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張超雄:沒有民主,哪有民生?

廣告

廣告

《星島日報》一家之言 2009年9月9日
張超雄 「正言匯社」社長/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醜婦終需見家翁,政改方案已拖無可拖。曾蔭權參選前後的豪情不再,於是慣用的「降低期望」技倆又再出籠,市民則只能嘆息:今次被曾蔭權玩鋪勁!大家都打了輸數,預料2012的政改方案將會是05方案「翻叮+」。

所謂「翻叮+」,意指政府只會在2005的方案上稍加改善,例如委任區議員不可加入負責選特首的選舉委員會,委員人數甚至數倍加大,以增加認受性。但對於如何邁向2017及2020特首和立法會真正普選,則避而不談。面對如此這般賴皮的政改態度,市民可以如何?立法會議員又該如何面對?

05年,曾蔭權推出政改方案之前不但毫無諮詢,其保密程度更可謂滴水不漏。然方案曝光後,公眾只有約兩個月的時間討論,期間政府更開動了所有宣傳機器,游說公眾接受方案,又進行引導性的民意調查,證明自己的方案已被認受,最後原封不動的送呈立法會通過。議員當然可投票反對,但反對的後果是原地踏步。當年泛民反對了一個向前行兩步、向後退兩步、再打斜行半步的政改方案,結果被政府及建制派不斷抹黑為阻礙政制發展的元兇。

爭取民主的先行者竟被手執大權者打成妨礙民主進程的罪人當然荒謬,但大話講了一千遍,便會變成真理,民主派豈能冒大不諱,再次否決方案?何況2012方案真的被否決了,對特區政府和中央可說是毫無損失。反正不想放權,罪名又可以推在泛民身上,何樂而不為?

面對這個困局,泛民提出了一個合理要求:由中央先向大家保證,2017特首選舉及2020立法會選舉將會一如人大承諾,有真正的民主普選,即前者不會在提名階段設下篩選,後者則不再存在功能組別。有了以上具體及公開的承諾,2012方案的談判空間便大增。因為既有終點,中途安排便可彈性處理。

理論上,中央或特區政府對此不應感到任何困難,因為普選時間表早由中央政府承諾了。泛民的要求,只是由中央具體肯定這個諾言,而這個普選非如早前一些建制派人士所言,容許功能組別繼續存在。

沒有以上的具體承諾,泛民考慮2012方案時的彈性便變得很小。假設方案真的一如所料,只是「翻叮+」,那麼泛民只能反對,而且是反對有理。就如某人向銀行貸款,雖可分期清還,但也要清楚承諾全數清還的時限及方法,總不能不清不楚,然後強迫銀行接受他因為週轉不靈而大幅減少今期還款額。可惜在政府大權獨攬下,它大可不必理會市民的訴求。正如上述分析,方案通過與否與它毫不相干。

那麼,泛民還能做些甚麽?剩下來的,就只有以五區總辭,以此逼出一個變相公投,製造市民表態的機會,以民心影響當權者。當然,即使公投的結果清楚顯示民主普選是主流民意,但政府仍可繼續賴皮,一如既往地搬出一千個不能超越2012的理由,中央則軟硬兼施,就是沒有具體承諾。屆時泛民又可以如何?

中央沒有誠意讓香港實行真正普選,其實已經清楚不過。香港市民最核心的訴求落空了,在權力一面倒傾斜的制度下,集體請辭已是泛民唯一可做的事。這是以道德力量,為本地以至國際社會帶來警示:香港的民主運動,以議會形式的爭取已到一個階段的盡頭,妥協的日子已經太長。

沒有民主的社會,民生問題也每每解決不了,一切只以當權者的喜惡行事。經濟繼續發展,社會繼續貧富懸殊,醫療、教育、房屋、環境、空氣污染、人口高齡化等一大堆問題則繼續拖。民主,最終是為了改善民生。沒有民主,哪有民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