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曾任社民連職員的馬雲祺(馬仔),出任社民連新一屆行委,叫不少人感到意外。

「一嚟社民連咁多打壓,幫下手。」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游說馬仔一段時間,對於是否出任行委,馬仔亦確有遲疑,考慮的主要是自己能否 commit 以及時間分配。

對馬仔來說,他認識多年的朋友、經常「被社民連」的行動者周諾恆(Jaco),決定加入社民連並出任副主席,有助他作出最終決定。

IMG_9910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初一晚至初二凌晨的旺角騷亂案,梁天琦、李諾文、盧建民、林傲軒及林倫慶分別被控非法集結、暴動及煽惑暴動等多項罪名。梁天琦於1月開審時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暴動罪和煽惑暴動罪。他昨天始作供,今天接受控方盤問。他表示雖然知道小販無牌擺賣是違法,但認為「法律不外乎人情」,農曆新年擺賣是不成文默契,因此食環署不應該執法。他又承認以武力手法阻止警方執法是違法和不恰當,但是當時堅持要這樣做,並預計自己將承擔法律後果。

稱在場人士持不同意見 非所有人認同

在控方的盤問下,梁認同向警方投擲玻璃樽等硬物是暴力行為,亦同意這些暴力、武力是不恰當的。

控方提及黃台仰用大聲公作廣播時,有在場市民叫黃「收皮」及「不要抽水」,梁理解這不是如控方所說的「有兩批人」或是有兩個陣營,而是理解在場人士有不同的意見,承認有人不認同黃台仰呼籲市民做的東西,也有人不認同梁的行為。但是他認為即使有人在現場互相對罵,雙方發生暴力衝突的可能性十分小。

沒考慮通知警方 稱認為呼籲支持小販並不屬號召集會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旺角騷亂案中,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與另外4人分別被控非法集結、暴動及煽惑暴動等罪名。梁天琦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兩項暴動罪及一項煽惑暴動罪。他今日繼續出庭作供。

梁天琦表示,他於2016年2月9日當晚前往旺角時並沒有計劃使用暴力,「我想做嘅係聲援小販」,保護香港的本土文化,到現場後覺得有需要保護市民,「當然到最後我係遏抑唔到自己的憤怒」,但堅稱自己沒有想過使用暴力。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對襲警感抱歉 

梁天琦提及後來在2016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落選,並於同年7月畢業於港大文學院。即使他在案發當日被捕,也沒有停止參與社運,不斷接受訪問,及後報名參選2016年9月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惜被剝奪參選權利。到2017年,梁天琦前往外國做訪問研究、留學,並出席不同論壇及接受不同媒體訪問。他於2017年尾返回香港準備接受暴動罪的審訊,在2018年1月開庭初期承認襲警罪名,被還柙至今。

