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圖片來源:康文署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上週六(5月6日)討論319億啟德體育園撥款,多名議員質疑興建新的5萬人主場館後,現時的香港大球場將被浪費,民政事務局僅稱會就大球場未來用途進行研究。不過據當局向立法會提交的補充文件,啟德體育園的財務預測假設香港大球場不會與啟德體育園作直接競爭,換言之落成不足30年的大球場勢將拆卸。

行政長官梁振英在今年度《施政報告》中,建議最快於2019改建灣仔運動場作會展用途和潮玩、新穎的康體設施,而香港大球場或「重新定位」為地區運動場,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亦稱為體育設施「重新佈局」,不過當局提交立法會的文件,從未正面提及啟德體育園對現有體育設施的影響及成本

廣告


廣告

在一個月前,有多少人能夠預料得到如日方中的「佳龍駒」在昨天的悲慘收場?

2017年5月7日,沙田馬場上演國際一級賽冠軍一哩賽,被捧成大熱門的「佳龍駒」只要勝出此仗,便穩奪今屆的香港馬王寶座。然而,此駒開賽一出閘便反常地墮後(「佳龍駒」此前何嘗在「美麗大師」身後競跑?),牠作賽了半程被騎師莫雷拉緊急拉停,經馬會獸醫後發現牠盤骨嚴重折裂,被送往馬醫院搶救,但期間出現其他併發症,最後傷重不治。

「佳龍駒」英年早逝極不利香港賽馬精英化

「佳龍駒」英年早逝的事實,自然對香港賽馬精英化發展造成沉重的打擊。前一哩馬王「步步友」重傷過後無復當年勇,接班的「美麗大師」、「詠彩繽紛」和「喜蓮獎星」均不能與「步步友」相提並論。「佳龍駒」的冒起,本來才是香港在國際一哩大賽的新希望。牠在三歲時,已能輕鬆撃敗「美麗大師」和「喜蓮獎星」。

雖然「佳龍駒」今季季初受腳部傷患問題困擾,復出日期一拖再拖,但牠復出後進度良好,早前更成為首匹在香港囊括三場四歲系列賽,其中在香港經典盃(1800米)和香港打吡大賽(2000米)中兩度力拒「巴基之星」的來犯,完美詮釋何謂「既生瑜,何生亮」。其實,這匹父系為Street Boss、母系為Swing Dance的四歲賽駒,從血統來看一直長力成疑,但牠兩度在非首本路程的大賽中如入無人之境,實為不折不扣的破格馬。

廣告

國際

吳敦義由老翻新的利器:網軍

廣告
吳敦義由老翻新的利器:網軍

廣告

正在積極參選國民黨主席的六位侯選人中,吳敦義是政治資歷相對較老,也是相當傳統的政治人物,不過,由於他在此次黨內選戰中正確操作了翻新利器──網軍,使他由老牌政客一躍而為網路新寵。就在8日,吳敦義就要與臉書第十萬名按讚的粉絲同台,這一切,是怎麼來的?

台灣政治人物經營臉書已不是新聞,但幾乎沒有一個是像吳敦義這樣,起步晚,但急起直追;猶記得不久前他臉書粉絲專頁「義氣」才剛慶破五萬人按讚,想不到在五二零主席選舉正式投票前,他已經擁有近十萬名粉絲。

其中,有兩項特點。一是速度,快速累積政治人物粉絲並不容易,何況又是聲勢落於谷底的國民黨資深政客;其二是影響力,藉由這個臉書平台,吳敦義的思想、言論、行動甚至是「表演」,都直接傳到網友面前,一下子拉近了距離。

說到「表演」,這幾乎是老政客的本能;不過「義氣」上呈現的吳敦義,卻掌握了「真實」這個要素。換言之,據實際操盤者對筆者表示,他們不為吳敦義掩遮,而是很精準巧妙地將吳本人的實際言行透過鏡頭,甚至是晃動中品質不佳的手機,隨時記錄發表。網友要的,不就是這個嗎?

