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天秤的那一端

廣告

廣告

一朝早,收到記者朋友電話說昨天的淫審公開諮詢裡,近八成的意見都是教會泛道德的觀點,主張加強審查以保護青年。加上最近《家暴條例》的動員,記者的問題是,基督教右翼為何在最近幾年的政治動員那麼強大?

當美國政治化右翼教派動員架接在英式教會傳統

我不是教徒,也很少與極端基督教團體辯論,但香港的殖民歴史,使宗教右翼的發展更極端。97前,香港是英國的教會傳統,教會主要的任務是道德、慈善和社會服務等領域,而很少會進行政治動員。政府亦會主動調撥很多資源給教會建學校、醫院、社會服務等機構。97脫離殖民地後,香港政府再無必要維持這種政教的關係,而某些教會的組織/教派亦由英國的傳統,慢慢轉移到美國的傳統,因為它們要透過政治的影響力去爭取更多的支持與資源。

最近聽到頗多要求立法過濾互聯網的宗教言論,都與美國布殊政府下的宗教右翼言論相類似。譬如說,愛滋病是罪,但我們沒有改過/回應神給予我們的徵兆,卻以推廣避孕套,使這種罪繼續存在。美國布殊政府,就以這些理由大幅削減防治愛滋病的撥款,鼓勵禁欲來處理愛滋病問題。另一邊廂,卻用大量的國家財富在伊拉克殺戮。

把美國右翼宗教政治架接到香港有幾個問題,首先,我們的土壤是英式教會,大部份學校和社會服務機構都是基督教和政府資助的,這些組織已滲入了社會的機體,所以難以避免地,政府直接地津貼右翼教會的動員。更甚的是,香港沒有民主的制度,這令到建制右翼宗教的結合,在制度上難以被另一邊的力量制衝,而傾向一面倒。這種政治上的不平衝,會令到社會陷入瘋狂,因為世俗反對聲音缺乏建制渠通進行改變,而改以其他方法進行挑戰,網上一系列的搞惡,正好是利用了這種不平衝狀況。

get the job done 下的臣民

此外,香港的社會文化,與美國相距甚遠。在性文化上,不用說,他們比香港開放,離婚與婚前性行為當食生菜,而香港的道德,因為英式的教會傳統,比起國內和台灣都要保守。前陣子,章子怡的晒太陽照刊出,街市阿嬸說,國內人真開放啊!大學裡,廿歲出頭的女孩子,像小綿羊般純情的佔大多數。電視不斷有提示:以下部份內容會引致觀眾不安(原來卡通片裡有角色死去,主角哭得很淒涼)、以下內容有打鬥成份(原來珠光寶氣裡關禮傑被打了一下)。香港的教會,為了達到目的,把香港說成是所多瑪般的淫賤之城(教會宣傳視頻),不單扭曲事實(把某些性犯罪與看色情刊物劃上等號),製造恐慌,亦使原來已經保守的社會,更壓抑與封閉:性事繼續做,但不要說也不要讓人家知道,大家繼續扮純情下去,無眼屎光淨盲。

美國有很強的個體自由主義傳統,與宗教的社群主義道德形成制衡,個人自由體現在充滿張力的道德選擇。但香港的主流是被規訓的傳統,大家要都跟著規矩做事,get the job done,缺乏創意與改革的思維能力。國外諸多研究觸及社會對同性戀接受程度與創意發展的關聯,正好反映一個多元文化價值,對主體創造力的影響。

界線之爭

香港右翼宗教團體把質疑淫審制度的人都視為沒有道德界線的人(見明光社的《自由不等於沒界線》)。同性戀沒有界線嗎?不,他們的界線比別人都強,他們時時刻刻被別人提醒自己是同性戀者,怕別人抺黑,與別人互動時是深怕被誤會;但他們的存在本身是某些基督教所定下的界線以外的,若他們不逾越這條界線,他們等於要否定自我,這種否定,等於叫他們走上自毀之路。出版網上淫照/章子怡晒太陽照的媒體沒有界線嗎?他們對界線的了解比任何人都強,所以整輯相沒有露點,他們亦估計到相片一但出版,一定會被道德界線高尚的人攻擊,而這攻擊是他們宣傳的策略。若大家視之為平常,雜誌也不會賣遍成行成市,這個逾越道德界線的市場,正好是高尚的人那夾窄的低線所製造出來的。