法官彭寶琴提示梁天琦及其代表大律師,明白梁想表達案發後的心路歷程,可是在法庭上需要就現時面對的控罪提供相關證供。

廣告


廣告

六四、傘運、朱偉聰、李文足、抗爭者、低端人口,排名不分先後左右中港

「我會留喺香港繼續唱落去,直到佢地唔俾我出聲。」

* * *

黃耀明在今年演唱會,與老拍檔蔡德才(圖右)合作,捨割所有首本名曲,專挑英文音樂的滄海遺珠,及他倆創作的冷門舊歌。儘管乏人問津,黃耀明卻拂拭珍重。

演藝學院劇場僅容六百人,黃重操八十年代主持商台《明曲晚唱》的 DJ 故業,連唱帶說,趁歌曲之間的空檔,向「聽眾」細說遇上每首歌的時代和因緣。

而中文歌多自 92 至 95 年,黃離開達明一派,獨自上路的日子。時值六四以降,時代蒼茫,創作總與政治牽連。

「其實呢個演出,係想輕輕鬆鬆唱下歌,」黃耀明笑言:「但係睇返啲舊歌,好多隻都係咁。。。」

其中一首〈舞吧舞吧舞吧〉,來自單飛後的首張專輯《信望愛》,寫於 1991 年。

89 年民主遭殘殺,大量政治犯下獄。人在香港,力不從心,欲救無從,唯有把鼓勵寄語歌中。

黃以此曲為引子,由八九六四談到香港抗爭者,特別提到部份人較激進,但仍望公眾勿忘記他們。

「好多人因為信念與國家唔同,所以要坐監。為理想要坐監嘅風氣,由 89 年吹到嚟而家香港。」

「其實舊年(達明)演唱會,好多想表達嘅嘢已經講咗,但時勢越嚟越壞:舊年好多人未被 DQ、未被拉去坐監,但今年已經有好多人坐緊監,有啲仲唔係坐幾個月,係以年計。」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因佔旺刑事藐視法庭案入獄四個多月的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前日刑滿出獄,他昨日早上便到高等法院旁聽旺角騷亂案,而剛好是案中第一被告、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作供。黃浩銘接受獨媒訪問時提到,因為想聽梁天琦講述旺角騷亂當晚發生的事情,加上長毛的緣故,曾和對方食飯和聊天,所以叫有一點交情:「一直無機會了解佢依加嘅想法,好想知,所以嚟聽。」

在獄中,黃浩銘曾兩度寫信予梁天琦,希望表達對他的支持和鼓勵。「一啲都唔同意佢主張,但即使大家政見可能有異議,但呢個都唔係令自己唔想同人溝通嘅分歧。」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初一晚至初二凌晨的旺角騷亂案中,5人分別被控非法集結、暴動及煽惑暴動等多項罪名。首被告梁天琦早前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兩項暴動罪及一項煽惑暴動罪,還柙至今,他今日開始作供自辯。

看到高架台即意識警欲清場、人群有危險

梁天琦指事發當晚,他在旺角現場看到一架的士被指撞到人,人群包圍的士並指罵司機,有警員拿起圓盾戒備。其後人群開路讓的士離開,圍觀市民拍手歡呼,當時不覺得人群鼓躁和緊張。他指由於警方在場,所以有愈來愈多市民站在那裡,氣氛開始緊張,但沒有發生暴力事件,不過有人猜測警方欲乘機清場。梁覺得現場不像會有事發生,於是周圍行走,又到便利店買煙。他在白色輕型貨車旁看到同學和朋友便打招呼,他特別提到見到Glacier、Anthony和Kelvin。

梁天琦指停泊在砵蘭街的白色輕型貨車,是本民前用來擺放選舉單張、旗和橫額的車,用一位義工的名義租賃。由於他沒有駕駛執照,大多由黃台仰擔當司機運送物資到新界東各處。年初一當晚,該貨車內有選舉單張、水、本民前藍色風褸、旗幟、成員的背囊和袋等物品。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就公司註冊署在2018年1月拒絕香港眾志註冊為公司,正式入稟作司法覆核。

黃之鋒表示,在2016年2月已替香港眾志申請註冊成有限公司,但公司註冊處卻不斷拖延。及後周庭遭取消參選立法會選舉的資格,公司註冊處同步取消香港眾志的公司註冊申請。黃之鋒批評公司註冊處明顯有政治考慮,認為是政治打壓凌駕行政,「用咗接近24個月先拒絕,而且香港根本不涉及武裝革命和鼓吹暴力,十分匪夷所思。」

黃之鋒指現有的《公司註冊條例》條文,從沒有提到提倡自決便不能註冊成為有限公司,而且先後有提倡民主自決的政治團體能註冊成有限公司。記者翻查資料,發現青年新政亦獲批公司註冊。

此外,黃之鋒表示香港眾志在沒有公司註冊的情況下運作了兩年,處理銀行帳目時有一定困難,但強調成功註冊與否都會繼續用香港眾志的名義繼續發展,「先有民族黨不能註冊成有限公司,再有香港眾志都唔可以註冊成為有限公司,顯然係國家安全凌駕法治,他朝主張結束一黨專政的團體都不能成立一間公司。」

黃之鋒透露,一直和法律團隊及核數師作緊密聯繫,但認為目前已不是「專業」能處理,所以決定入稟司法覆核,「從周庭被DQ,眾志被拒絕公司註冊,再到戴耀廷遭打壓,可見政府係全方位為23條立法鋪路。」

