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位於長沙灣發祥街1號、由華潤集團持有的潤發倉及由新鴻基及嘉里各佔一半股權的嘉里鴻基貨倉擬改建作私人住宅。該地目前是綜合發展區用地,三集團早前提出申請將貨倉連同附近約3,000平方米政府土地,一并改劃為綜合住宅、商業用途及學校,擬興建8棟住宅大樓,高42至45層,共3,140個單位。深水埗區議會衛生及環境委員會今日開會討論,議員批評改劃對該區空氣、噪音及公共設施等影響,又憂慮單位落成後,將迫爆長沙灣。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佔旺清場20人被控藐視法庭案今早續審,原本繼續傳召總執達吏主任關錫南及其他證人上庭,但開庭時代表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杜淦堃突然表示,警方於本周二找到13段佔旺清場片段,共長約4小時。辯方代表資深大律師潘熙指,當中包括頭戴紅帽的原告人代理人情緒失控的片段,他不想對警方及律政司有任何猜度,但難以理解為何於本星期才突然找回片段。另一名辯方代表資深大律師駱應淦亦指,不想在庭上浪費時間,法官陳慶偉同意押後審訊至下星期一。

片段包括代理人向示威者揮動鐵鉗

杜淦堃於開庭時突然表示警方於本周二尋回3段影片,希望作為呈堂證供。其後潘熙糾正指,警方找回存放於3張記憶卡中,13段共4小時的影片,更指片段中包含「消失的兩分鐘」。昨日辯方於庭上播出由警方拍攝的現場片段,但當中未有收錄上午9時59分至10時01分共兩分鐘的片段,潘昨日指此兩分鐘的現場片段對案件相當重要,並播放一段無綫新聞短片作證據。片中可見有代理人向示威者揮動鐵鉗及鎅刀,神情激動。

廣告

社運

同運火紅十年序言:05七一大遊行同志領頭|韋少力、陳文慧

廣告
同運火紅十年序言:05七一大遊行同志領頭|韋少力、陳文慧

廣告

原文刊於G點電視<香港同志運動筆記>專欄

作者:韋少力、陳文慧

2005年是多事之年,自年初開始性傾向成了最火爆的題材,直接引爆隨後可能是香港有史以來本地同志運動最火紅的十年。

源起:促成同志領頭的人們

「民間人權陣線」(下稱「民陣」)自2003年開始主辦「七一大遊行」(下稱「七一」,成為了公民社會的一個重要發聲渠道。別誤會「民陣」是一個非政府組織,其實它是一個聯席,自2002年9月成立,2005年時應該已有五十多個成員團體,包括勞工、教育、人權、工會、基層社區、基督徒關社、記協、婦女及性別等。「七一」除每年大會主題,也會邀請民生議題的代表團體或人物走在遊行最前,以突顯民生議題的重要性。

2005年2月,民政事務局委任三人小組,即張妙清、梁美芬及陳耀莊,調查市民對不同性傾向的接納程度,「明光社」、「香港性文化學會」、「新造的人」等反同組織猶如驚弓之鳥,組成「維護家庭聯盟」,並於4月29日於明報港聞版刊登四大版合共九千八百人的聯署聲明,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及「同性婚姻」。

廣告


廣告

讀區龍宇先生的《強國危機》,覺得這本書最大的價值是它狠批今天中國政府是基層人民的壓迫者。

理論上,社會主義國家是講求人民/國家控制、參與經濟事務,將成果平等分配之後令人人富足。即使今天的中國自稱自己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因應中國國情的特殊制度,區龍宇直接告訴你今天中國的經濟制度不單是容許市場買賣、私產的資本主義,而且是官僚資本主義,不單容許國家宏觀調控經濟,不單容許共產黨壓制公民社會、工會以減低外資成本有利提升GDP,更容許中國官員利用職權參與商業活動、投資、控制一些公司,令他們自己發財。

