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工業化是世界歷史的重要一環,香港從二戰前的轉口港,晉身亞洲四小龍,工業化的奇蹟為世界所觸目。可惜,本地的工業建築欠缺保育。荃灣的中央紗廠曾被稱三大紗廠之一,僅存的二間大型紗廠建築,正被清拆,將被外資基金嘉民亞洲重建成商廈。中央紗廠建於1962年,具有典形現代主義風格,沿着街道弧道而建,紅白的顏色反映工業年代的平實和簡單的美學,多年為荃灣的地標,亦是南豐紗廠外,香港僅存的大型紗廠建築。

DSC02439

廣告


廣告

1945年4月,毛澤東在中共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所作的政治報告指出:

「為着徹底消滅日本侵略者,必須在全國範圍內實行民主改革。而要這樣做,不廢止國民黨的一黨專政,建立民主的聯合政府,是不可能的。一黨專政已喪失人心,威信掃地,在中國已經沒有一個還敢說一黨專政有什麼好處。

立即宣布廢止國民黨一黨專政,成立一個由國民黨、共產黨、民主同盟和無黨無派分子的代表人物聯合組成的中央政府,發布一個民主的施政綱領,以便恢復民族團結,打敗日本侵略者。

自由是人民爭來的,不是什麼人恩賜的。中國人民爭得的自由越多,有組織的民主力量越大,一個統一的臨時的聯合政府便越有成立的可能。沒有人民的自由,就沒有真正民選的國民大會,就沒有真正民選的政府。」

對不少中國知識分子而言,聽到這番話,對未來中國的政局,會有甚麼願景?坦白說,活在1945至1949年,目睹國民黨政權的腐敗,蔣介石的專橫獨裁,對不少擁抱民主自由的知識分子,儘管對共產主義心存恐懼,但也會為中共提出建立民主自由的聯合政府的號召所吸引。有學者指出,國共內戰,勝負關鍵在於民心,未嘗沒有道理。特別是當時被稱為「第三勢力」的民主黨派,對中共抱有期望,就當時而言,可說是歷史的必然。

廣告


廣告

就羅永聰先生岀席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講座報導,本網回應如下:

本網記者經正常渠道向社總報名,並獲告知可以報導,但不得錄影。在報導刊岀後才獲悉講座閉門進行的說法,本網尊重社總和羅先生,惟報導已在公眾領域流傳,亦具公眾利益,本網無意撤回報導。

【選戰背後】承認曾俊華FB專頁像基督教 羅永聰:溝通需要技巧
【選戰背後】主力爭取「淺藍」「淺黃」支持 羅永聰:中間路線大有市場

廣告


廣告

今日大家都知道香港民間學院被特區政府警告了,好多知道此事既朋友都好擔心未來民間知識活動會唔會愈遭打壓,等我交代一下事件的始末。

香港民間學院是我與其他幾位青年學人的策劃多年的知識計劃,透過本土研究社義務策劃,想推動學院以外的民間知識活動,課程主要比例既收入會比番講者,支持佢地進行各範疇的獨立知識生產,長久以來形式一個民間知識社群。開始兩年多已經有500-600位學員參與,民間知識社群亦漸見輪廓。

應該係3年前,開辦時專登走去教育局既註冊講座,認真睇下駛唔駛註冊拎個牌。個陣直接問個負責人員,佢同我地講係話只要唔涉及中小學課程,興趣班就唔需要申請辦學牌。所以我地攪左兩三年都係唔牽涉中小學課程既內容,況且我地好清楚唔係想開補習班,而係教授啲學院以外既社會及批判知識。

但在3月28日晚,好記得係林鄭當選之後既第二晚,有兩位教育局既執法人員,突然上門話收到「投訴」發左封警告信俾我地,話我地攪既知識活動違反《教育條例》。我問佢我地攪興趣班一早問過你地同事冇問題先攪,佢冇直接回應,就話佢現場既判斷係佢大學有聽過類似講座 (當天課程的內容是「風水與數學」)。但我地再追問之下,佢個講法變左只要有任何「學術成份」,都係要納入規管。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法定古蹟上環文武廟有170年歷史,東華三院申請將旁邊的6層高舊校,改建成21層高青年宿舍,城規會將於明日召開公聽會。關注團體昨日重申反對立場,中西區關注組羅雅寧表示,整個發展只有東華三院支持,有違超過600個聯署反對的市民及團體意願,也不符林鄭月娥競選特首時常提出的保育「舊城中環」。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則表示,東華三院不缺錢、不缺地,並沒有強烈理由支持申請通過。

城西關注組張朝敦重申,華人獲得當時政府批地,於1847年在上址作教學用途,其後才有文武廟的出現,把舊校拆卸便無法追溯文武廟歷史。他又指,文武廟香火鼎盛,令青年宿舍的空氣混濁,需長期關窗及安裝空氣淨化器。

張朝敦表示有向城規會提交其他建議,例如把舊校舍的用途改為圖書館,來補足區內缺乏圖書館的情況。另外,根據歷史,文武廟的公社是從前華人領袖討論事務的地方,因此他建議舊校舍改為社區會堂,開放予公眾使用,能夠延續文武廟公社的歷史意義,同時令市民及遊客了解歷史背景。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計劃將西貢將軍澳五幅綠化地帶用地改劃為公營房屋用地,西貢區議會今午討論,當局首次公佈合共須移除15,100棵樹,數字驚人。西貢區議會最終一致通過,反對當局將改劃申請提交城規會審議。

