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七一遊行的幾個小想法

廣告

廣告

七一遊行已成了香港的文化景觀,向世界示範中共治下的香港仍然有公開的言論、集會自由,人數構成了一重自由的保障,例如某年出席六四燭光晚會時似乎有不是本地人拿箸專業攝綠器材四處走,對正每位參與者的臉來拍,這當然不會是中共國電視台在尋找未來的偶像,更似是中共國的統戰部抽空免費為各位看看相,看中共國的風水適不適合各位北上發展/遊玩。從社運界過去一年的經驗,愈多人參與的社會運動,警民關係愈和諧,誤會就愈少。

一個困繞主辦團體多年的問題是香港9成的傳媒對於此事,一是不作任何報導,二總是特別偏愛警方較少的遊行數字,又或者針對參與者並不明白什麼叫民主、普選,又或者對中共國有誤解﹐了解不足而被有心人仕利用作政治籌碼。所以我想到幾個有趣的主意,第一是主辦單位可放棄自己出事後的新聞稿,而完全採用民間記者的報導,因此會比各有預設立場傳媒的較中立、客觀;另外,我想一般市民都會十分有興趣知道傳媒是如何由採訪而匯編成新聞,一如我在2007年首次反基遊行就有東方/太陽記者來訪問我們當中有沒有同性戀者,明顯是為了在報導時把反明光社的無神論者打成同性戀和反同性戀者的政治鬥爭,故意忽略了我們的反基身份,為免間接協助中共最討厭的反基動員,所以我幽了她一默,說沒有為每位參與者檢驗性傾向,於是明天便沒有反基的新聞登在東方/太陽報上。當時由於街道兩旁都被鐵馬分隔,而首尾不能相接,沒有統一的發言稿,有時趕不及由一隊回到另一隊亦不知各反基人仕在記者前說了什麼及最後傳媒拿了哪一位的訪問去報導。因此想到,其實各團體除了應有統一發言稿外,亦應有民間記者專責監視各記者如何探訪各人,一來令將來自己發的新聞稿更完整,二來是防止他日有人斷章取義,演成羅生門事件,例如當回答是否泛民主派成員及是否贊成普選時,假如你前後都答是,報紙可能會寫成: 某人因為是泛民主派成員才支持普選; 又例如當回答是否討厭民建聯及反對中共一黨專政時,如果前者說是後者說否,可以被演繹成因為民建聯不是在香港實行一黨專政所以才討厭它,卻未必是如被訪問者心中所想的是因為覺民建聯太民族主義,而中共卻不夠民族主義所以才反對它一黨專政,中共國理應由民建聯一黨專政; 又例如問題是: 同不同情法輪功、是不是投票給泛民主派,可能被演繹為: 因為法輪功而投票給泛民主派,或者是投票給泛民主派所以才同情法輪功,甚至是李洪志指令法輪功修練者一定要投票給泛民主派,所以泛民主派被外國反華勢力利用,又或者是法輪功被泛民主派利用。三來更深一層的意思是彰顯七一精神,七一化被動為主動來改寫香港的政治發展,香港市民不再只是各派的政客棋子,既然香港市民不甘成為政客棋子,為什麼又甘願自己的行為成為各派傳媒來向中共繳功的棋子,隨便中共的御用文人把它解讀為自己的功勞,又或者成為傳媒向曾蔭權示威的工具,以便爭取傳媒的特權?

所以當有記者訪問你時,停一停、想一想﹐再找朋友用手提電話錄下訪問的過程,不是傳媒在訪問你,而是你想透過指定的傳媒去發放自己想它報導的訊息,它是你的公共平台。

另外是倒後行,以諷刺香港政府在民主發展及人權上倒行逆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