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借來的球員】退出港隊掀爭議 白鶴:香港給了我很多

廣告
【借來的球員】退出港隊掀爭議  白鶴:香港給了我很多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足球代表隊近日點兵出戰2019年亞洲盃資格賽,東方中場白鶴日前表示要退出「由韓國人(金教練)所帶領的港隊」,強調不存在政治。事件鬧出軒然大波,「中港矛盾」再次不絕於耳。而現時內地球員一般在來港兩年後,即可轉為「本地球員」,並不計作外援球員。但不少球迷、領隊甚至球隊班主,對國援球員均「有意見」,他們對香港來說,大概只是「借來的球員」。而近年來港搵食的內援球員亦大幅減少,原因何在?

獨媒訪問了三位球員,希望從中找到答案,白鶴「剛巧」是其中一位,且由他的出身說起。

白鶴,34歲,河北保定人,2006年首次來港。

「前幾日受傷打針呀,所以呢,休息咗四日。」球迷一般叫他做「雀仔」,白鶴今天已說得一口流利粵語,而且還說得字正腔圓。

IMG_0061

從河北到四川

中國超級足球聯賽近年迅速掘起,但國家隊成績卻一蹶不振,金錢足球看來還是行不通。然而,十多年前的河北沒有職業球隊,只有中乙球隊,更不要說甚麼「河北華夏幸福」和「石家莊永昌」。

白鶴在唸中學時加入了「河北百世開利」,踢了兩年中乙聯賽,首季更奪得季軍。他憶述,當時河北的環境不太好,沒有老闆肯出錢搞足球,球隊後來更被「打包」賣到遼寧。

十多歲便已離鄉別井,到全國各地比賽,白鶴坦言:「待在家鄉當然好,但好多野都話唔到事。」及後,河北的教練介紹他去四川,加盟中甲球隊成都五牛。當時是2003年,國內球壇一潭死水,球員當時的月薪和現在相比,簡直有天淵之別。

白鶴表示,首次踢職業足球的感覺很興奮,因為終於有機會證明自己。「第一次上陣係對廈門藍獅,好記得呀,後備踢咗20分鐘。」

IMG_1986

白鶴與高洪波

那時候,廈門藍獅主教練的名字叫「高洪波」,就是去年帶領中國打入2018年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十強賽的國內名帥。

半年後,高洪波更向成都五牛要求收購他,白鶴稱有考慮過離開,但因為在四川踢得順心便繼續留下來。後來,這個河北人在四川待了三年,來到第三年時,白鶴因為和教練關係不太好,球隊將他掛牌轉售。

成都五牛的老闆更作中介人,建議白鶴轉投訓練基地位於東莞、港甲球隊聯華紅牛。他在東莞待了一星期便回到四川,因為感覺有點差。

最後,該名曾任經紀的球隊老闆在10月介紹白鶴到南華,初時僅簽了3個月合約,按照原定合約在1月離隊。記者問到,其實對香港足球的認識有多少,白鶴坦言,當時連上網搜尋「南華」一詞都沒有:「講真,無咩所謂啦,嚟踢下波」。

IMG_8174

圖:左為效力傑志的黃洋,同樣來自內地,同樣是防守中場

落地生根

他表示,從來沒打算在香港待那麼久。最後,無心插柳柳成陰,白鶴更成為香港足球代表隊的一員:「係囉,打算試下嘅心態,一直都只希望有得上陣。」

記性較好的球迷應該記得,南華當時由羅傑承任足主,同為國援的李海強在9月同樣由成都五牛租借加盟南華,球隊最後奪得本地賽事三冠王。

在三個月後,其實發生了一件鮮為人知的事情。

白鶴曾經離開南華,到了中超球隊「長春亞泰」訓練。對的,球隊教練又是高洪波。

但白鶴表示,之所以沒有選擇長春亞泰,是因為國內足球的情況很差:「踢波唔開心,假波好嚴重,咩都要靠關係;同老闆關係差,你想走都走唔到。」「係有少少遺憾,但其實自己揀的。」

南華後來召他回港踢高級組銀牌決賽,羅傑承更一擲二十多萬元收購了二人。「其實係買海強送我。」白鶴邊說邊有點難為情。他笑言,和高洪波多年來可說是有緣無份,對方是他最欣賞的教練,「沒有之一」。

IMG_4677

「好想做大國腳,每個小孩都是這樣想。」入選國家隊是每個職業足球員的夢想,也是目標。白鶴在1999年曾入選國青隊,替中國參加世青盃外圍賽,當時的隊友是周海濱、趙旭日和陳濤,全都是中超獨當一面的中場。白鶴帶點尷尬的說:「教練都係高洪波。」