五幅綠化地帶分別位於將軍澳村北、影業路西北、昭信路南、魷魚灣村西及香港電視城東,合共提供約11,260個單位,新增約31,530人口。出席區議會會議的土木工程拓展署總工程師蔣年達首次交代砍樹數目,指五幅擬改劃的綠化地帶共有16,100棵樹,當中15,100棵樹需砍伐,另外160棵須移植、餘下不足1,000棵則原址保留。5幅綠化地中以香港電視城東需斬樹數目最多,共有5,800棵,其次是將軍澳村以北,需砍伐4,700棵樹,該處同為有200年歷史的「小夏威夷徑」。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在行政長官選舉完結後一個月,曾俊華助選團公關智囊羅永聰到社總分享「選舉點滴」。他稱,曾俊華的團隊每日都開會檢討,在分析「阿Sir」的支持者時,認為「深黃」的支持是沒辦法拿到,例如朱凱廸和羅冠聰等人已表明不會投予曾俊華。後來確認「淺藍」和「淺黃」才是曾俊華的重點市場,而「淺藍」則是非政治、看TVB和只看娛樂版的人,所以決定要行明星路線;後來找了周潤發作宣傳。

被問到大多市民均沒有投票權,那麼落力宣傳的原因何在?羅永聰認為,泛民的票最盡只有400票,所以需要拿「暗黑光明票」,即是不跟大隊的建制票。他分析稱,今次選舉重點是阿爺要不要泛民的票,換言之,即是曾俊華已顯示出擁有泛民的票。「而今次證實了中央是唔要的。」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林鄭月娥在行政長官選舉論壇上稱,「不如請阿聰過嚟我團隊」。辯論後,曾俊華在社交網站 Facebook 貼出團隊合照,指「這是個錢買不到的團隊」。林鄭的一句話令曾俊華「背後的男人」羅永聰「一舉成名」,曾俊華對外的公關技巧在選舉期間更是駕輕就熟。羅永聰晚上在社總分享「選舉點滴」時笑言,有人對他說「曾俊華 Facebook Page 像基督教宣傳一樣」,他直認不諱。

他提到,每次看曾俊華的 Facebook 專頁都有類似感覺,又指自己的妹妹和妹夫均是「深黃」,妹妹更曾指住他說:「你呢套係抄緊基督教。」羅永聰笑言,熱血公民的黃洋達都用相關的方式:「只係估唔到曾俊華都用到。」

專頁每日收4,000個PM

曾俊華的Facebook Page 是他最重要的宣傳工具,羅永聰便透露,其專頁的inbox每一日收到4,000多個訊息,更試過一分鐘有300多個,現時每日仍收到不少市民的private message。

羅永聰重申,自己是實用主義者,所以和原則派有很大的鴻溝:「溝通需要的不是態度,而是技巧。」

廣告


廣告

【動物專訊】香港賽馬經常出現意外,令馬匹斷腳而要人道毀滅,昨日受害者名叫「飛鶯」,是一匹3歲馬,跑了第三次賽事便因跌倒斷腳而被殺。本報記者統計,單是過去三年多,香港至少有28匹馬人道毀滅或暴斃,當中絕大部分是在賽事中意外斷腳,亦有些馬懷疑是因為操練過度而死亡。

今次因為賽馬而無辜慘死的小馬「飛鶯」,只得三歲,在紐西蘭配種出生,馬主是陳志豪,練馬師是苗禮德。牠跑了三場,首次出賽還只是今年2月,被香港賽馬會網站形容為「早熟」馬。影片中可以見到牠跌倒,和其他馬相撞,最後牠雖然站起來,但左腳已經骨折。

飛鶯生前照

「飛鶯」的死,只是冰山一角,本報記者翻查2014年至今的新聞報道,發現短短三年多,已經有至少28匹香港馬因為賽馬相關的原因而死掉,當中絕大部分是在賽事中斷腳而要人道毀滅,也有一些馬懷疑由於操練過度,未出賽已經在訓練途中身亡。

不過,香港的馬經新聞甚少認真對待馬匹死亡問題,有時甚至以「退役」去淡化牠們的死亡,例如2015年4月8日「金禧環球」因斷腳而被人道毀滅,馬經新聞的標題竟是「金禧環球跛腳退役」,完全沒有正視牠死亡的事實。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一、任何和解,都應該以制度改革為基礎。假如中共沒有撤回《八‧三一人大決定》,香港仍然沒有普選,所謂和解根本無從談起,而作為小圈選舉產生的林鄭月娥本是罪人,無資格主持和解大會,甚至特赦一眾為香港民主而付出的抗爭者;

二、在雨傘運動中,我目前是兩宗案件的被告人,但我必須說明,到目前為止,我仍未被定罪,林鄭月娥沒有資格「特赦」我,我亦不會向專制政權尋求憐憫,我要的是公義。而且,我認為抗爭者為爭取民主的付出,與八名警員濫用公權力行使私刑,實乃天淵之別,不能混為一談,更不能作為政治交換;

三、公民抗命,無畏無懼!我既公然抗命,就不會請求政權憐憫,哪怕將來要面對的是以月以年計的監禁。任何有誠意且真正的大和解,是立即還香港人真正的民主普選,讓港人可以參與制訂政策,改善民生,縮窄貧富懸殊;

四、主流民主派在特首選舉中支持「休養生息」,支持建制派候選人,其實已一早埋下「大和解」的種子。我必須再次說明,如毫無群眾基礎,毫無抗爭力量,專權並不會真的推行改革尋求和解,若我們誤以為單靠我們單方面向中共示好,可以改善際遇,事實上是有點妙想天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