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兩年前的農曆新年,有「黑衣管理員」包圍小販而聞名的屯門良景邨,日前再成焦點。良景邨的小業主在6月的業主大會上,成功推翻天價維修工程。曾遭不明人士恐嚇的良景居民權益關注組發起人王德源向獨媒表示,成功絕非因他一人,全賴居民團結一心。

良景邨業主立案法團在本月3日,就「維修斜坡及擋土牆工程」及「維修大堂美化工程」召開業主大會表決。由於工程造價高達4600萬,佔法團維修基金儲備超過一半,引起居民不滿並成立良景居民權益關注組,抗議法團擬以天價維修、罔顧居民利益。最終會議以逾8成(162,790份業權)的反對票數推翻議案。關注組發起人、屯門社區網絡王德源表示,成果全賴居民團結一心,絕非其一人功勞。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橫洲發展項目事宜小組今早到元朗橫洲實地考察,有橫洲村民表明不接受發展局上月提出的新特惠補償及安置安排,批評是騙局,要求政府立即和村民對話,認真商討安置。

五名立法會議員出席考察,包括盧偉國、朱凱廸、尹兆堅、鄺俊宇和麥美娟。在考察期間,村民拉起橫額抗議,斥「港府無道,迫虎跳牆」。

IMG_6499
(左起)立法會議員尹兆堅、朱凱廸、房屋署總土木工程師葉承添

朱凱廸:用24億平整綠化帶不恰當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往常七一的起步點維園足球場,再次遭慶回歸活動搶先借用,民陣要求將起點改在銅鑼灣東角道,但警方反對,並逕自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將遊行起點定於維園中央草坪。民陣昨日召開記者會指,維園草坪並非合適起點位置,認為警方做法離譜,會考慮上訴。至於是否公民抗命,民陣表示會在本周和各團體商討,有結論後會盡快和市民交代。

結束一黨專政為主題

民陣宣佈今年七一遊行以「結束一黨專政,拒絕香港淪陷」為主題。民陣召集人葉志衍指,一黨專政導致權力過度集中,令社會失去良好議政氣氛,從往年出現的種種情況,包括民選議員被DQ、大型基建出現豆腐渣工程等,反映香港的社會狀況每況越下。民陣呼籲市民於7月1日一同站出來,向政府表態,以每一個人的力量捍衛香港。

民陣今年將會邀請關注不同範疇的團體一同帶領遊行,包括關注航空、道路及建築安全的勞工團體、關注土地議題的團體等,希望在遊行途中和市民分享議題,並邀請途人加入。

批警方侵犯集會自由權力

廣告


廣告

1. 傳真社是日報道台山核電站已經開機,安全問題仍存,也是時候和大家溫習一下香港附近 3 個核電站合共 8 個核電機組的位置了。輻射唔理你的政治立場的,無論你親共定反共,還是聲稱中國事情與香港無關,出事的時候一樣會飄過來的。當然,如果中國有新聞自由的話,佢爆的話你會早兩日知。早兩日知差幾遠?你問一問烏克蘭切爾諾貝爾囉。

2. 今次整呢張圖,主要目的其實係想講講新聞入面的地圖。這宗新聞出了大半日,但係幾個主要媒體都只係抄傳真社的消息就算,沒有整地圖。我是地理學出身的,這宗新聞明顯是一個空間性很強的新聞,讀者會想知道那個核電站到底在什麼地方,附近有些什麼等等。這些都是地圖可以很有效說明的東西。就算是距離,說一句「離開香港130公里」也是不理想的說法,因為 1)很少人知道 130 公里有幾遠,在一張地圖上就可以有其他地點(如澳門/廣州)來比較,易明白得多;2)香港很大,130公里是由那一個地方開始起計呢?屯門和將軍澳就差很遠,用地圖就可以解決這問題。

3. 各媒體這次沒有出地圖,我的理解是人手不足。畢竟記者都很忙,出地圖又要找美術部,來來回回溝通很花時間,而美術部做圖又要人手一筆一劃勾出來,和即時新聞的要求脫節。這個觀察是我知前問過幾個媒體得出的。那時候我見到新居屋的新聞,又是幾個主要媒體都沒有地圖,我想樓市消息出一張位置圖該是最基本要求了,香港媒體卻偏偏做不到。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世界盃決賽週分組賽進行得如火如荼,衛冕冠軍德國首場將迎戰墨西哥,東九龍社區關注組的陳澤滔是德國球迷。2015年參選區議會,在觀塘康樂選區僅以99票之差落敗,不敵建制派的馬輓超。一年後再參選立法會九龍東,陳澤滔當時打住明撐港獨的旗號,但都是落敗。三年下來,時移世易,DQ不斷;陳澤滔對選舉早已死心,慨嘆和形容自己是「連外圍賽都入唔到的球隊」。

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過後,陳澤滔繼續在主題公園做工程師。然而,政治氣氛每況愈下,不要說區議會選舉,連參選鄉郊代表選舉都即將要簽確認書。陳澤滔坦言,在人大釋法後已沒有任何奢望,早已預視到這一日:「自己一向較悲觀,一早已留意條文,所以知道係無希望(參選)。」他表明未來將不會再有人用「東九龍社區關注組」參與各級選舉。