每個人自出生那天開始,就開始建立自己的線,首先是自己與母親的分離所出現的線,接著是自己為自己的身體與環境的線,他們把自己的手指和拿到手上的東西放到口裡,慢慢感受當中的差異,然後他們學會與別人的互動,懂得在別人與自己的線之間,建立溝通和關係。只有停留在嬰孩時期的人才沒有線。而極端自我中心拒絕溝通的人,把自己那條線無限放大。說人家沒有線,背後隱含著自己的線是唯一的線,這亦是香港宗教右翼一直用來描黑別人的手法。他們不願意讓步,去找尋與世俗共識的一些界線,而要把對方視為沒有界線/徹底不道德的人。

校本條例下的新力量

因為校本條例的建立,形成了很多教師與家長團體,而教會透過學校與這些家長團體互相滲透,形成共管的關係。當年,天主教陳日君曾極力反對校本條例,怕政治力量會透過家長團體滲內學校與宗教組織,據說他害怕的是親中的組織,但情況不非如他所想像的一面倒。教會、家長/教師與建制政治互相影響,形成一股新的民間或親建制力量。

很多朋友指出,香港也有很多開明的家長與基督教徒,在電郵的討論組裡,我驚覺很多為人父母的,比我的態度更開放,不過他們大部份都不會以「家長」或「基督徒」的身份去辯論,而是以自己的專業位置發言。那邊廂,右翼的教派與保守家長團體則佔領了很多組織/制度資源,進行動員。縱使他們不是社會大多數,港九新界的三場公眾諮詢,都被主導了;一個充滿誤導的調查於電視新聞、都市閒情和星期六早的青年節目都佔了時段,告之我們,現在的青年人真不堪,而且還安排了由青年自己來講;他們(性文化學會)亦成功迫使立法會資訊科技委員會於下星期另開一場會議聽取家長/宗教團體意見(十一月曾召過過,有三十多個團體出席),並要求政治延長諮詢期。

本來聽到這政治策略,真的很氣憤,打了好幾個電話給一些沒有出席十一月諮詢的文學創意團體登記立法會的會議,但想深一層,社會的民主化和政治化是必然的,在別人走向極端,大家更應以平常心對之,從瘋狂之中,思考一些更核心的問題。

回應回應請回應

但在此再一次呼籲,請在一月底諮詢其完結前寫意見。若你不希望政治強制要求網絡供應商提供過濾服務,若你不希望納稅人的錢花在審查機制,若你不希望如大衞像和中大學生報那麼荒謬的淫審再出現,請於意見書上(選擇)寫下以下的論點(詳見:談談情說說性:共創自由開放包容的社會):

1.確保審查機制符合基本法廿七條和人權法,「在評定物品是否淫褻或不雅時,須考慮該物品是否有利於科學、文學、藝術、學術或其他大眾關注的事項。」

2.本人支持把行政與司法評級分開,行政審裁處理出版商主動提交的評級,並跟進市民投訴,必要時向出版社/網站發出勸喻/建議,遇上爭議或較嚴重的違規,再提上司法機構公開審議。行政審裁可以維持現有的審裁委員制度,並改善委員的代表性。司法評級則採用陪審員制度。

3.本人反對警察機構主動處理淫審事宜。

4.本人建議把物品分成受限與不受限級別,受限的只於十八歲或以上人事流通,原來的「淫褻」類別,應以該物件是否帶來「實質性」傷害和傷害程度,由法院處理。

5.反對事前審查/過濾機制,政府應確立機制保障市面的過濾器沒有侵犯市民獲取資訊的權利。

6.不涉及金錢交易的道德錯誤,不應負上過重的道德形責或判監

7.建立開明的性、美學、倫理教育

意見書請郵寄:香港花園道美利大廈二樓商務及經濟發展局 或 傳真:(852) 2511 1458 或 電郵:[email protected]

詳見:談談情說說性:共創自由開放包容的社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