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公道點吧!談談何來小姐與梅窩居民的相像之處

廣告

廣告

社會各界都對「梅窩、正生」事件發表意見,但當中到底哪些真的是由衷發自內心,哪些又是花言巧語假惺惺?

本人對「正生事件」跟主流思潮即所謂的「撐正生」沒有異議,也不反對梅窩居民爭取屬於他們的權益,可是,對於「原區就讀」這權利,居民似乎一直擺出「不稀罕」的態度,最近,還見到那位其身不正的小姐也要出來「講訴求」。

有感何來小姐這次又來「湊熱鬧」的話語絕不中聽 (相信對她過去現在兩套基準反感的也不獨我一人),所以我要回應的說話愈來愈多;今次正生事件,很多人都要出來爭取政治籌碼,我絕對認為何來小姐是其中之一,可是在這個位上面,基本上何來小姐是沒有話語權的,再簡單直接而「白」一點的說法,是她根本「冇資格講野」。

就索性寫篇文章吧,或者,何來小姐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大家也有必要認真再想一下,在你我的印象中何來小姐是一個怎樣的人,了解她,即是了解梅窩個別居民的自私心態。( 或者有人會認為我是在借題發揮去攻擊何來小姐,不過這也沒有所謂,我不諱言我從來覺得這位媽媽心態上很有問題 ) 。

原居民壓根兒有「出城讀書前途好」的想法,這是任誰都不能否認而大家心照的,我不能說是整個梅窩都是這些父母,所以我想討論何這個「偏激的女子」──從網絡、報紙報道和訪談而認識的她,簡單而言,何來小姐是一個對主流學校很抗拒,本身是領取綜援但又堅持要讓女兒入讀國際學校的「非常母親」。

何來小姐過去現在都在反覆說主流學校怎樣不濟,擔心子女會被貫輸單元思想,甚至擔心「同化機器把女兒的人性扭曲得不似人型」……像何來小姐這個超極端又對社會抱有極度不信感的人,從來都對所謂的「主流學校」滿不在乎,所以她才會讓「朋友」「資助」自己女兒去讀國際學校;但當何小姐與她的朋友「此情不再」,水源不足以讓女兒去接受那套「優質教育」,於是就將女兒收起來「自己管教」

我不懂何來為何要對社會這麼憤世疾俗,又對我們的教育制度這麼抗拒,但我就覺得你的女兒很可憐,她的視野、她的思想、價值觀等,都給「媽媽」你窒礙了、左右了,但都算了,因為她是你的女兒,除了用法律我們根本管不了你倆母女;可是「收埋個女自己教」的後果,是孩子出到社會沒有免疫力,也不懂外邊的世界,也恐怕孩子由何來去教,會像她一樣思想單元和偏激。

是的,現行教育制度有不足的地方,但對孩子來說書終歸也是需要讀的,所以這次「梅窩、正生」事件才會有人製造悲情,端甚麼「我們的孩子沒書讀」之說,不過,這句當真是一些梅窩人的心底話?

本人從來抗拒基督教,也反對宗教團體辦學,但基於緩害也基於學校和師生的作為,不容否認也不容否定,正生書院實是一所不可多得的好學校,所以我支持她們。

但何來小姐和一些梅窩居民聲聲「為孩子好」,其實是否心猿意馬?

我不知道我僅從媒體所知的是否對何來小姐有半點錯解,但從她就正生事件發表的每隻字上面,我更能看到她對教育的看法和所謂的「堅持」,其是非準繩原來可以這樣靈活調校。

想你的子女變成一個怎樣的人,就看為人父母的個人取向和意願,選校決擇是自主的,就是島上不少鄉紳也寧可送兒女「出城讀書」,這顯然也是他們的選擇,何來小姐堅持要在「屋企教女」,要強制女兒接觸外面的世界,這都是她的選擇。

問題來了,那麼南校收生不足是誰和誰做成的?這些主觀心態作祟的家長都是問題所在,有人要高舉辦學應以梅窩子弟為先,何來小姐也旗幟鮮明的反對正生遷入梅窩,並強調自己早在零四年已為丟空校舍的前途「奔波」過,但這些自以為在為民拯命的人其實有沒有反省過自身是甚麼底蘊?

說起來華美偉大的說話,原來都是講一套做一套,為孩子爭權益嗎?原來只是父母自己的媚外/自閉/反社會意願作祟,要將之說成是「為勢所逼」、「被政府邊沿化」,也未免太輸打贏要。梅窩原本不是沒有學校,但你們對島上的學位一直都是這樣不屑,甚至香港教育制度這樣嗤之以鼻,請問你們可以憑甚麼聲大呢?

再說,你要環抱大自然,在人潔地靈的地方安居,就得付出一些代價,總不能無病呻吟;你說你的子女舟車勞頓出市區讀書,我會說這是場等價交換︰要住得安寧又想子女有更好的前途,偏偏學校在家旁邊你就是看不上眼,所以你才要苦了孩子要他們天天搭船頭暈轉向;「有學校冇人讀」本來只是一群自負的家長造成的惡性循環,何來小姐將種種藉口都說成是理由,實在難免給人感覺在撈取政治籌碼和曝光率,而作為母親的何來小姐,自己骨子裡其實一直對主流學校甚至現行教育際度是這麼「抗拒」,就當學校從來都沒有「被殺過」,她又會讓自己的女兒去讀嗎?

一句句的「為孩子」,實在叫人肉麻、起雞皮和作嘔!

香港有這麼多學校,每間學校都有不同的辦學理念,可任君選擇,何來小姐和各位鄉紳既然都各有選擇 (但他們的子女卻只有被擺布的份兒),那就不要再呼天搶地說甚麼「我們的孩子沒書讀」了,收生不足被殺校你們可以說自己沒有關連嗎?我相信,對主流學校千般看不過眼,甚至被害妄想地認為「出面D學校會教壞我個女」的那個人,大概對一所空置校舍的前途並無話語權,何來小姐的非常見解,說穿了,這叫做生人霸死地。

文︰DAI ADOR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