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轉載:霸道愛國

廣告

廣告

(轉載自:http://eulertruthbible.wordpress.com/2007/07/14/%e9%9c%b8%e9%81%93%e6%84%9b%e5%9c%8b/)

是該說又未說的話,事情發生在當我還是就讀中一時,而這天是六月五日的早晨,剛聽完了學校的宣怖,我這班正在樓梯口媛媛走上班房。老師們看了今天淩晨北京學生慘遭屠殺的消息,心情沉重,而我的同學不知怎樣的居然邊走邊笑,被剛才宣怖這個沉重消息的老師,她把他們狠狠的教訓了一頓。我當時沒有什麼反應,在幾天之後晚上就做了這樣的一個夢。

在夢中,我一樣和同學們走到這個樓梯口,一樣聽到這幾位同學的嬉笑聲,而他們的嬉皮笑臉,也是立刻引來這位心情沉重的老師大聲斥責:「你們還算不算是人,今晨發生這樣的事,你們居然可以笑得出?你們是否冷血的!」我立刻身而出,為幾位同學仗義執言,這番話大致是這樣的:「我十分明白作為老師對國家民族的熱情以及悲傷;但是為什麼只容許人哭,不准人笑呢?是不是現在全國上下、全香港都只准想一件事,而對這件事只容許有一種反應?不同主流的人反應一樣,就該被公開批 ,被人擲石至死? 常言說專制和民主的分別、開放和封閉社會的分別、香港和大陸的分別就是前者要全國各地的人對國事只准有一種意見、一種想法、一種態度,北京天安門的大學生之所以被屠殺,是因為他們於表達和官方不同的思想;香港本身是一個多元包容的社會,如果我們現在不准學生有第二種思想、第二種態度、第二樣關心,用大多數來當成絕對真理,我們豈不是和專制的北京手法一樣?豈不是和我們最討厭劊子手成了一丘之狢?唯一不同的是他們不准人民談民主開放,而我們不准不談民主開放;他們不准對民主開放持正面態度,我們不准任何人否定民主開放持這些被大多數人公認是好的東西;他們用槍炮公然殺人,你們用篾視及群衆壓力去殺人不見血;兩者有的只是程度的分別;香港的自由開放,人人不理會某件事的自由,到了哪裹去?是不是為了打倒專制,我們要變得比專制更專制? 」老師登時啞口無言。

到了今天,香港終於「回歸」專制的中國,看到二十三條立法、每天電視播幾次國歌、另加為洗年青人的腦而設的擁護基本法廣告、每天的升旗禮、董建華的抗洪精神、「反對派」的負面標櫼、公民教育變成國民教育等,會不會將來有一天霸道愛國成為主流,民主「愛國」的人會同時受到專制政權有系統的壓迫和開放社會中認同專制政權的暴民公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