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參選港島的香港眾志周庭遭取消參選資格,民主派舉行記者會回應,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表示,青年抗命換來牢獄之災,當選則遭到DQ,如今周庭連「候選人都做唔到」。他指今次周庭是第13名被DQ的參選人,亦代表是DQ整個香港眾志及年青一代。黃之鋒強調:「無論我哋入唔入到議事堂,我在此承諾,無論三年、五年、十年入唔到議會,甚至五十年不變都無埋,我都會做一世異議者。」

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指,北京政治紅線由港獨延伸至自決,這條紅線不單是劃在參選表格上,亦是劃在大家的腦上,告訴大家什麼不可說。羅冠聰稱,他們為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一定不會退縮。他指參選是一時,「無人會做一世議員」,在極權之下作為異議者反對不公義的事,才是一輩子的事,他們不會為了一時的事,放棄做人的目標。他呼籲港人不要放棄,相信在建制之外亦可以有強大的影響力,「話俾北京聽,無論點樣都係會繼續行落去」。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已報名參選港島的香港眾志周庭遭取消參選資格,民主派下午舉行記者會,多名民主派議員出席,他們在記者會開始前高呼「反威權,香港人只要 Plan A」等口號。周庭指今早十點半收到選舉主任的電郵,因她的政治聯繫已裁定她的選舉資格無效。周庭強烈譴責政府這個決定,指政府是有意清算雨傘運動後對香港有盼望的一代人,對他們趕盡殺絕,要進步力量絕跡。

周庭是自2016年換屆選舉以來,第13名遭DQ的參選人。周庭指在報名後,從未收到關於她及政治組織的提問,與上屆處理本土派參選的做法不同。周庭稱今早收到的電郵中包括了一份中英文、十多段的決定理由;選舉主任早前只不斷追問其所持國籍,形容是處處刁難,無給予她機會解釋政治立場。

廣告


廣告

《藍天白雲》片末,男女主角殺了父母,上山野餐,二人背影恬靜安寧,女主角Connie說過:「不過是想過應得的生活。」

應得的生活?Connie母親的生活與下場,很令人耿耿於懷。她在全片猶如死屍一樣,臉色蠟黃,目無表情,唯有兩次較有生機的時刻,就是丈夫被殺當晚,她露出詭異的笑容,同一晚,輪到她遇害,說了長久以來唯一的對白:「Connie救我呀!」換來Connie下手更加狠辣!

得不到援手 也得不到憐憫

映後座談時,我問過導演怎麼看待母親一角,當時梁雍婷(Connie)代答,母親一直逃避。

我想,是逃避,也是逃不掉。Connie一家像在困獸鬥,Connie逃不掉,Eric躲到衣櫃守護她。哥哥長大了,有工作、感覺敏銳,回到家裡還不是選擇沉默。

Connie的母親,其實是家裡最忙碌、也最弱勢的人,她拐著腿跟丈夫出車送菜、煮飯給家人吃,還被丈夫粗口問候飯菜難吃,未睡醒就遭到丈夫強行進入,家裡又會突然出現丈夫買回來的援交女學生共進晚飯(又是她煮的!)援交女那一句:「已經算尊重喇。」或許就反映了母親承受的暴力,在別人眼中根本微不足道。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補選提名期在下星期一結束,已報名參選港島的香港眾志周庭遭取消參選資格。政府早上發出新聞公告回應傳媒查詢時,指「『民主自決』或以公投方式提出包括選擇獨立來處理香港體制等,均不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基本法》下的憲制及法律地位,亦與國家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擁護《基本法》是立法會議員的基本法律責任。鼓吹或推動『民主自決』或以何種形式提議獨立的人士不可能擁護《基本法》,因此不可能履行立法會議員的職責」。

聲明中又指,選舉主任是根據相關選舉法律有責任和權力作出決定,並旨在令今次立法會選舉能在符合《基本法》和其他適用法律下公開、誠實、公平地進行,和部分社會人士指稱的政治審查、限制言論自由或剝奪參選權無關。 預料南區區議員區諾軒將作為「Plan B」上陣,對決同為南區區議員的新民黨陳家珮。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浸大學生會今日發起校內遊行,聲援因「佔領」語文中心事件遭浸大無理處以停學令的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及中醫系學生陳樂行。遊行有近300人參加包括學生、老師及校友,他們由宿舍賽馬會廣場遊行至邵逸夫大樓,高叫「黑心校長無句真,針對同學亂處分」和「校方制度施暴,製造白色恐怖」等口號。學生會在傍晚發聲明,要求校長錢大康在下週三前撤銷停學決定和安排劉、陳二人復課;並要回應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的訴求,不然將有進一步行動。

photo_2018-01-26_15-17-24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消息人士連日來透過報章,就DQ立法會補選參選人「放風」。民主派議員昨與總選舉主任會面,獲確認負責三區直選的選舉主任,均向律政司索取法律意見。他們昨晚到律政司司長辦公室要求會面不果,獲回覆司長「沒有時間」。民主派今午在記者會要求鄭若驊不要再逃避,又發起一人一信「DQ No More」行動,向律政司表達不滿。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昨日與選舉事務處總選舉事務主任黃思文會面,對方表示三區的選舉主任曾就候選人參選資格一事諮詢律政司意見。不過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第17 條,「選舉主任在根據第16條決定某人是否有資格獲提名為候選人或是否喪失該資格時,必須顧及提名顧問委員會所提供的意見」。他們認為選舉主任直接向律政司尋求意見做法不恰當。