慢慢地,過去那個精於計算、老於權謀的吳敦義,被一個待人親切、嚴謹而聰明,敢於對民進黨一刀切入,反應快而犀利的國民黨領袖取代了,這是黨人對吳的期待,透過新世代的傳播平台,活生生出現在網民面前。

廣告


廣告

【草根行動媒體】

文︰阿貓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在未過城規會之前,已先向立法會財委會申請前期工程撥款,2014年6月27日,就在當時的財委會主席吳亮星強行推進會議之下被粗暴通過。雖然村民在財委會撥款後每個程序關卡都嘗試做些事情向政府提出反對,但政府始終不理村民及市民的反對聲音。到了現在2017年,前期工程正在悄悄迫近。 所謂前期工程,按照政府的說法,是平整道路和進行渠務等基礎設施,實際上卻會發現,部份前期工程範圍,其實已經會因工程而令村民生活大受影響。

政府玩弄村民 地政回應荒謬一味推波

大約在4月23日開始,聯生區很多村民都收到掛號信,內容是土木工程署就村民反對前期工程刊憲作出的回覆,信中內容大約是回應村民反對刊憲原因,以及詢問村民是否會繼續反對,信中有提及會安排會議以解答更多該工程項目關注事宜。亦即,刊憲是一個未完成的程序,未可以開始動工,政府官員仍在遊說村民離開的階段。

廣告

動物

家教

廣告
家教

廣告

攝:Alex Leung

星期六,我經歷了我演說工作中最緊張的一次。我的聽眾不是學生,也不是甚麼大人物,而是家長。

我到大、中、小學講動物權益,一向如魚得水,很放膽很自如的表達我對「動物應擁有自身權利」的觀點。學生、老師甚至校長也好,我不期望他們完全認同我的想法,但在一個文明開放的學習環境下,沒有人會反對動物是我們生活上要關心的一個題目。但家長就不一樣了,他們最關心的當然是子女,而子女在學校裡要追求的,當然是學業成績,而不是動物權益。 至於子女要如何對待動物,尤其是街上的社區流浪動物,肯定不是大部分家長所關心的。

這天我應一間小學的邀請,出席學校家長會的聚會,面對四五十個家庭,我的確有點壓力,怕得罪家長,怕令學校尷尬。特別當我講到流浪動物在社區的苦況時,我真的步步為營,每一個用字都小心翼翼。要知道,在今日寸金尺土、處處都是豪宅的香港,要讓家長接受流浪動物的存在並願意與牠們共存共生,是真的有點不切實際的離地。 我一邊講一邊看著台下家長們的眼神,又似乎不那麼抗拒。當說到虐待動物時,有些在皺眉,有些在搖頭。說到寵物買賣時,我試問台下學生,如果想養動物的會怎麼辦?台下的家長竟然和學生全體大聲的答:領養! 那一刻,我才放下心頭大石。

廣告


廣告

血庫告急,紅十字會多番呼籲捐血,坊間反應兩極。勸人捐血不能靠罵靠嚇,本文整理過去在留言說過的,再分享自己的經歷,希望還猶豫是否捐血的人想想。(相信本文要久不久補充和share)。

1. 捐了的血賣上大陸?

其實紅會已澄清很多次,但沒有用,內容農場照借此賺錢,有人樂此不疲去相信。相信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政治需要。

只是想深一層,究竟香港的醫療體系和醫生是否已墮落到跟大陸一樣?早前捐肝事件,著名親共醫生盧寵茂出來說話,很多人也認為,雖然這個醫生投了共,但其醫學專業知識仍然可信的。再者,只要問一問自己,你需要治療,你相信香港還是大陸?

2. 捐血益了香港的大陸移民?

大陸移民只要是香港居民,那當然有機會接受輸血了。但要解決這個問題,應該是解決大陸移民的把關問題,為什麼要聚焦在捐血?大陸移民來香港剩係輸血嗎?

其實不少人現在轉改口風,說我們只是要求紅會交代血液怎麼使用。其實紅會已交代過,血液優先供本港使用,九成公院,一成私院,但再交代多一百次,只要有機會被大陸人使用,這些人仍會認為不要捐。

廣告


廣告

星期六,東方和傑志將在港超最後一輪聯賽相遇。這場賽事也是聯賽冠軍生死戰。如果東方取勝或雙方賽和,東方就衛冕成功。相反傑志則要取勝才能重得聯賽錦標。

對上一次香港頂級聯賽冠軍要藉最後一輪由兩支爭冠球隊相遇決出,應是2002至2003年球季。當年愉園和晨曦爭持激烈。最後一輪聯賽之前,愉園積30分,比晨曦多一分。換句話說,愉園只要賽和就能奪標。晨曦在下半場初段由黃鎮宇先開紀錄。但愉園外援基夫迅即梅開二度,助愉園反超前。儘管馬斯奧在補時階段助晨曦追成平手,但為時已晚,愉園奪標。

