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從遊行新聞媒體取向看宗教霸權

廣告

廣告

215反對宗教霸權遊行當日,身處現場的我全程見到不少攝錄機,鎂光燈也多,但「大機」卻寥寥可數。出發之前,記者扑咪訪問搞手,咪牌有港台的、商台的、now的;遊行隊伍之間,僅見到一台是香港電台的,其餘都是校園電視台和網台。

這次遊行算成功嗎?絕對不成功!因為反對的聲音全都被消音了。

是主辦單位沒有通知媒體?我不相信辦遊行也會這麼粗疏,但即使如此,記者私下總會接觸網絡,沒可能沒有facebook帳戶,要說記者不知情,哪會三個台全部數百記者都不知情?

還是媒體繼續不敢觸動宗教團體神經的編輯取向作祟?

個別媒體將這次「反對宗教霸權」的遊行寫成「為同志團體而行」,「遊行至恩福堂」被寫成「一間教會」,顯然是避而不談的;報章如《明報》、《星島》,將215當天的遊行人數寫成「超過一百人」──如此描述不能說她們寫錯(反正是要要將人數『誇小』了,不如說成超過十個人吧!甚至說成超過一人,都沒有人能說你們是誤報),但現場明明有數百人(起碼有五百人,高峰期更逾千人),眼見耳聞群情是洶湧的,如果你們要報出來,為何連一禎照片都沒有?

猶其《明報》,真的辛苦您們的編輯了!

版位緊張好不容易才找到「政治版」有個天窗把這樁遊行給填落去,「超過一百」按字面解人數「不算多」,順理成章連照片都省去不用登,真難怪本人曾經向 貴報應徵從來沒有面試機會,您們的編輯真的很專業,所謂取材新聞的手腕,就是只萃取最精鍊的給讀者看,你們看!這就是《明報》處理新聞的專業態度,本人著實是望塵莫及。

「超過一百人」的遊行連一禎照片都沒有登出來,真的很肉酸!寧可你們像《星島》在報紙隻字不提還好,雖然我們知道你們的評論員都是清一式立場的,明光社或同類關注道德的團體要登聯署廣告,都總是登在你們的報紙,不過我們也不禁要問句,你們是睇錢份上,還是以為自己的報紙是最道德的,所以你們就出了這種報道了?

我們要聲討的,還有袁志偉、趙應春和梁家榮。

大事大非當前,何解不見無記者對跑來「事事關心」,也見不到有線記者「走到最前線」,還有亞視堅稱自己「仍有」的新聞編採自由呢?

大概我們已經不能再奢望些甚麼,猶記得爆出《同志‧戀人》風波期間,有線新聞台的《教育新增點》節目突然抽起同志的訪問,不過其實可以理解,有線、亞視一直也得到宗教媒體包攬節目時段,袋了不少錢,我們可以期望她們今天會跑來取材甚麼?只是沒想到無會一樣的沒氣概,新聞沒報都算了,就連翌日的《香港早晨》報章摘要環節,也要避播《蘋果》的頭條(《蘋果》是全港唯一以這次遊行作為頭條新聞的報章;其實 無自我審查其實早有先例,07年一集《全民開講》錄映完後也播放無期)。

對個別人士來說,這次遊行當然是當沒發生便好(情況有點像「三鹿奶粉」在國內媒體「隱屏」),但新聞自由你我從來都覺得珍貴,本地電視台與個別報章對這起遊行事件的「冷處理」手法,我們怎可能不感到心寒?

文︰DAI ADOR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