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深水埗重建清場期限已過 街坊留守爭取樓換樓

深水埗重建清場期限已過  街坊留守爭取樓換樓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居住在深水埗桂林街天台屋多年的蕭太,受到市區重建計劃影響,5月5日是執達吏清場逼遷的限期,蕭太留守至今,精神受到極大困擾。市建局上星期拆去蕭太家的大門和鐵閘,但蕭太表示賠償未足以負擔現時同區住宅樓價,故將堅持至得到合理賠償及安置安排,在大廈門前亦擺設街站,希望讓更多街坊了解事件。

DSC01632
圖:蕭太

閘門被拆 精神壓力大

市建局並未回應蕭太的閘門被拆去一事,只是叫他們盡快到市建局簽約,蕭太怒斥:「你今日拆我的閘門,明日淋我紅油,後日放我火,係咪想燒死我全家唔使賠錢呀?」她要求市建局先解釋閘門無故被拆去一事,再商量契約事宜。市建局回覆表示,如果不能在5月5日限期前簽署契約,他們只能收回地政價,而所有訴訟費、律師費,其他雜項費用,大概會要扣去50萬左右。

蕭太表示在鄉下的母親病重,本來買了車票回鄉,但自從收到執達吏的信後,為了守護家園,加上被拆去閘門的事,覺得人生安全受到威脅,令她每天都提心吊膽,精神緊張,每晚難以安睡。她直言不知道局方還有什麼陰謀詭計,亦不敢想像回鄉回來後自己的家會變成怎樣,她無奈地表示,現在只可以守著這一個單位,等待「被抬走」。

只望樓換樓 市建局逼遷如黑社會

蕭太表示她的單位的可用面積達400多呎,但市建局沒有兌現七年同區安置的承諾,最後更只是以$1793呎價收回單位,只獲得90萬賠償。政府在成功收回舊樓後,就馬上找執達吏清場,把街坊趕離原來屬於他們的物業。而在逼遷期間,她的單位曾四次被剪電線;早在2012年10月,蕭太單位樓上的天台無故被鎖,市建局未有任何手諭、文件、賠償,搶去原來單位相連的天台部分,至今日更用上威嚇的手段對待他們。

蕭太對於市建局高姿態的恐嚇表示憤怒,收樓手法尤如黑社會,她多次重申只是希望坐下來跟街坊商量賠償和安置問題,她只希望「樓換樓」,得到同區的七至十年樓鹷的單位,而不是豪宅。她不明白市建局經常提及的「重新建設」,究竟是給人安居樂業,還是搶走原來屬於他們的物業,興建豪宅。

記者:姚梓善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