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專訪黃毓民:香港社民路線圖

廣告
專訪黃毓民:香港社民路線圖

廣告

本文為中大學生報及獨立媒體民間記者合作的「立法會專題系列」文章,本文將同時刊於10月號《中大學生報》及獨立媒體網站

文:領男

前言

九月八日零晨,各候選人於九龍展貿中心等待立會選舉結果,大批穿紅衣青年人叫破喉嚨,高呼「民建聯最無恥」和「沒有抗爭,哪有改變」,他/她們是社會民主連線的支持者,而我很少在香港目擊這年紀的人熱情投入政治活動。熱情過後,呼聲送了社民連三席入立法會,日後如何「沒有抗爭,哪有改變」?筆者走訪裝修中的社民連總部,追問主席黃毓民。

與社民連議左翼思想

訪問當日,社民連跟曾蔭權首次見面,擲地有聲拋出施政報告十九點關注。最吸引我的,是「廢除強積金制度,並代以全民退休保障」一項。對我們這群每月只有一萬幾千元收入,工作朝不保夕,還要被扣人工,拿去股票市場強制性賭博的年青人,社民連政綱固然吸引,但若要實踐社民願景,必然挑戰社會主流價值。未來四年,社民連會做什麼?

毓民急不及待提出「發動群眾運動,鼓動風潮」的想法:「小眾議題我們一直有搞,透過撐弱勢突顯社民主義。日後會與民間團體同行抗爭,但都要將議題帶入社區,泛民主流政黨覺得弱勢無票不做,我們會。透過民間團體合作,才能鼓動風潮,帶出左翼公眾教育,這是未開發的區塊。」

毓民常說,社民連的勝利,拉闊了泛民光譜,因社民主義更包弱勢小眾。但想深一層,其實所謂小眾議題,本來就屬於民主自由的光譜,泛民主流政黨無視他們,顯示他們道德保守而已。撐弱勢小眾,理論上不應是社民專利,毓民以今年遭連環劫殺的性工作者作例。

過去社民連成員團體紫藤關注民主黨和民協區議員在深水埗區要求警察掃黃,爭取敵視性工作者居民票源,挑起性工作者與居民矛盾。黃毓民說:「我地要去說服家庭主婦不要歧視性工作者,談何容易?民協、民主黨在日日搞掃黃,社區如何共融?」

紫藤努力游說政治團體不要搞社區分化,直至今年的鳳姐被殺案,紫藤向多個政府部門和政黨窮追猛打,社會才對性工作者露出丁點善意。雖然今屆選舉,不再見民協馮檢基,和民主黨涂謹申敢提加緊掃黃,但距離「尊重性工作者」還有段距離。副主席李偉儀表示,社民連在民協馮檢基票倉拿下不少選票,希望贏得九西席位後能主動介入,可以進一步制衡地區政治團體。

綜觀全球社民主義歷史,爭取經濟上公義,確保勞動得到應得回報,是左翼發展願景,故社民主義政策強調最低工資、退休保障等大眾議題是最起碼的公義。社民連如何加快香港實踐社民步伐?毓民說:「濟弱扶傾,義無反顧就是社民思想。歐州的社會民主黨無需關心最低工資,因人家幾十年前已經爭取成功,現在關心環保、同志婚姻等議題。香港跟歐洲相差大段距離,我們連最低工資、綜援制度都未改革。社民連就算要求社會平等、公義彰顯都不容易了。」

毓民在電視機裡臭罵鍾港武,拷問公民黨大狀殘民以自肥,字字鏗鏘,大快人心,博得不少市民的掌聲。然而,在社民公共政策理念中,改革稅制、退休保障、工資制度,達至財富和公共資源再分配,才能製造公義社會。社民連如何實踐該黨出版的小書《濟弱扶傾,義無反顧》左翼政策理念﹖毓民說了「取消強積金、全民退休保障、回購領匯、不要強醫金」等招牌議題後,就好像沒有了,那些直接民主、城市規劃民主化、稅制改革似乎暫時都未有研究。那議會內外如何「鼓動風潮」,推動上述的理念?當這些議題連柳玉成都會在選舉論壇「伸張正義」時,社民連又暫時束手無策,毓民怎麼辦?