來港十多年,踢過南華、飛馬和東方,更入選香港隊。在去年11月的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香港對卡塔爾,白鶴替香港射入追至 1:3 的入球,可說是他的地標戰。白鶴認為,以自己的水準入香港隊並不是難事,而入選是對自己「簡簡單單」和「好」的證明。

白鶴透露,在拿香港身分證前,有機會加盟已解散的前中甲球隊廣東日之泉,但最後未能成事。

IMG_1902

少小離家老大回

白鶴續提到,在國內踢中甲時,每年只能回鄉一至兩次,較少機會和家人見面。十多年前的河北,是個足球不毛之地,而石家莊永昌的前身是福建駿豪,直至河北永昌地產開發集團在2012年12月購入球隊後,河北才有第一支職業球隊。

在港住滿七年,獲得三粒星身份證。「我承認,是想拿埋身份證才回內地的。」回到家鄉踢波一直是白鶴的夢想。他談到,石家莊永昌在「埋班」時,球隊高層已想「搵返河北球員」。

然而,白鶴已經是「中國香港」的球員,是「內援球員」。「但佢地無問過我的水準和狀態便答應簽我,好感恩。」

從石家莊到保定,只是半小時火車的路程。白鶴坦言,回到河北後,其實沒想過要離開。石家莊永昌後來成功衝超,升上中超,白鶴亦是球隊的常規正選。

IMG_9860

「中國人又好,香港人又好,一切都是自己揀。」

然而,好景不常,中國足協在2015年12月推出《有關調整港澳台球員轉會政策的通知》,三地球員自2016年起不再有「內援」的身分;而現行球員在履行現有合約後,亦不再有「內援」的身分,一律計作「外援」。

換言之,在河北出生的白鶴,在中國是外援球員了。

白鶴透露,在條例推出後曾和球隊商討,希望能加簽多幾年直至退役;但球會拒絕,遂在去年回港加盟東方。「咩冠軍都贏過,但『第一』唔會嫌多嘛。」

在效力南華時,球員宿舍在銅鑼灣,白鶴自言很少出門,常常待在家中看無綫的電視劇,久而久之便學識了廣東話。他強調,從來都不存在身分認同的問題:「因為中國人又好,香港人又好,一切都是自己揀。」

白鶴表示,太太和女兒都在內地,所以在香港的生活比較悶,日常大多會留在家中看電視和看書。「希望贏盡所有冠軍,想證明自己,攞多啲不緊要。」

IMG_7281

留港因為「香港有制度」

談到近年來港的國援球員減少,白鶴不諱言,曾和徐德帥及鞠盈智等國援討論這個問題。他承認,因為大陸球員形象不是很好,但球員身價和薪金上升亦是重要原因。

被問到香港球迷對大陸球員是否有偏見,白鶴斬釘截鐵地說:「不可以咁講,球員只要做好本份,遲早都會得到認同。」說到香港和中國足球的最大分別,白鶴認為,內地的訓練場地很好,而香港的人造草訓練對球員則「很傷」。

白鶴指出,在中甲成都五牛時,球隊贏一場波,有30萬元全隊平分,每月薪金和獎金的總和,絕對比香港可觀。但他表明,選擇留港是因為覺得香港有制度,球圈內的透明度較高。「是的,香港其實給了我很多,成就了我。」

跟白鶴做訪問,他予人的感覺很親切和真誠,沒有半點架子。

IMG_4690

圖:在去年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白鶴在87分鐘替香港追成 1 :3

他笑言,有開 Facebook 帳戶但沒有使用,都是用微博較多。白鶴又坦言很少睇波,內地球員較欣賞廣州恆大隊長鄭智:「佢可能係會有大哥性格,但對自己很有要求,不然不能繼續踢到今天。」

踏入2017年,東方爭取三連冠失敗,未能奪得高級組銀牌冠軍,亞冠盃首戰更慘食廣州恆大七蛋,白鶴說的依然是「繼續做好本份啦」。

螢幕快照 2017-03-18 下午9.36.15

白鶴:我唔洗證明的

白鶴在微博上的一番話,惹起香港球迷不滿,支那、滾回大陸此起彼落。他回應時稱,事件絕對和政治無關,是因為金判坤透過東方職員向他表示,將會落選港隊的最後名單。「話我係球隊老大哥,今次主要想俾機會年輕球員,我接受不到。」

IMG_1988

他認為,這對球員十分不尊重,指如果「有正常的理由」落選會無條件接受。「作為球員,應該有尊嚴的,這個態度無法接受。」

在訪問出街同日,白鶴在港超聯的賽事中梅開二度,更射入關鍵一球,協助東方以4:3 擊敗南華。他賽後被記者追問,是否已向港隊教練金判坤證明自己,白鶴沒有正面回應,但他留下了一句:「我唔洗證明的,我每一場都想入波。」

訪問:麥馬高、wi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