因此,改革開放後,中國政府絕不會尊重工人權益。改革開放後,就修憲禁止中國工人有罷工權,容許中國企業降低工人工資、拉大收入差距。正因以上發展令中國工人不滿、生活變差,因而令中國工人階層積極投入89民運。可惜,由於64屠殺令中國工人運動大受打壓,工人反對運動進入低潮,因而令中國政府借勢迫國企工人「下崗」(變相裁員失業),容許更多外資設低成本高污染的血汗工廠,不容農民工獲城市公民權利和法律保護令他們更容易被血汗工廠剝削,不容獨立工會和工人運動卻只容官方控制和欽點、不由工人選舉產生的全國總工會。這一切令工人大受打壓。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佔旺清場案今日續審,代表控方的資深大律師杜淦堃昨已傳召3名證人,包括警長李廣、助理總執達吏主任趙淑文及助理總執達吏主任余德信,今早再傳召余德信作供。代表辯方的資深大律師潘熙於盤問時播出清場當日的片段,指出余德信口供中提到現場的混亂,是由原告人代理人以及警方推撞所致,而非示威者造成。

潘熙於庭上播放多段證據片段,指余德信口供中提及到「場面一度混亂,自己更被鐵馬撞到右腳小腿」,實際上是在原告代理人清拆鐵馬時不慎撞到,口供中的混亂場面其實「唔關佔領人士事」。余承認當時執達小組身處的位置並無任何示威者,只有原告人律師鄺家賢、原告代理人、記者以及大批警員,示威者留守鐵欄的另一邊,無任何行動;他表示推撞意外是由於警方湧上前及代理人退後引致的。片段中亦見清拆行動期間,助理總執達主任詹鳳玲被原告代理人搬走的鐵馬絆倒。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在6月28日的「留守黑紫荊行動」中,警方以公眾妨擾罪為由拘捕26名示威者,當中6名女示威者於北角警署拘留期間,發現有男警員巡視女性羈留室,侵犯女示威者私隱。被捕的女示威者包括香港眾志常委周庭、成員黃莉莉、教育實驗學社黃子悅、大專政改關注組成員李嘉穎,今日到平等機會委員會作出投訴,要求警方嚴格禁止男警巡視女性羈留室,盡快改變羈留室的設計,以保障被拘留人士的權利和私隱。平機會主席陳章明接收請願信,表示會作出跟進。

廁所與走廊僅隔鐵閘

現時羈留室的如廁地方設於門口位置,與走廊只有一道鐵閘之隔,若警員巡邏期間被捕者正在如廁的話,警員有可能窺看到被捕者的私處。

周庭憶述當天曾質問警員,為何會有男警巡視女性羈留室,獲得的答覆是「睇下架咋」。周庭如廁前亦曾詢問女警可否「掩埋個閘」,而該女警卻指「得女仔,無所謂啦」。周庭認為此舉非常不尊重被捕者,其言下之意即女警便可觀看被拘留人士的如廁情況。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何式凝指,不論警員為異性或同性,沒有人希望被他人監督如廁情況,要求警方檢討羈留室設計。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於7月1日示威活動上,被帶上警車鎖上手扣,他今早(7月12日)到小額錢債審裁處,民事追討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索償金額為45,000元,聆訊將於8月7日早上9時進行。

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期間,社民連及香港眾志於7月1日早上,原計劃到金紫荊廣場升旗禮示威,但準備從灣地鐵站仔出發時,遭約百名疑似黑社會人士襲擊,拳打腳踢。混亂之際,警方將約20名示威者帶上警車,黃之鋒及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更被鎖上手扣。直到返回警署,警方表示無意拘捕二人,讓他們離開,過程約一小時。

