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著實不想對黃成智打落水狗

廣告

廣告

立法會議員黃成智曾經表示上屆立法會選舉中未能當選,令他反能多點時間享受家庭樂,是上天給他的恩賜;今日卻被揭發參選今屆立會選舉期間冒認社工,議席笈笈可危。

極力維護「家庭核心價值」的人,或許再有更多時間共聚天倫了,如果這是結果,不諷刺但也不意外,只因「論斷別人別人也會論斷你」;不過相信這位人兄必定能「大步攬過」,因為在香港基督徒是大晒的。

說起黃成智,著實不想對他打落水狗,但對於此君過去的所作所為,真的令人太齒冷,打壓同志團體,對其趕盡殺絕,更過份的是扣人帽子,將一些同志資訊網站,統統被標籤做「支持濫藥的網站」。

這種所為真的「很不該」。

不知就裡的人一定要看看吳志森這篇文章

吳氏在他的文章簞述了緩害和鼓吹的分別,也清楚說明個別同志屬這群隱蔽一族,並不容易接觸,「不可一,不可再」這種口號式的主流宣傳對他們未必奏效,如教會團體自以為政治正確地向他們說教:不可濫藥,不要濫交,更甚者對他們說「同性戀是罪,你們應當悔改!」這種種教條式的呼籲,對他們根本毫無作用。

顯然,這是非常普通的常識,一些口口聲聲關心社會、關顧弱勢社群的教會人士,如果只會安坐於教會堂口,享受著空調去閉門造車,根本不能看清楚外面的世界,更惶說要求他們客觀持平地去看現實是甚麼情況。

正如吳氏所說,那些被黃氏標籤的網站確有對藥物的「預期效果」作出描述,但緊接的可是「副作用和風險」,文章對藥物成癮、精神錯亂、呼吸停頓、突然死亡等等,都羅列得相當詳盡。

有基督徒網民認為「不可一,不可再」的宣傳口號是「有效」的,甚至向本人提出「你有什麼證據說宣傳沒有效?」對於這種「有甚麼證據論」,說實的本人已經感到煩厭,如果有人要為死撐而死撐,我必會反問一句「你有又甚麼證據說『網站是在鼓吹濫藥』?」

要斷章取義逐句逐字挑這個網頁的毛病,對於自命清高道德的塔利班來說,確實能大有所獲,但一些壞腦耶徒一如以往地扣別人帽子,不是說別人「支持不安全性行為」就是「支持濫藥」,將不同意見妖魔化,憑這種立場手段,又可以有甚麼道德可言?

也請思考為何現實繼續有人在濫藥,真的是別人的網站在為濫藥文化推波助瀾?還是你們的抗毒力度不足?在社區、在高危社群裡面你們又做了甚麼?你們又有沒有反思過,其實是你們那套猶如「講耶穌」的說教根本沒有市場?

有「拯救世界」勇氣卻是自我為中心,一切都以自己宗教立場出發,任牧師、教會團體事工以至教徒,你們要多辦幾場研討會,都是沒有任何效益可言的,請不要安坐冷氣房內對著空氣批判誰與誰了,美其名說你們在孤芳自賞,實情其實是精神自瀆罷了。

文︰DAI ADOR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