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反基的一小步,香港世俗社會的一大步!

廣告

廣告

其實昨天早上我很擔心,而且一直在擔心是否如獨立媒體所言,示威成示弱,成了社會民主連線反網絡廿三條的翻版,只有主辦的一班骨幹(約200人)出席,因為一來揀在情人節之後,相信昨晚不少情侶在一夜瘋狂後,早上何來有心機去參與以理念為主的遊行,標題也真的太公民黨了,有幾多人可以把公民社會價值和理念受到挑戰,和最近的家庭暴力條例爭議,和以道德之名,行政治審查之實的網絡廿三條聯繫起來?真有卑之無甚高論之感,任何政治/社會議題,必須由人出發,以人為本,不能關在冷氣房奢言道德價值,對勞苦大衆不聞不問。
後來出發時,亦真的只有全部都是熟口熟面的一班骨幹,想想近日來傳媒的報導只有蘋果日報小小的篇幅,而且只提及家庭暴力條例,網絡廿三條則一點也不提,因此早上在外出時,還特意在圖書館上網寫了篇號召遊行的文章,最初一星期的生活就是環繞在是次遊行,OMG一樣,好像沒有人需要睡覺似的。不過,我心想,當年在芝加哥站出來來反對政教合一的,過百萬的人口竟只有12人,今天只有我一天乘巴士去遊行,沒有如七一時滿車是人,但深信真理就是力量,思想就是力量,我小小的反基網誌,全靠自身的實力,今天的點擊量已達近五萬人次,成功就是把事情堅持到底,一如我堅持每年六四穿黑衣。
人不去做,如何知道自己沒有力量?
遊行的主題曲是Beyond的光輝歲月,光輝歲月是Beyond為曼德拉出獄而編的歌,寓意亦是基督右派壟斷香港的文化/思想/教育/經濟已久,一定要有曼德拉為真理、公義獻身,長期鬥爭的準備,不同的是南非的種族歧視舉世皆知,亦為世所恥,但是許多香港人不知道香港社會最受壓迫的一群不是GLBT,因他們有強大的組織,世界性的聯盟來支援;最大的壓迫者是最大規模,最高社會認受性的基督教教會,而最恐怖的壓迫是社會已經盲目認同,所以公衆看不見的壓迫,我一直在做的,就是提醒香港人,香港不是公義和公平的社會。你們看不見的,不少無神論者每天在身受,如:

1. 政教分離,基督徒只佔人口不到十分一,但立法會中佔超過一半,另外,民建聯和基督教恩福堂過從甚密,更有基督教網民指出,恩福堂穌牧師為梁美芬曲線站台,假言論自由之名,以宗教干預政治。因為香港沒有相關法例,因此基督教教會可明目張膽,以宗教干預政治,達到把自己的道德議題轉化成政治議題,成了社會的特權階級,一方面可以選委會選特首,一方面則在教堂/學校動員群衆,向世俗社會的公民價值進攻;

2. 思想自由,基督徒多是世襲相傳,教會學校由幼兒園開始便不停為他們洗腦,灌輸宗教,此後成為忠心的聖奴,十分一收入損給教會,有空的時間為教會做義工,提供源源不絕的免費勞動力;另外,投票及在重大社會議題時,受教會牧師的支配。教會的宗教自由是建基在剝削衆多人的宗教自由上,如果基督教自認是真理,為什麼不可以讓公民有基礎的知識及思考能力才給他們選擇呢?而且,無神論者,無宗教信仰者在宗教學校被歧視,亦是十分普遍。宗教學校表面在導人向善,背後的黑暗有多少人知道?學生,香港的新一代,我們可以不關心嗎?

3. 基督右派騎劫公民社會,荃灣某官立學校,就掛出了支持收緊淫審條例的橫額,而亦有不少基教學校公然在校內外支持收緊淫審條例的橫額,加密聖道學校只是冰山一角,今次明光社為了討好中共,將來的最大財主,誓必奮力一搏,表面上是為道德,但實際上是政治角力,在去政治化的香港社會,學校和教堂成了政治動員的最新場所。本人以為加密聖道學校已經觸犯教肓附例中教師不可以在課堂中參與政治的法律,另外,你猜猜學生有沒有不交回條的權利?不交回條時,學生被稱為自由派,色情狂,算不算打壓?上次明光社動員籌款時,已經有消息說不少基教學校以學生籌款來代罰留堂及欠交功課,如此是哪門子的教育?和塔利班回教神學生用學校來動員何異?不同的是後者用赤裸裸的槍炮,而明光社用的是煽動民綷主義,殺人何須用刀?

4. 在課程內挑戰科學,有40多所基督教學校在生物科加入在美國已列為無稽之談/偽科學的智慧設計論/否定進化論;而在新編的中學教程中,生物科更容許除進化論的其他解釋(即無法證偽的智慧設計論);另外,在通識中的宗教科,根本是傳教而不是討論及比較不同宗教;另外,亦有基教老師修改生物科的內容以合乎自己的信仰,及在學校內以老師身份傳教。因為老師代表了世俗社會的權威,如此的傳教是帶有壓迫性的,和在街邊傳教的不可同日而語。

5. 基督教學校往往只聘請基督教的人,歧視有不同信仰及無神論者,是以經濟壟斷為手段(因為名校是世襲制,而名校所以成為名校,又是殖民地的基督教主子遺下來的),壓迫無神論者。經濟不景時,往往突然多了不少基督徒,你猜多少是因為信仰,有多少是因為飯碗?如果基督教是有公義心的話,為什麼在宗教科以外都一律任用基督徒,令有同樣教學能力的教師失業,更有甚者,是用人唯親,貪污腐敗呢?基督教學校中,有沒有公義的存在呢?

6. 為什麼聯合國的人權公約中指明不可按種族/膚色/性別/信仰/政治立場...等來歧視人,但香港卻獨獨把宗教信仰排斥在外呢?是代表香港是世俗社會,不存在宗教歧視,還是世俗社會把宗教歧視視為常態,視為合理,因此把宗教歧視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為什麼獨獨是缺了我們,反基/無神論者不是人嗎?

出發了,真沒有面子,原來響應我號召的,連同OMG及奧姐姐,只有6人,如果反基有派系的話,我的影響力是大倒退的了,上次七一共有30人,但是橫額只容12人,其餘的在外面派傳單,我覺得好像自愛上冰漓以來,做什麼事都有勞而不獲的感覺,心情異常沉重,幸好有有心人由外國趕回來支持,而加入隊伍的人愈來愈多,黑壓壓的人群,最多人的時侯竟長達五條街之多,努力總算沒有白費,只是自己不是受益人。

今次成了反基歷史的里程埤,因為是次以溫和反基為主題艱深,宣傳不足,而且更安排在情人節的翌日早上(因為和法輪功撞期,它可是天天示威的),依據警方說竟有近1400人,可能是警方沒有像七一遊行一樣,在兩旁放上圍杆,所以中途有人加入,是原先主辦大會預計的200人的7部(我的估計是千人,比較接近),因此遊行也超支了$1200。我想,如果換了是香港的財政預算,估計如此失準,該不該徹換主辦的人?

受了此事鼓勵,我們在後來的會議中,議決成立為註冊組織,由2007年第一次七一遊行的夢想,終於成真了,被壓抑多來的反基火山,爆發了!!!

寧可站着死,不可跪着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