他們昨晚又到律政司司長辦公室,要求與鄭若驊對質。惟等候兩小時未獲接見,只著議員聯絡其社交事務秘書,兩小時後再獲回覆:「鄭若驊週末沒有時間」,並建議他們到其辦公室與法律政策專員會面。

公民黨郭榮鏗指,鄭若驊對在此事上責無旁貸,但連番拒絕議員會面要求,反映其缺乏誠意向議員解釋,將責任推卸予一個公務員。毛孟靜批評「而家唔係同你唱K、開P,你搵個社交秘書見我地,我地係講緊公眾利益」,斥鄭若驊處理不得體,製造「不可收拾的公關災難」。

廣告


廣告

「人求安居樂業,我兩樣都無。」

蕉徑農夫文哥向獨媒記者慨嘆,自己前路茫茫。

一年多前,他花了五十多萬,與幾位兄弟夾手夾腳把位於蕉徑老圍的老家翻新,原以為一家人會在這裡安居樂業,直到終老。

豈料,政府推岀在古洞南蕉徑80公頃土地發展農業園,文哥的租屋和農田與選址重疊,他收到業主不再續租通知,面臨逼遷。

他嘆息,住了這裏幾十年,落地生根,沒有想到有朝一日會被逼遷。

IMG_6488

「無可奈何囉,可以怎樣呢?惟有住得一日得一日。」他眼泛淚光,哽咽地吐了一句:「你是很不甘心㗎!」他原本激動地講述自己處境,突然停了一會,頓時只有盤旋於農田上的雀類叫聲。

廣告


廣告

浸大普通話豁免試合格率只有三成,點解?浸大編委會昨日出版號外,有同學形容考試的題目冷門,包括「向遊客介紹一條九龍經西隧過海的巴士路線特質及乘搭方法」,難度比中國國家級普通話水平試難度更高。

獨媒訪問了兩名參與豁免試的浸大同學,她們批評考試題目並不生活化,包括「如何在香港興建更多中醫院」,而須修讀課程的同學則指普通話期末考試安排差、部分學系學生難以安排時間,形容普通話畢業要求令同學「好煩、好痛苦」。

IMG_5821
圖:有浸大學生在校內發起討論,討論普通話畢業要求應否存續

廣告


廣告

一對小情人來到班上。曾經一個在監獄之內而另一個在監獄之外。莉莉在蘋果的「學民烈女」video,我很喜歡,今天要120多人包括林朗彥/Ivan 陪我再看一次。保釋出來之的林朗彥怎様看監獄的生活。她和他怎樣一同走下去?

烘麵包味道真好

有朋友告訴我:在監獄之內也可以烘一塊多士,賣給囚友,換枝煙。在監獄內怎可以生火?都有好幾位同學有些看似可行的建議。

Ivan 說他知道監獄內可以「燙」多士(偷偷的用 workshop 的燙斗來「燙」麵包,燙出久違了的多士滋味。)

還有用紅豆粥+消化餅+朱古力可以整蛋糕。他沒有經歷過全個製作過程,不過他知道有人這樣發明了「免焗蛋糕」。

坐一日監值多少錢

我問同學究竟他們要得到什麼才願意坐一日監,做個 HK Prison Experiment 2018。同學總是要千千聲,原來在政府眼中只是值五舊水。如果坐監坐多咗,坐了「冤獄」,政府就係賠償你每日500元。

在大部份人都說要幾多幾多錢之際,突然有同學說:「要一個女朋友。」很喜歡這位同學!很久沒有在班房中聽過這麼一個這麼直率而令人會心微笑的答案。他沒有女朋友,如果我俾個女朋友/無價寶佢,佢就肯坐一日監。

想起梁頴禮,在社會邊緣的最邊緣

廣告


廣告

文: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梁志遠博士

商務及經濟發局局長邱騰華日前宣佈跟進施政報告建議,成立秏資不菲的「深水埗設計及時裝基地」(下稱基地)。同處深水埗一隅,棚仔布販及義工共同倡議的「棚仔社區布藝時裝中心」(下稱中心)卻慘被局長拒諸門外。難怪一眾布販及義工會藉著一月十六日政府於深水埗區議會舉行基地簡介會時進行抗議,要求跨部門正視身處時裝業「下游」的棚仔的搬遷安置,並將中心建議納入到基地計劃當中。事件不單反映了政府不同決策局各自為政的尷尬局面,更突顯了政府插手社會創新計劃時,仍然恪守閉門造車的習慣,只懂挪用民間始創的智慧,選擇性地諮詢、支持及選定合作對象,卻忽視由下而上自我生成的社區營造動力。即使邱騰華在被質問時改口邀請棚仔參與,但仍然無法回應有關基地建議涉嫌抄襲及事前全無與棚仔布販及文創團體諮詢溝通的事實。

一邊廂,官辦的「深水埗設計及時裝基地」是政府及時裝業界龍頭與市建局合作的項目。初步資料顯示,基地以優惠租金租借通州街重建項目中的5層商業平台,發展成設計及時裝基地,預期於2023-2024年落成。目標、營運方式及基本對象竟與之前的民間建議類同,只是規模更大和更多資源更多罷了。雖然基地現時的建議仍是十分初步(尤其是有關財政營運及社區協作模式完全欠奉),但這多少都反映了政府開始明白文化產業與旅遊經濟是可以互相促成的,而政府也應有一定的角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