黃之鋒指,警方一直沒有交代為何要他們戴上手扣,而在非正式拘捕下,警方無故要市民鎖上手扣,屬限制人身自由及非法禁錮,可追討賠償。黃之鋒諮詢過法律意見及參考過往案例,決定從民事追討,申索款額45,000元,包括侵犯人身、聲譽損毀及懲罰性賠償。他指暫未有計劃到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

他稱若成功追討,會將金額全數撥捐相關抗爭基金,希望可以幫助佔旺案等,正面對罰款的抗爭者。他亦指出,警方當時無視在場黑社會人士,不作出驅散,反而拉走和平示威人士,是干預示威自由。

廣告


廣告

一般人未必聽過「政治正確性」,但隨著時代的進步,這個概念的問題意識其實已在社會落地生根,直接或間接影響我們怎樣理解世界,評論事情。

最簡單的例子莫如明光社,現在他們要發表歧視同志的言論,比以前困難得多。因為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已成公民社會的共識,取得政治正確的地位。反對/質疑具政治正確性的觀點,注定四面受敵,事倍功半,吃力不討好。

要注意的是,政治正確不等於(哲學上)道德對確。「經濟發展」(通常是指唯GDP馬首是瞻)去到今天仍是很難反對的說詞。在天星皇后之前,它更加無往而不利,可以使任何出於環保/文化保育/人性考慮的反對聲音即刻收皮。十年前保育思潮興起,情況才好一點。

粗略地說,(廣義的)社會運動旨在移風易俗,其實便是透過抗爭帶來主流/保守狹隘的價值觀的改變,以及個人的思想行為得到解放。讓一些不被廣泛接受的言行變為常識,融入日常生活,便是要令一些政治不正確的事情轉化為政治正確。不同意識形態的人都希望領導群雄,爭奪大論述的話語權,這個戰場的烽火是不會熄滅的。

廣告


廣告

持咪者為趙淑文

(獨媒特約報導)佔旺清場案今早續審,法庭昨日已處理4名被告的認罪求情,另外7名認罪被告包括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的求情早前被法官陳慶偉指出與事實不符,資深大律師駱應淦今天向法庭呈上已作修改的求情文件。而另外9名不認罪的被告,包括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秘書長陳寶瑩、副秘書長關兆宏等,控方代表、資深大律師杜淦堃今傳召三名證人,包括警長李廣、助理總執達吏主任趙淑文及余德信。辯方代表、資深大律師潘熙於盤問時指出,兩名執達主任連同另一名署理總執達主任詹鳳玲口供有多達95%相同,三份口供中甚至有相同的錯字。

案件在上星期五控方開案陳詞後,法官陳慶偉突然指出部份認罪被告的求情內容與事實不符,代表辯方的資深大狀駱應淦於今天撤回舊有文件並呈上新的求情文件,並代表黃之鋒向法庭致歉,陳稱會在審訊結束後一併處理。

廣告


廣告

由左起:Herman、Candy、Kary,Karis(上)

(獨媒特約報導)台北市長柯文哲早前表示「香港很無聊,香港一個小島有什麼好看的」,言論引來爭議。香港真係咁悶?定只係我地無去發掘?6名90後青年早前便成立Facebook專頁「我們的獨家邨」,並自發舉辦導賞團遊覽石硤尾,旨在探索區內小店,希望港人能夠留意社區和愛惜小店:「唔好等到小店執先關注,提早支持佢地。」

香港的確只是一個小島,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無聊與否只在乎你有否發掘及留意社區內有趣的事物。這六名年輕人在一次緬甸的旅遊中認識,後來因為參加機構舉辦的比賽,要選擇一個社會議題服務市民。由於他們一直關注社區內的小店,故決定以此為參賽題目。

即使比賽已經結束,但因為對於小店的執著,他們繼續走在一起,在今年4月更成立「我們的獨家邨」,至今舉辦近十次導賞團,參加者累積200人。「其實唔係想有咩大影響,只係希望喚醒市民對小店關注,亦希望可以改變市民既消費習慣,行多幾步支持下小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