「沒有辦法,社會民主理念在歐洲經歷漫長歷史考驗,有執政,也有下野的時候。但重點都是民意決定主義,當人民需要工黨時,工黨透過選舉上台,人民需要保守黨時,保守黨就上台。政黨標舉政治理念之前,如果得不到人民支持,理念都是空談,最後都會失敗。只有共產黨才會主義決定民意﹗」。何謂「得到人民的支持?」,若只以選票計算,政黨不是很被動?毓民說:「政治係咁架喇」。

「民意決定主義」的說法被動,搞群眾運動前路漫漫,訪問處於膠著狀況,惟有打個圓場問回毓民佢老本行——媒體。

勾結網台上門玩踢爆
 
黃毓民談政治,經常擺出平台論。他天天批評主流傳媒不報導社民連左翼政治觀點和社會行動。「沒有平台,哪有改變」,社民連如何衝出被動,製造更多發聲空間?他行常撰文和網上主持節目的《東方日報》和on tv網台,會否成為基層大眾接觸社民思潮的園地?

「看東方日報的讀者,政治意識不算最強,沒有馬經、波經、風月版它一樣倒閉,但它接觸最多基層市民,這代表香港是個反智的社會。所以我日後在on tv的網台節目,一星期將抽一兩天落區做,例如邊度有社區漏水石屎剝落,我就會帶隊crew來影,渣住個咪來講野,之後捉個官員出來問話,咁樣搞你﹗」。資深媒體人搞政治,十足美國導演米高摩亞搞事式紀錄,好玩有趣。

「咁樣玩,你死得架﹗呢個係我九五年幫無線做的節目《城市追擊》,就係帶隊crew去搞你。最記得在葵涌,阿婆話天花石屎剝落,嘩一聲成舊磚跌落黎,毓民立即閃避,畫面幾震撼呀﹗跟手去房屋署叩門,捉官員出來質問。片段一出街,房屋署就要立即處理。」

學者和社民連分析今次選舉成功,網絡動員都屬主要因素,當中以「毓民狂鬧鍾港武」一段最具宣傳效果,日後社民連如何繼續惡搞?

他認為,政黨不要以為用互聯網等如用電視宣傳,萬事都能under control。好像社民連支持者將公民黨「十萬票,一條心」香港島區網上宣傳片一夜間惡搞成「十萬票,一條心,票投黃毓民」,爆笑抵死。他看見互聯網再創作的玩法已成潮流,自己日後要勤用Youtube宣傳,並長期觀察網絡反應,但要有被惡搞的心理準備。

搞黨校加強組織培訓新人

在社民連的選舉工程之中,毓民最驕傲自己成功運用年青人的語言爭取選票。「哪個政黨夠膽搞個會講粗口的造勢晚會?我地夠膽,吹呀﹗」,社民連日後怎樣留住這份青春和熱情?

「現在有很多人年青人對LSD(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充滿憧憬,行政委員會盡快跟新黨員見面了解大家的想法。十一月會搞集思營,了解今我們百份之十選票結構,一起探討黨將來的發展。」

他還說,社民連還部署黨校工作。最遲一月份,社民連會搞首家黨校,為三十五歲以下的年青人度身訂造課程,編排公共政策研究,研討政府收入與支出,財富分配問題。另外,還有地區工作、選舉工程及演說技巧課程,活動全部收費。毓民說:「我們會老會死的,我在黨八年到十年將會退休,培養新人黨才有發展。這是我的心願,我很希望有個地方留給支持者。為他們提供知識,社民理念能實際應用於香港社會。我們也會引入民間團體組織者講課接觸,安排年青人實質參與,這些工作對我們的組織動員亦會有幫助,他們是社民連同學,日後社民連一吹雞他們就會來。」

又要搞青訓,又要跟結連團體,又要處理議會工作,社民連沒錢沒人,最迫切培訓什麼人材?

「我地最缺乏組織的人才,要盡快尋找。難聽D講,我進入立法會為『掠水』,大佬每年比幾百萬我請人來搞你﹗何樂而不為﹗」

總結

左右翼之分的末路,就是選民不再有左與右的社會政策理念選擇,香港選民揀人,以恐「左」、恐「共」為本。其次就是候選人的形象及娛樂性,選舉勝負由媒體觀感主導。民間記者追問政策理念時,毓民只不斷叫我們看「濟弱扶傾,義無反顧」政綱立場小書,副主席李偉儀亦不住插咀,這種左翼態度不明顯令人憂慮:究竟我們如何推動社民政策理念?訪問大家暫時無甚見解,但一講到「搵人搞你」這些媒體語言,大家就好開心好輕鬆,這就是如毓民所言「政治就係咁」。

香港的媒體、政治,兩不生花,我喜歡毓民專心做政治媒體人,做個香港米高摩亞,總之在鏡頭前「搞到佢雞毛鴨血」,若果毓民日後長駐黨校,專心培訓激進政治媒體人,亦是對香港民主運動一大貢獻。但香港始終缺乏左翼政黨,而社民連打正旗號做,就應該做得好好睇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