有趣的是,嚴格而言愉園同晨曦在該屆聯賽都是不敗球隊。雙方在聯賽兩度相遇都打成平手。晨曦以八勝六和的成績完成球季。積分榜顯示愉園的成績為九勝四和一負。愉園唯一的敗仗是敗在福建腳下。到底愉園為何會不敵最後排名第六(即倒數第三)的福建呢?原來愉園本在場上以一比零小勝對手,但當天愉園派遣郭裕洪後備上陣時,郭裕洪根本不在當天愉園的後備名單之中。由於愉園派出違規球員上陣,所以後來被改判以零比三落敗。如果沒有愉園這個低級失誤,那根本就不會有最後一場聯賽生死戰了。

廣告


廣告

法國大選步入最後階段,無論是中間派前進黨的馬克龍,抑或極右國民陣線瑪琳勒龐勝出總統大選,第五共和自1958年開始以來,由傳統右翼或左翼社會黨出任總統的情況,都將會被打破。但這重歷史意義,在政治運作上未必有實際的突破。由於2017年的總統勝出者都來自於新晉的政治勢力,受制於法式半總統制,接着的國民議會大選若果依舊由既有政黨所控制,即使傳統上的左右退場,新上任的總統也無可避免要接受和總理分屬不同陣營的共治結構 – 除非新總統顛覆整個共和國的政治傳統。

經歷三次共治的第五共和

在其他國家,一般而言只由一個執政黨或執政聯盟接掌政府,但法國的半總統制底下,法國總統縱然國家領袖,不論在憲政體制和政治運作上都擁有很大權力,卻出現了稱為『左右共治』的特別現象:若果總統和總理並非來自同一個陣營的話,總統需要和來自相對立陣營的總理,同時共享行政權。這個共治現象出現過三次,分別是1986-88年(社會黨總統密特朗與右翼戴高樂派總理希拉克)、1993-95年(社會黨總統密特朗與右派總理巴拉杜)、1997-2002年(右翼總統希拉克和左翼總理若斯潘)。

廣告

生活

薯片背後 – 你所不知道的暗黑

廣告
薯片背後 – 你所不知道的暗黑

廣告

Amnesty International / WatchDoc

筆者很多朋友都喜歡吃薯片,還有雪糕;不論是讀書、上莊、出來工作、抑或工餘活動,總之一有人建議吃薯片和雪糕,馬上就充滿快樂的空氣。

然而,部份令人歡樂的薯片和雪糕,還有一些我們理所當然用著的日用品背後,包含著印尼棕櫚種植園工人,甚至童工的血淚。

國際特赦組織去年年底發佈《棕櫚油業的驚人醜聞:知名品牌背後的勞工侵權行徑》,揭露全球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商豐益國際(Wilmar)在印尼的棕櫚種植園種種侵犯勞工權利的行為;報告指出,包括FAMSA、ADM、高露潔棕欖、家樂氏、雀巢、寶潔、利潔時、聯合利華等9大國際公司亦有向豐益國際採購棕櫚油進行生產,而涉及的品牌包括港人熟悉的品客薯片、Ben and Jerrys 雪糕,Kitkat 朱古力、潘婷洗頭水、高露潔牙膏等。

報告訪問了120名在豐益國際旗下或其供應商的棕櫚種植園工作的工人,發現一系列人權侵犯現象;例如女工被迫在工資低於最低標準的情況下長時間工作,在某些極端的案例中,她們每天只能掙到2.5美元,即便如此,她們還面臨著工資被扣的威脅,而且工作毫無保障,沒有退休金或醫療保險;而即使歐盟已禁止,但園內仍然使用劇毒化學劑百草枯,危害工人安全。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早前舉行,打著重塑1997前香港的《樹大招風》奪得最佳電影,細看整個入圍名單,都是以劇情片為主。八十後的張鐵樑和蔡倩怡早前發起「香港真實影像協會」,目的是推廣紀錄片,顛覆對觀眾紀錄片的定義:「紀錄片唔等如《鏗鏘集》。」

紀錄片在香港從來都不是主流,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如何推廣讓更多人認識?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打破觀眾對紀錄片的想像。

IMG_443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