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蔭聰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社運

編輯室周記:黑暗中的哨子聲

廣告

廣告

看著香港以至中國大陸最近發生的事,腦海裡浮現出一個英文慣用語:「在黑暗中吹哨子」(Whistling in the dark),形容一個人自以為前景一切順利,其實身處危機。

縱橫祖國大地的廣深港高速鐵路,成為崛起中的大國的一個標記,除了香港段鬧出一個反高鐵運動,中國大陸都好像仍然向著標桿「吹著哨子」昂首闊步。不過,要了解中國,當然不能停留在「好像」,起碼要坐坐低速火車,了解民情,更不用說那十萬個回家民工鐵騎,好特殊的國情。「春運兵團」文章的價值,不在於重申反高鐵的立場,而在於讓我們理解到,高速鐵路不是為了解決現在的問題,而是創造一個新世界(會否是新問題)﹣﹣新票價、新站、新路線、新市區,所以,不少怪高鐵站都在城郊,因為,一切都是「新」的,都在發展中。

不過,危機是四伏的。高鐵故障誤點是小問題,創造出來的新世界才是大問題,更快速的交通是帶來和諧的中國,還是更分裂及矛盾的中國?數以億計的農民就真的會慢慢坐上這趟高速火車?他們的聲音可能在巨大的「哨子聲」中被掩蓋,但沒有消失。

我不知道中國式資本主義經濟是否撐得下去,我不知道香港是否可以靠著抱北京大腿便可以自信地繼續吹哨子,但我知道,人心已變,那才是統治者真正的危機。我注意到,我們的特約記者報導一直以探討發展為主(包括最近關於風力發電的文章),這已是一個小小例子說明已變的人心。反高鐵運動固然是大例子,提出的另類發展、生活、價值,不是貪口爽,而是實實在在的草根力量;大型動員的反高鐵運動可能暫時落幕,但希望菜園村的重建運動會是更細水長流的運動序幕,要的應該不是甚麼菜園村的「複製」(試問社區如何複製?),要的是更好更有生機的菜園村。

北京也在變,最近發生的藝術家抗爭,20年來首次在長安街頭出現遊行示威,說明不斷暴力拆遷發展的北京,不單令平民百姓受罪,就連小資產階級的藝術也早已難以忍受不了。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三十位藝術家拿著拆遷現場撿回來的磚頭在寒風中站立,跟我們的苦行比較,少了點情,卻多了一份悲涼。胡佳的三年半、譚作人的五年、劉曉波的十一年,是否就會鎮得住人心?

現在的確有點蟄伏在黑暗的感覺(連香港的反高鐵青年也被秋後算賬),看著曾蔭權吹哨子。不過,要記得,吹哨子,也是心虛要壯膽的表現。

廣告