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正言匯社

我們相信,人的權利不應因身份地位而改變,這是對社會公義的追求,也是人的價值的根源。透過匯聚眾人的力量,堅持以正義為原則,我們可為弱勢社群充權,重塑一個人文關懷的社會。 網誌

政經

張超雄 : 政改中央露底,倒曾迫在眉睫

廣告

廣告

《星島日報》一家之言 2010年6月9日
張超雄 正言匯社社長/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醜婦終須見家翁,日前政改方案的最後版本終於揭盅,但令人驚訝的是,這個最後版本竟是原封不動,將今年四月時已提出的方案隻字不改地照搬過來。實在很難想像,經過516的變相公投、普選聯和民主黨與中聯辦副主任李剛會晤的破冰之旅,以及曾班子的政改起錨騷,特區政府拿出的竟仍然是一個已被泛民事先聲明必然否決的爛方案。曾班子對政改的處理,就像在六四前夕沒收民主女神像一樣,令人摸不著頭腦。

這個方案之所謂「爛」,在於它比2005年的政改方案更為保守。當年政府建議負責選出特首的選舉委員會由800人增至1600人,新增委員包括所有民選區議員,現在的方案是卻只將委員人數增至1200人,就連大部份區議員都進不了,民選成分更少。方案其餘部分則基本上是翻叮2005年方案。

拿出一個已於五年前遭到否決的方案,而且再要退步一點,然後交給立法會表決,曾蔭權難道就是如此履行其「徹底解決普選問題」的選舉承諾嗎?算了吧!泛民除了否決方案,實在沒有另一個選擇。但曾蔭權明知如此,為何還要浪費大量公帑,發動一個排山倒海式的超錯起錨宣傳攻勢?為何中央明知寸步不讓,卻要在516前後向普選聯和民主黨等招手示好,並高調破冰?

現在看來,這全都是一個局,目的旨在分化泛民,打擊變相公投。泛民在中央拉一派、打一派的統戰策略下,自亂了陣腳,直接影響了516投票率。現在民主黨的利用價值完了,就公開摑其耳光。就連前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文也認為有商量的一個中間落墨方案,也遭斷然拒絕,這些所謂溫和理性溝通,原來都起不到半點作用。中間泛民行前了一步,中央卻是寸步不讓。這種玩弄泛民於股掌的權術,不但懲罰了中間民主派,更只會進一步破壞互信,把泛民逼向否決之路。

政改方案被否決後,香港民主之路將更艱辛,2017年及2020年可以普選的希望將更渺茫。回歸已13年了,還要等待多少年才可實現民主?答案已清清楚楚寫在牆上:永不!《基本法》本來承諾了普選,而普選是必定沒有功能組別存在,這是連小學生都懂得的道理。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的談話卻明言功能組別未必與普選有所衝突,亦即功能組別極有可能在有中國特色的民主制度裡長存下去。喬曉陽所指的普及而平等原則,只限於選舉權,對於提名權和參選權,中央明顯緊抓不放。就香港未來的政制改革,中央今次已經亮出底牌。

對於追求民主的香港人,今次政改必然是個徹底失望。曾蔭權當政五年,在民主和民生方面都交白卷,即使沒有沙士疫症,623後的71,社會怨氣將會暴升,然後勢必演變成一場倒曾運動,引發新一輪的管治危機。這也怪不得誰,曾蔭權委實辜負了香港人!曾班子在餘下任期將會相當難過,特別在重大的事情上,西環的權力核心,已逐漸淹蓋中環的禮賓府。

事情如此發展下去,我們不得不懷疑,其實就連以上亂象也都盡在中央掌握之中。在中央的強硬路線下,預期不同陣營只會以非友即敵的態度繼續互相爭持,社會就政改的激烈爭抝將會沒完沒了。政治問題不解決,民生的議題則繼續乏人問津,最近就連最低工資如此重要的民生議題也被忽略,基層及中產的日子都不會好過。結果,就是一個嚴重內耗和分化的香港。

香港已經淪落了,但誰會是最終的贏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