然不免來兩場宇宙最強的動作,春風化雨得略嫌天真,內裡反映的教育問題和社會現象卻真誠得多。是老舊的套路,熱血老師單人匹馬點醒問題學生、挽救頹敗學校,非一般行徑在外人看來離經逆道,到最後卻令家長、校長、社會無不折服,在教育界前線的無疑覺得誇張得只能苦笑,但也不失為鼓勵的動力。拍得好的話,還可令大眾多關注教育吧。

廣告


廣告

政府日前公布高鐵將於下月底通車,並提供了相關客量、班次和財務數據。大家知道我常常說有數不一定有真相,這兒為大家提供一些數據解讀,以作參考。

1. 高鐵唔洗蝕錢?

首先,要搞清楚收支平衡是怎樣的一個概念。政府這兒說的收支平衡,是指營運上的收支平衡,而不是整個工程可以收回成本。興建高鐵的844億,政府是沒有想過要完全收回來的。營運上的收支平衡,是指賣飛和其他收益(如車站舖租)等加起來,可以抵消燈油火蠟水電人工等等,讓高鐵不會成為無底洞,不用不停財務補貼而已。按政府最新的說法,通車首年的EBITDA已經是正數,即可以做到收支平衡。

我的問題是:都唔知信唔信佢好。還記得今年二月,陳帆局長在電台講過高鐵通車初期要補貼不足為奇,點解今日又會話唔洗補貼?畢竟,財務預測基於客量預測,而客量預測基於人口同經濟估算。由二月到今日,中港兩地的人口估算冇大變動,經濟估算因為貿易戰可能仲悲觀過之前,點解二月的時候陳帆局長覺得會蝕,現在又不會?很抱歉,我很難不懷疑只不過是二月的時候陳帆局長被罵得太緊要,現在才整靚條數好讓他不用再說高鐵要蝕錢罷了。

2. 高鐵無形效益不能計算?

廣告

管中祥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曾任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長期參與媒體改革運動、關注人權與文化議題。 網誌


廣告

photo by Chris Devers

21世紀的最重要的一堂課是什麼?或許,傳播或政治學門會排上一堂「後真相時代的假新聞」。

「假新聞」的確是當代社會頭疼的問題,有貌似權威來源的「英國研究」,更有在Line群組無限迴圈的「長輩圖」,新聞學者及正義之士對此充滿焦慮,各國有志之士紛紛成立「打假中心」,希望為混濁的民主社會保有一點清新。

事實難分、真相難辨,並不是在網路時代才有的現象,哈拉瑞教授在其著作的《21世紀的21堂課》書中就說:「人類一直活在後真相的時代」。

有些真相可以查核,只要是真實存在,透過一定的客觀查証程序,就有機會找到事實,例如,在台灣受到極大關注的「兩顆子彈」,經過嚴謹的科學辦案,早晚都能早到真相;然而,當「真相」鑲嵌到意識型態之中,就算真的找到真相,仍是信者恆信,不是者恆不信, 例如,在台灣受到極大關注的「兩顆子彈」。

雖然我們很想知道真相,但總是不知不覺地主動或被戴上有色眼鏡,各樣的顏色也成了我們判斷真相的基準。

這其實不是什麼新鮮事,自古以來,就是如此。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前立法會議員劉小麗、工黨李卓人、葵青區議員黃潤達等今日到港鐵總部大請願,抗議港鐵監管工程承辦商不力,導致工人被拖欠薪金。他們要求港鐵把所有承辦商包括在監管制度,不限於大判,並要求加重計分制中遵守勞工法例的比例,並把違法僱主列入黑名單。

勞工組成員譚亮英表示,港鐵西九龍站地盤的電工分別於去年底及今年5月向他們表示,於解僱後被承辦商拖欠假期錢及代通知金,涉事工人共有25人,事件後來解決,然而承辦商至今依然拖欠工人強積金供款,未為工人開設任何強積金户口。

譚亮英表示,當工人向承辦商佳美工程(香港)有限公司追討欠款時,對方聲稱並非負責僱主,提議他們向另一外判承辦商追討,變相「入職一個老細,追錢又第二個老細」,認為情況荒謬。譚又認為,勞審處多年來未能發揮作用,協助工人追討法例保障的合理回報,甚至有官員曾對工人表示承辦商付清假期錢,工人應該滿足,不應貪心追討代通知金,工人即時反駁「我跟法例追咋喎,點解話我貪心」。

