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論港隊險勝關島

廣告
論港隊險勝關島

廣告

文:Wing

多得《成報》筆下的「亂港四人幫」,港隊賽事前奏出的《義勇軍進行曲》被噓已成為新常態。不過這場世界盃外圍賽後香港隊首場非友誼賽,入場人數不足3300人,旺角場氣氛與2015年那四場戰役完全是兩回事。似乎中國足協海報激起的熱潮的餘波是有限的。單場票價高至200元,足總對公眾對香港男子足球隊的忠誠度似乎是高估了。

七人三場硬仗,金判均因為戰事頻密而未必每一仗排出最強陣容,可以理解。但球迷對於由鄭璟昊充任左後衛感到相當擔心。接戰下來,只要鄭璟昊稍有犯錯,球迷的歎氣息即格外明顯。而事鄭璟昊的演出確實未算稱職,關島在右路進攻確是不時取得優勢。不過,如果將港隊僅勝一球隊責任全歸因於鄭璟昊卻不合理。事實上,面對傾向主守的關島,港隊除了攻入二比零(入球球員為辛祖)的組織算是美妙後,在上半場的攻勢確實難以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相反關島在中後場的傳球和支援的水平也不差。足總網站的統計更表明關島的控球時間比港隊還要高(52%對48%)。但關島往往在攻至禁區附近時的處理欠缺火喉,所以港隊後防雖然受到一定的壓力,葉鴻輝也不算繁忙。

關島的最大弱點應是守門員靴域。靴域整場賽事在決定是否出迎時往往都相當猶疑。阿歷士先開紀錄的一球,和港隊下半場博得的兩個十二碼(辛祖中柱,阿歷士射入),如果靴域出迎時果斷些,都是有可能避免出現的。下半場港隊在領先下作出了三個調動。羅拔圖入替林嘉緯應是為了加強中場防守。麥基同徐德帥先後取代高梵和陳肇麒,大概也與準備餘下兩仗有關。但當陳肇麒離場後不足五分鐘,關島就憑「手榴彈」戰術追成一比三。如前所說,關島在運動戰時是沒有甚麼破敵妙法的。而陣中有大量歸化球員的港隊在高度上也沒有劣勢,所以之前多次面對角球都沒有讓關島造成太大威脅。這個失球是否因為少了防守高空球相當有用的陳肇麒有關?

關島追回一球,氣勢甚盛。這個時候港隊需要冷靜迎戰。只要後防不犯大錯,好好應對死球,港隊應該可以順利守到完場。但當時環顧港隊守門員外的十個球員,有沒有領袖人物可以做到穩定軍心的角色?最似能夠做到這個工作的是法圖斯。但正是整場表現穩健的他一次不必要犯規,讓關島再追一球,令港隊球迷包食驚風散才能看到主隊順利拿下三分。

星期三,港隊將出戰應該是四隊中實力較弱的中華台北。到時港隊會如何改善左後防的毛病?面對大概會更加主守的中華台北,金判均有何妙計加強進攻的滲透力?而中長遠而言,在葉鴻輝外尋找一個場上的領袖,對於港隊或許也十分重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