記者:麥馬高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初一晚至初二凌晨的旺角騷亂案中,5名被告分別被控非法集結、暴動及煽惑暴動等多項罪名。首被告梁天琦今日開始自辯,他早前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兩項暴動罪及一項煽惑暴動罪,還柙至今。

梁天琦作供稱本土民主前線是社運組織,其中一名發起人叫李東昇,是梁天琦的中一同學。他在2014年9月26日留守公民廣場行動中重遇李東昇,才知道雙方參與社運。在2015年3月經李東昇介紹下,認識了時任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之後獲邀請參與七一遊行,後來獲邀加入組織。

梁天琦提到,本民前的核心價值是「本土」和「民主」,其中「本土」的意思是港人獨有的文化和身分認同,而「民主」則是民主的政制。他感到社會對本民前有很多負面標籤,加入後覺得有能力將本民前的訴求帶給更多人認識,因為本民前主要是為香港好。梁天琦及後成為了本民前發言人,主要職責是負責發言、接受媒體訪問、出席論壇、做網台節目及拜會學者等。

梁天琦於2016年參與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他表示在參選記者會上曾提到參選原因,是立法會是主流參政平台,參選能量化「本土主義」有多少人支持,有機會跟各政黨候選人同台辯論,並能鼓勵更多年輕人參與政治。

本民前曾討論是否支援小販但無結論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初一晚至初二凌晨的旺角騷亂案中,5名被告分別被控非法集結、暴動及煽惑暴動等多項罪名。審訊進入辯方案情階段,首被告梁天琦首先自辯。梁天琦於今年1月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兩項暴動罪及一項煽惑暴動罪,還柙至今。

梁天琦在庭上表示於2008年首次參與六四晚會及七一遊行,同年社民連擠身立法會。梁天琦指對社民連「濟弱扶傾,義無反顧」、「沒有抗爭,哪有改變」等口號很有共鳴,啟發他參與更多社會運動,如反高鐵集會和反政改方案。

社民連梁國雄、昨天出獄的黃浩銘、香港眾志羅冠聰、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和鍵盤戰線鄺頌晴今早均有到庭旁聽。

父母告誡勿走太前 「槍打出頭鳥」

26歲的梁天琦表示在武漢出生,1歲隨母親來港,在港長大及接受教育,香港塑造了他的價值觀,對香港有深厚感情。

他表示,父母曾告訴他1989年六四時最多人遊行,他曾問父母遊行的因由,但父母沒有詳細解釋,只表示長大後自然會明白。梁表示升中後曾就世界歷史和父母討論,不知不覺說到香港的政治和政黨。

廣告


廣告

今年2月粉嶺公路事件中,警方為了追截一輛涉嫌違反交通規例的七人車時,以市民車輛作「人肉路障」,最終導致5車相撞。事後,警方更無恥地向被截停的車主發出「擬檢控通知書」,令人咋舌。民陣一直關注事件,及在各平台上就事件作出批評,對警方一直以來的拖延策略及不負責任表示強烈不滿,並且譴責警方今次處理事件之手法。

根據《警察通例》第41章01條列明:「無論在任何情况下,警務人員都不可純粹為了截停目標車輛而截停或徵用其他私人車輛來阻礙道路。只有在人員合理地相信目標車輛所帶來的風險遠超徵用其他私人車輛阻礙道路所造成的風險的情况下,才有充足理據採取這種極端措施。」而在粉嶺公路一事中,警方在兩線行車路上截止前方車輛,引致兩死六傷,至今仍拒絕認錯,亦拒絕承認截車是直接將多輛車輛當成人肉路障,乃「死雞撐飯蓋」、不知所謂!民陣認為警方回覆傳媒指安排委員會覆檢行動指引,只是拖延時間!而其指引根本一直存在,問題是出在警方當日行動安排嚴重失當。而回顧2009年觀塘繞道事件後,時任警務處處長也即時道歉,而現屆處長卻以離譜手段處理事件,「連錯都懶得認!」,可見現時警隊之荒謬。

市民在路面上聽從警方指示停車,無人可預計是警方竟然將市民生命當成截停超速車輛的工具!市民經歷事件後,定必對日後警方在路上的執法抱有質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