譚亮英要求港鐵設立公開透明的監察制度,並於處理投標時把承辦商過往的勞工待遇列入遴選準則,包括工傷數量與會否拖欠薪金等。他強調,政府作為港鐵最大股東,應保障工人權益,「港鐵搞到咁大鑊嘢,政府唔該你孭返個責任」。

廣告

仙道彬

《蘋果》體育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 網誌


廣告

昨日忙完一天工作,臨瞓忍不住寫幾句,有朋友想分享文章,我卻覺得未寫出重點,於是又加幾筆。希望大家明白,香港不止是「文化沙漠」,甚至是「運動沙漠」,每一個運動員付出的汗水,不為人知,不要看到別人的光環就大肆批評,他們,每一個都需要香港人的支持。

如果沒有盡力,那DQ幾多隊也幫不了你。如果不是拼命游到第四,即使前兩隊喪失資格,也沒有用。有時,做人和運動一樣,只能先盡力而為。在泳池上,中日是遙不可及的強者,南韓的實力也勝過香港,在賽前,香港的四棒泳手:歐鎧淳、楊珍美、陳健樂和鄭莉梅沒有多想,只是集中在藍藍的池水,奮力向前,不要犯錯。

四棒中,壓力最大的可能是被譽為「美人魚」的歐鎧淳。這幾年,很多人批評小妮子,認為她的心不再是只在泳池,分了心,交不出成績。其實不止是她,每一個運動員,只要拍廣告,做電影,在賽場以外出現,就是十惡不赦。曹星如如是,楊文蔚如是,運動員就應該如機器般不停運作,24小時就是訓練和比賽,那落敗時才值得原諒。

無人想過,運動員的生涯有多短暫,有多艱辛,有多少因意外而忽然告終;尤其是在缺乏支援的香港,風光時當然一呼百應,但當表現失準,或隨年月走雨坡,沒有誰會記得,更加沒人可憐。在有能力有價值時積穀防飢,又有多錯?當外國球星轉會連肖像權也成談判重心,拍一個廣告天價,而所有人都覺得合理,香港運動員為了自己多做一點,也是原罪?

廣告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廣告

2017 年 8 月 23 日,強颱風「天鴿」橫掃本澳,所引發的風暴潮淹浸本澳大部分地區。風災導致 10 人死亡,數百人受傷,經濟損失高達 125 億元。小城滿目瘡痍,停電斷水多日,城市運作幾近癱瘓。

一年後的今日,市面上仍然依稀看到「天鴿」所遺下的痕跡,可見風災為小城所帶來的強力破壞性,且深深地烙印在每個澳門人心中,可謂是澳門人之痛。踏入今年的颱風季節,雖然至今吹襲本澳的颱風破壞力未有「天鴿」般驚人,但是每當看到氣象局懸掛風球,小城市民心中所祈禱的是,類似破壞力極強「天鴿」不要重臨。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綠領行動於今年7月13日至8月10日進行「政府物業派發雨傘膠袋實況調查」,於下雨天到83個康文署場地以及20個政府產業記錄雨傘膠袋提供情況,包括體育館、公共圖書館、市政大樓等,發現72%的康文署物業有提供雨傘膠袋,當中只有17%由康文署提供的雨傘膠袋為可降解物料。綠領行動促請政府修訂雨傘膠袋派發準則,並使用其他更環保的替代方法。

康文署2009年起稱檢討

綠領行動項目主任羅紫喬表示,根據綠領行動2016年的商場雨傘膠袋使用情況調查,有6成受訪者會使用雨傘膠袋,2017年的調查結果亦顯示每年雨季平均耗用雨傘膠袋1,400萬個,反映問題嚴重。羅表示,康文署自2009年起每年在環境報告聲稱會檢討派發雨傘膠袋情況,惟作有7成康文署設施有派發雨傘膠袋。

是次調查發現,逾八成(81%)的政府物業出入口並不濕滑;但72%的康文署場地有提供雨傘膠袋,其中香港電影資料館更主動要求訪客使用雨傘膠袋,反觀政府產業署轄下物業只有5%有提供雨傘膠袋。調查特別包括58個康文署轄下圖書館與體育館,其中35個出入口處於露天地方的物業中,有27個有派發雨傘膠袋;而23個出入口位於室內的物業中,也有15個有派發雨傘膠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