耳濡目染下喜歡德國

廣告

樹人

看世界,論政治,談文化 網誌


廣告

德國足球隊一直給香港球迷一個刻板形象 —— 十一個金髮藍眼的高大球員有著高紀律性。但是如果有瞭解德國人口的變化以至足球隊的組成的話,就會發現這衹不過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在2018年德國出戰俄羅斯世界杯的大軍名單中,不乏阿拉伯,非洲血統以及土耳其移民後代的球員。在上一届世界杯名單中,二十三名入選球員中就有十一名「非純種德國人」,由此可見不同的種族比例之高。

足球運動一直都是「國民運動」(德:Volkssport),是一直以來德國人建立政治身份的重要手段。但是隨著德國人口結構的變化,足球隊亦出現了明顯的變化。右翼的政治家因此面對了一個難題:一方面國家足球隊可以作爲宣揚愛國主義的最佳方法,但另一方面,自2006年足球改革後,德國足球隊便出現了更多「非德國面孔」,與右翼政黨所提倡的理念與意識形態有所衝突。「一班移民以及移民後代爲德國在前綫爭取光榮」這無疑大大力打了這班右翼政客一巴掌。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在俄羅斯舉行的世界盃已經開鑼,意大利和荷蘭兩大勁旅斯人獨憔悴,早在外圍賽便出局。足球評述員陳葦如是意大利粉絲,在沒有意大利的日子,他唯有支持第二最愛丹麥。獨媒找來這位敬業樂業足球評述員,談談他的專業之道。

英雄莫問出處,落泊莫問因由,要做講波佬其實是點入行?陳葦如的故事是這樣的,有線電視在2000年舉辦評述員大賽,以準備2002年日本及韓國世界盃。陳葦如在100人中突圍而出,成為評述員並工作至今。當中過五關斬六將,經過筆試、口試和上堂受訓。在百人中挑選了七人,七人中再脫穎而出的是劉舜文、何柏霖、方柏翹和陳葦如。

科技還未那麼發達,那是還有「錄影波」的年代,陳葦如的處子講波便獻給了2000至2001年的法國盃,那是加萊對色當的賽事:「嗰時錄播好罕有,都叫有市場。」

精益求精全職講波

成為「講波佬」之前,陳葦如在中七預科畢業後做過銀行,後來在2010年辭職,成為全職足球評述員。然而,當中有一段時間是日頭返銀行,晚間講波。「銀行係限時限刻嘅工作,但講完意甲已經係朝早5點。8點就要返銀行,會唔夠精神。」他覺得長此下去,兩件事都會做得不好,遂辭職專心講波。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俄羅斯主辦的世界盃日前開鑼,民協副主席、深水埗區議員楊彧是去屆亞軍阿根廷的支持者。他接受獨媒訪問時自比馬斯查蘭奴:「我踢後面又得,中場都ok。邊個位需要人我都可以去補位,自己傾向係後援囉,但形勢、隊波有需要時,隨時可以補位。」

支持了阿根廷二十多年,1994年美國世界盃是楊彧的第一次,這亦是他的足球啟蒙。那屆世界盃,楊彧最有印象是巴迪斯圖達在對希臘時連中三元。「94嗰時其實係睇精華多,覺得巴迪高好勁。決賽巴西對意大利,記得係凌晨4點,睇到互射十二碼時已天光。」

而印象最深刻的則要數1998年法國世界盃,楊彧對阿根廷大戰荷蘭一役依然歷歷在目,「俾伯金收死,盧比斯入波追和,真係記憶猶新。」

「葛迪奧盧比斯、奧迪加、巴迪高、艾耶拉、查莫特、普捷天奴、守門員羅亞、辛尼迪、華朗、施蒙尼......。」楊彧如數家珍,但卻認為2006年的阿根廷才是近年最強,「有列基美,美斯又剛出道,其實贏到德國嫁真係,唉。」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 「救救我吧」——元朗舊街坊陳先生自製多個晴天娃娃,默默為37棵「候判」的樹木吶喊。工務小組早前通過於元朗明渠上建540米行人天橋,下周五(22日)將交財委會審議。該橋因17億造價被諷為「天價長城」,其設計、成效亦為專業團體所垢病。技術問題未必容易理解,但工程擬砍伐37棵明渠兩旁樹木,即掀起元朗街坊的新一浪的反對聲音。朱凱廸議員辦事處支援陳先生的行動,並於昨午(15日)設街站收集聯署,社區幹事黎國泳指出,團隊過往較重技術討論,保樹行動提醒了他們工程對街坊日常與社區關係的影響,強調「唔係要捍衛一棵樹」,而是要守護明渠兩旁作為「市肺」的重要喘息空間。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昨日粗暴三讀通過一地兩檢法案,多個民間團體中午開記者會,強烈譴責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濫權,要求他問責下台,並表明不排除進行司法覆核。港大法律學系副教授戴耀廷呼籲民主派放下分歧,於未來兩年組成「反專制大聯盟」,目標取得立法會超過一半議席,令議事規制的限制失效。

IMG_1374
港大法律學系副教授戴耀廷

戴耀廷:奪過半議席 議事規制制肘即失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