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蔭聰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生活

銀幕外的激戰:專訪蔣仲宇

銀幕外的激戰:專訪蔣仲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為甚麼一位名不經傳的年輕編劇,要向當紅的林超賢導演「挑機」?一位小編劇指責一位名導演盜用自己原創意念,即使不吃官司,也很有可能遭同行封殺,對自己的前途有害無益。是否能搏得輿論支持?不見得,除了一些友人加油打氣,網上多是嘲弄及不認同的回應,連我的八十後社運朋友也激讚林大導的《激戰》,而嘲笑這位小編劇搏出位,這令我更感到他是以卵擊石。(原文在豆瓣刊登,已遭刪除,詳情請看這裡轉貼,也可參考早前獨媒《香港電影工業的無名英雄:燈光與機工組》的特約報導)

「其實係唔似,但我自己會知。」

我無法判定林大導是否盜用,但卻認為不應小看這位編劇的舉動,我帶著疑問,訪問了蔣仲宇。

34歲的他,在一家小型電影公司做了七年編劇,他知道,拿劇本到處叩門,找大公司、大監製、大導演,期望別人青睞,是家常便飯。這也是他及同事五年前找林超賢的原因,當時交給林的劇本中有《拳頭的證明》,除了故事梗概,還有分場劇本。然而,這次碰面沒有為他所屬的小公司帶來機會。之後,他們也沒有太在意五年前這個會面,直至公司老闆不久前看到新聞,說林超賢要開拍一部主題關於拳擊的電影,故事設定引起他注意,並提醒蔣仲宇多留意。

蔣仲宇坦言,盜用意念,從來沒有法律清晰定義與限制;而且在香港,編劇沒有甚麼地位,電影劇本由故事梗概到分場分鏡,到拍攝期間(再加上近年大陸政府的審查),會一改再改,面目全非。因此,指控一個人盜用意念,不可能有確實無誤的客觀證據,但他認為,原創者會注意到相關角色及情節設定,所以,他也在Facebook上寫了激戰情節裡二十五個與他原作相似的地方

「其實係唔似,但我自己會知。⋯⋯我打個比喻,細個返學,你唔見左一件文具,出現係隔離同學筆袋裡,你係吹佢唔脹,但係你知道係你嘅,因為把間尺你係用過,有一條疤痕你係知,但係全班同學的間尺都差唔多嘛。」他再向我解釋甚麼是盜用意念:如果你寫一個動畫故事,關於一個機械人在一個沒有人的地球上,像Wall-E裡的矮小機械人,不同的是,機械人身型巨大,而且只處理膠袋,那麼,你認為製作Wall-E的公司會怎樣反應?

別人當他是「Nobody」

儘管如此,他知道盜用意念沒有犯法,外行人看了他的評論也不大認同,指控一位大導演似乎是「倒自己米」,他聽傳媒朋友說,林超賢打算發信告他。他何苦要趟這渾水?

「其實,對我最大的影響是來自他,其他沒有甚麼。我知他會告我,我又冇乜怕,⋯⋯最多破產啫,唔驚,破極都係幾千蚊啫,唔搭的士,唔請人食飯,四年之後又攞番信用卡喇。⋯⋯最大影響係人地唔信我,信佢,覺得我係麻煩人,唔搵我做野,你知,中國人好怕聲討行動嘛,聲討就係滋事份子。」

其實,令他不滿的可能只是欠了一句知會,他把劇本給人看便預期別人會吸收,他說,只要林大導知會一聲便沒事。他認為,香港電影遇上「撞橋」,同行之間也會互相打過招呼,這個是健康的。他最不滿的是別人當他是「Nobody」,而且,他公司的人也有同感。

「我想達到的效果好簡單,多D人知,可能呢個人有問題,如果佢知人地都覺得佢有問題,佢會有回應,會有即時行動,佢拍嘅野有回應,係會有改善。如果我係屈佢,佢就繼續做自己野,如果係真嘅,你係心裡唔好意思,你以後唔再咁做⋯⋯我覺得係需要有人講,每次知道有導演又偷橋,淨係識自己圍埋呻,咁唔得嘅,然後果D人繼續咁做,繼續賺錢,又買樓又買車,咁係唔公道。」

「上面嘅人會發達,下面嘅人連最低工資都冇」

我以為,他的憤慨,與香港電影產業有關。

他所屬的公司靠劇本開發費維持,有公司想開戲會找他們寫故事大綱與分場等等。不過,他形容公司運氣差,開發的電影還沒有一部成功拍出來,一部電影是否能開拍,要配合資金、市場及演員檔期等等,編劇沒有控制權。因此,公司的收入也不理想。

「我算係全職編劇,但靠份工嘅收入冇可能生活。人情價,老闆覺得你呢排好慘,俾幾千蚊你過下日晨,其實同老闆係朋友,我地都想佢開到戲,佢都想我地有出頭,機會係要等嘅。」所以,他與他的同事都要自己另找工作養自己及養家。

「上面嘅人會發達,下面嘅人連最低工資都冇」,他這樣描述香港電影業薪酬結構。他入行多年,拿過最穩定的收入是多年前做過第二副導演,去北京拍戲,人家尊稱他「導演」,但月薪是一萬六千元,大部份到外地的個人開支要自費,凌晨半夜導演隨時叫你起床做事。

「過左第二副導,第一副導演算係中層,有五六萬,係正常水平,但好少人,導演呢?唔係幾倍,係幾百倍,係幾百萬,係唔正常。」

「我今年34歲,38歲都搞唔掂我就走。」

他慨嘆,「電影圈唔係電影圈,電視圈唔係電視圈。電視圈係TVB,電影圈係得幾個大哥,整個叫娛樂圈,唔係一個文化產業,係幾個小圈子組成。」

他對這個圈子的失望,但也有熱情。他說,他不只寫公司交待下來的編劇工作,也花了許多時間自己寫作品,《拳頭的證明》就是這樣的作品。他參加Filmart,參加台灣金馬獎的創投會,也有作品入圍。不過,他身邊的確有朋友意興闌珊,離開電影圈了,他說:「我今年34歲,38歲都搞唔掂我就走。」甚麼是「搞得掂」?起碼是一份職業(不用等一年也沒有工作),有一個有人認同的崗位。

任何行業,都不是你有能力,你便能成功。而他深知,在電影圈很靠「上面的人」提携。可是,他現在卻要跟一個「上面的人」激戰。

訪問當天的下午,我剛看完《激戰》,電影裡的彭于晏有點莫名奇妙,突然要在短時間之內訓練參加MMA大賽,冒著被挨打甚至被打死的危險。其實,在我眼中,現實裡的蔣仲宇就是電影裡的彭宇晏,不過,很多人都為彭喝采,只會覺得蔣是傻瓜,或Nobody。

訪問:葉蔭聰、蔡倩怡

相關報導:香港電影工業的無名英雄:燈光與機工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